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郑爽代孕到吴亦凡性侵案,再到张哲瀚、赵薇的“精日”风波,中国演艺圈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也让不少人直呼“是不是真人明星不行了”。

随后,中国“虚拟偶像”市场再度获得关注和讨论,不犯法、不翻车(指公众人物因负面新闻形象跌落)、不恋爱的虚拟偶像,能否取代真人偶像,也成为讨论焦点。

位于中国的作行业分析机构“艾媒咨询”数据显示,中国虚拟偶像核心产业规模,2021年预计达到62.2亿元(人民币.下同)。巨大的商业价值下,虚拟偶像相关的创业公司也大量获得了资本的青睐。一面是真实偶像因私生活“塌楼”、“翻车”,另一面是虚拟偶像“一拔电就下班,全无后顾之忧”。这让业内大型企业愈来愈看好这个有潜力的市场,纷纷推出虚拟偶像。

洛天依是中国首个虚拟偶像。(搜狐)

“初音未来”年收不输一线偶像

虚拟偶像有着具体人物设定、故事背景、个人喜好,就像是一个真实存在的“人类”。相较之下,真人偶像作为独立的个体,有自身思维与“配合度”“忠诚度”等多方面不稳定因素,于是当看到虚拟偶像的身价后,虚拟偶像开始被各国市场接受。

日本的“初音未来”作为虚拟偶像的鼻祖,坐拥全球6亿粉丝和百亿日元身价。“初音未来”一年赚进最少6亿日元(合人民币约4000万元),与中国一线偶像相差无几。有鉴于此,早在2012年,中国第一个虚拟偶像“洛天依”就已华丽登场。其献唱歌曲、举办演唱会,还与真人歌手合唱,引起了年轻市场的关注和追捧。

自此,中国市场正式开始不断出现虚拟偶像。2017年,腾讯视频推出“赫兹”这一少年虚拟偶像,“赫兹”最初出现在2017年《明日之子》第一季,虚拟偶像的参赛为节目带来了极大的话题度,最终“赫兹”成功出圈晋级全国八强,并在2020年“明日家族四季首聚演唱会”献唱。

中国视频平台腾讯率先出击,爱奇艺、B站也紧随其后。爱奇艺推出了《跨次元新星》,致力于打造一个“养成系的偶像选秀节目”;B站的VirtuaReal虚拟艺人企划,菜菜子Nanako登上B站当天直播人气榜第一;央视去年推出国风少年成团选秀节目《上线吧!华彩少年》,推出了虚拟少女形象翎Ling。

此后,Reddi、Vince、Vila、AYAYI等虚拟偶像“横空出世”,愈来愈多的虚拟人在网络社交平台开设个人帐号,显示虚拟偶像已经被中国市场所认可。

虚拟偶像成本高昂 将靠“人格魅力”竞争

每一位虚拟偶像都有一个明确的人物设定,对背后的技术团队要求极高。有业界人士指出,目前,中国虚拟偶像市场还不完善,没有明确的打造流程。

鲲鹏金翅CEO徐鹏接受《北京青年报》访问时表示,因为技术门槛较高,虚拟偶像依然还存在一些无法解决的“痛点”。其次,在培养成本上,虚拟偶像比一个真人偶像的价格高得多,一般虚拟偶像制作一首歌时长的成本就要在10万元左右;如果结合歌曲、舞蹈以及MV内容,成本即可达100万元;如果要举办虚拟偶像的专场演唱会,成本高达2000万元。不过,随著技术的成熟,虚拟偶像的生产成本也在下降。

但他同时赞扬虚拟偶像有著真人偶像不可比拟的优势,例如可塑性、可控性、更多的发展可能性,还能够让偶像不受时间和空间的影响,具有很大的灵活度。“未来,外表这个问题在虚拟偶像领域不再是主要壁垒,人格魅力究竟会展开什么样的竞争,也很值得期待”。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