阿富汗近年来也出现了网红现象,年轻女网红尤其引人注目。2001年,北约国家用军事手段驱逐了塔利班,使女性有了参与教育和公共生活的可能。德媒8月29日称,随着塔利班再次暴力掌权,这些网红可能存在被杀害的风险。

塔利班也在数字化

德国之声8月29日文章称,社交媒体上,阿富汗流行歌手、时装设计师和美容博主有着人数可观的粉丝。这些阿富汗网红身着舞会华服,在古色古香的柱子前摆姿势,发布与流行歌星合拍的照片,在互联网上用英文宣传自己的产品在网络发布的照片及帖子。这与那些来自柏林时尚餐厅、伦敦泰晤士河畔或雅典某处古遗址的帖子,几无二致。

然而,阿富汗不是世界其他地方。随着塔利班再次暴力掌权,这些网红的做法,有可能危及他们的生命。

8月29日,蒂姆(Caja Thimm)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塔利班早已“数字武装”,“我们都知道塔利班的数字化程度有多高。塔利班那里也有精通技术的年轻一代,由出国留学或不一定是阿富汗籍的人组成。他们使用翻译软件并通晓欧洲语言。”“谁都不该惊讶。”

网红们只能出逃

和其他女性一样,自塔利班强行夺取政权后,网红们正受到威胁。其中许多人试图逃往国外,但即使在国外,她们仍担心自己受到塔利班的迫害。

阿富汗男网红嘲笑塔利班,遭掌掴后射杀:

跨境打压

布鲁塞尔自由大学政治学家迈克尔森(Marcus Michaelsen)在接采访时说,“社交媒体和数字媒体,使政权能更有效监控流亡活动人士并起底其网络。” 比如,对活动人士采取网暴,让大量负面留言造成网络瘫痪,或者,在活动人士的设备上安装间谍软件。

迈克尔森强调,打压的对象常常就是女性。 此外,数字迫害常与肉体迫害相连。这位政治学家解释说, “就流亡活动人士而言,他们通常仍在国内的家人遭到迫害。这一情况在阿富汗也会发生。”

塔利班“分尸辗烂”路透社记者,西迪奎生前最后的报道曝光:

西方必须提供支持

迈克尔森表示,一大问题是,自由民主国家尚未明确指称和谴责这种跨境打压。他指出,给予那些成功逃离者提供必要的安全和认可尤为重要,其中包括使当事人无须忧虑的居留权,“接收社会必须向流亡活动人士提供支持”。

尽管存在危险,但阿富汗网红们目前仍在流亡地展开活动。蒂姆教授认为,近年来, Instagram越来越具政治色彩。“SaveAfghanistan”(拯救阿富汗)、“Afghanistan”等标签已获得数十万人关注。在Instagram上,女网红们引起了人们对女性在抗议活动中所扮演角色的关注。

安吉丽娜朱莉开通Instagram账号,声援阿富汗:

安吉丽娜朱莉在帖子中,对阿富汗妇女和难民的困境表示了关注。她于2012年成为联合国难民和流离失所问题特使。(安吉丽娜朱莉Instagram截图)

世界蜜蜂日,安吉丽娜朱莉蜜蜂照曝光,呼吁人们注意蜂群数量下降问题: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