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戴河休假之后,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财经委第十次会议,正式将中共第二个百年的工作重心——“共同富裕”提上日程。面对“共同富裕”,人们的普遍疑惑是:究竟什么是共同富裕?如何促进共同富裕?背后有着怎么样的动机与逻辑?又该如何避免可能的陷阱?就中共官方公布的简要内容来看,目前还只是在“破”,比如强调共同富裕不是整齐划一的平均主义,更不是杀富济贫。至于如何“立”,如何构建初次分配、再分配、三次分配协调配套的基础性制度安排,还有待在浙江共同富裕示范区的基础上给出进一步的时间表和路线图。值此之际,多维新闻推出系列文章,以期从政治、理论、历史、文化以及中西对比等维度展开论述。此为系列文章第六篇。

北戴河休假后,中共7常委中5人现身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十次会议,聚焦促进共同富裕和化解金融风险议题。图为2020年12月24日至2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民主生活会。 (新华社)

在完成全面脱贫进入小康社会之后,共同富裕成为中共新的核心命题。2021年8月17日,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以中央财经委员会主任身份,主持召开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十次会议,会议的核心主题是:研究扎实促进共同富裕问题。习近平在讲话中强调,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是中国式现代化的重要特征,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在高质量发展中促进共同富裕。

上述会议指出:

在高质量发展中促进共同富裕,正确处理效率和公平的关系,构建初次分配、再分配、三次分配协调配套的基础性制度安排,加大税收、社保、转移支付等调节力度并提高精准性,扩大中等收入群体比重,增加低收入群体收入,合理调节高收入,取缔非法收入,形成中间大、两头小的橄榄型分配结构,促进社会公平正义,促进人的全面发展,使全体人民朝着共同富裕目标扎实迈进。

显而易见,促进共同富裕已经成为中共第二个百年的核心目标。今年3月份制定的“十四五”规划纲要中,提出了要研究制定促进共同富裕行动纲要,以明确共同富裕的方向、目标、重点任务、路径方法和政策措施。这项工作目前正由中国发展改革委牵头,会同有关部门研究制定,这被认为是中共推进共同富裕的顶层设计,预计行动纲要将在年内出炉。而中国东部经济发达省份浙江已经开始先行先试,被列为共同富裕示范区。

具有社会主义基因的中共,一直将实现共同富裕视作其制度优越性的体现。共同富裕,也是邓小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重要内容之一。中共第二代领导人邓小平曾言:“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1985年3月,在全国科技工作会议上,邓小平指出:“社会主义的目的就是要全国人民共同富裕,不是两极分化。”1985年9月、1990年12月、1992年初,邓小平又多次提到“共同富裕”,他认为,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区别。

如何实现共同富裕,邓小平的构想是:先富带后富,最终实现共同富裕。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政府把消除贫困、改善民生、实现共同富裕,作为施政目标和对人民的承诺。在2020年,中共实现了自己的第一阶段目标和承诺——如期完成全面脱贫,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共同富裕,在第一阶段目标完成之后,正式提上日程。

如果不发生意外,在可预见的未来,中国实现共同富裕的目标并非遥不可及,一如实现全面脱贫建成小康社会一样。当然,现在还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中国通过改革开放40年才摆脱贫困、全面进入小康社会,要想实现共同富裕,“路漫漫其修远兮”。

那么,北京促进实现共同富裕的目标,仅仅是“共同富裕”吗?

以全面脱贫为例,2020年4月,中国政府发布《人类减贫的中国实践》白皮书,北京称这部3万余字的白皮书发布的目的是:“为记录中国消除绝对贫困的伟大历程,介绍人类减贫的中国探索和实践,分享中国扶贫脱贫的经验做法”,并陆续出版法文版、西班牙文版、德文版、日文版、俄文版和阿拉伯文版。

占世界人口近五分之一的中国全面消除绝对贫困,提前10年实现《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减贫目标,不仅是中华民族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大事件,也是人类减贫史乃至人类发展史上的大事件,为全球减贫事业发展和人类发展进步作出了重大贡献。

——《人类减贫的中国实践》

这部描绘中国全面脱贫的白皮书,将中国的扶贫上升到宏大的“人类减贫”的高度——“为破解现代国家治理难题(脱贫)、开辟人类社会发展更加光明的前景提供了中国方案”,这背后是中国不再掩饰的雄心和抱负。全面脱贫如此,共同富裕相信也是如此。

当今世界最主要的问题之一就是经济失衡问题,包括政治上的冲突,在根本上也是经济失衡所致。这种失衡不仅体现在国家之间,形成了结构性的南北对立,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与新兴国家之间的对立,成为一系列国际冲突的根源,包括中美之间的冲突,同时也体现在各个国家内部,形成了贫富分化问题,成为香港骚乱、欧洲骚乱、美国黑命贵骚乱的根本原因,导致很多第三世界国家陷入长期严重动荡。

为什么出现这种结构性失衡?主要是自由主义和资本主义自由市场在思想与制度层面互相强化所致。在一定程度上,中国也受到困扰。面对这一问题,共同富裕就是最好的解决方案。所以共同富裕这四个字,于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和中国来说,它的价值意义已经超越了国家边界,带有全人类意义,面对全世界都因资本过度主导而出现撕裂分化的现状,如果中国一如完成全面脱贫一样实现共同富裕,并且能够为其他国家接受,将具有全球示范意义。

习近平时代的中国,更愿意将自己所取得的“成就”,以及治理理念展示和传递给世界。(新华社)

为世界提供中国智慧、中国方案,也是北京正在努力的方向。2017年10月24日,中共十九大闭幕当日,中共党报《人民日报(海外版)》刊发了题为《西方或仍在迷茫,中国已八个“明确”》的文章。文章称,西方社会或仍处于一片迷惘之中,而中国确定了适合自己的现代化路径和发展战略,并指,中国“已经为解决世界疑惑提供中国方案,为后发国家走向现代化提供中国智慧”。

习近平在中共十九大上说:“中国共产党始终把为人类作出新的更大的贡献作为自己的使命”,“中国将继续发挥负责任大国作用,积极参与全球治理体系改革和建设,不断贡献中国智慧和力量”。2017年11月末,北京举办一场规模空前的全球政党大会——中国共产党与世界政党高层对话会,以“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共同建设美好世界——政党的责任”为主题,习近平出席开幕式并发表主旨讲话。这可以看作是中共十九大后,北京向世界输出“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尝试之一。

事实上,在此之前,参与全球治理已经上升为中国的对外发展策略,并不断寻找机会在世界上发出自己的声音,展现自己“基于人类共同价值”的发展思路和共存模式。习近平2015年即在联合国日内瓦总部万国宫“系统阐述”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并向全球推广的“关于人类社会的新理念”。

中共十九大上提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意味着科学社会主义在二十一世纪的中国焕发出强大生机活力,在世界上高高举起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拓展了发展中国家走向现代化的途径,给世界上那些既希望加快发展又希望保持自身独立性的国家和民族提供了全新选择,为解决人类问题贡献了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在西方看来,这是在公开挑战西方主导的世界秩序。但站在北京的立场,事实可能并非西方媒体描述的那样,而是沿袭了中共“拯救”世界的心理。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中国人传统的价值观,于国而言,同样如此。毛泽东时代起,中国人曾一度持有“拯救世界上三分之二的受苦人”的抱负。在习近平时代,中国的崛起重新给了中国人自信,由此转换为“给世界提供中国方案、中国智慧”。

2021年中国两会上,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说:“今天中国的70后、80后、90后、00后,他们走出去看世界之前,中国已经可以平视这个世界了。”今天的中国,更愿意将自己所取得的“成就”,以及治理理念展示和传递给世界,已经不再刻意掩饰自己的雄心和抱负。更何况,共同富裕还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体现。

当然,现在谈论共同富裕的达成还为时尚早。中共也已经明确:要坚持循序渐进,对共同富裕的长期性、艰巨性、复杂性有充分估计,鼓励各地因地制宜探索有效路径,总结经验,逐步推开。现实问题在于,共同富裕,应该是让“先富”的人继续富,让未富的人变富。否则,必然沦为杀富济贫和平均主义的“吃大锅饭”。这可能是中共需要警惕的,虽然中共高官近来不断解释:共同富裕不是“杀富济贫”,但决不能忽视中国社会上存在这样的疑虑。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