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中印已经进行了12轮军长级会谈,试图通过谈判控制边境局势,但双方在边境的对峙氛围并未松懈,图为印军在拉达克宣誓。(微博@衝鋒号角)

来自流亡藏人的消息称,正当中国内地庆祝西藏和平解放70周年之时,新任流亡藏人司政边巴次仁造访了印度北部拉达克地区,并慰问了在2020年中印冲突中阵亡的藏人尼玛丹增的家人。这可能会触发北京的反感,并进而更加坚决地拒绝与之接触。

流亡藏人官网网站8月23日披露了边巴次仁8月20日出现在中印对峙前沿拉达克的消息。据称,边巴次仁访问了当地藏人社区索南林和游牧民等,并在8月22日专门慰问了藏人军官尼玛丹增的家人。

作为印度特种边境部队(SFF)军官,尼玛丹增在2020年8月29日中印边境部队班公错南岸对峙中触雷身亡。在这场旷日持久的军事冲突中,中国国内舆论认为流亡藏人为印度“卖命”是公开的背叛祖国。

拉克达地区是传统的藏人聚集区,部分藏人流亡印度后即在此生活,尤其是列城有较为庞大的藏人社区。

拉达克是传统藏人生活的社区,但在中印冲突对峙的局势下,这里也成为印度陆军面向中国的山区部署打击部队的所在。(微博@每日军视)

1962年为了巩固中印边境进行秘密活动,印度政府招募流亡藏人武装组织和难民组成了印度特种边境部队以对抗中国。

在此背景下,边巴次仁此次将拉达克作为上任后的首访地,并专门慰问反华军人家属,或令北京对其更加没有好感。

不久前,边巴次仁刚刚废除了空摆了十余年的对话北京小组,转而改设常态化的策略规划小组,以实质推动与北京的接触。边巴次仁公开将其列为执政的三大任务之首。但是,截至目前,北京并无任何回应。

值得一提的是,早在7月21日、22日,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刚刚造访了西藏林芝、拉萨两大城市。期间,习近平参观了林芝市城市规划馆、巴宜区林芝镇嘎拉村、工布公园,考察城市发展规划、乡村振兴、城市公园建设等工作;了解川藏铁路总体规划及拉萨至林芝段建设运营等情况,随后乘火车前往拉萨市,实地察看拉林铁路沿线建设情况;在拉萨市前往哲蚌寺、八廓街、布达拉宫广场考察民族宗教、古城保护、藏文化传承保护等工作。

而时隔近一个月,中国政协主席汪洋则率团出席西藏和平解放70周年纪念活动。

短短一个月内,两位正国级领导人赴藏,被认为传递了重要信号。

就在这稍候,时隔7年,中共七常委又在8月27日、28日又召集了中央民族工作会议。从表面看,这次会议似乎并无新意,但这实际上清晰地传达了一个信号,即代表了中共民族政策从“管经济和民生”到管“思想”的转变。

尽管改善民族地区经济和民生状况,实现共同发展、共同富裕,仍然代表着北京将给予民族区域持续财政支持。但是,更关键的是,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被置于空前重要的位置。这一2014年出现的概念在这次中央民族工作会议通稿中共出现了20次。同时,它还首次要求持续肃清民族分裂、宗教极端思想流毒。

也即是说,在近年强势政策下,北京意识到目前所面临的民族问题风险可能不在现实中,而在更为隐蔽的意识形态斗争。这将毫无疑问成为北京的重心。

实际上,边巴次仁已错过了向北京示好、重启对话的最好机会,甚至还可能因为这次拉达克之行让北京怀疑他在中印之间的立场。北京断不会再接受对话要求甚至接收达赖喇嘛访问五台山的要求,否则只会造成思想上的混乱,干扰既定方针。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