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的局势仍然在被各方所关注。塔利班宣布建国后,全面开启对外工作,其新闻发言人密集接受各国媒体采访;有美国媒体引述官员说法称,日前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与塔利班的最高人物已举行秘密会面;公开报道显示,塔利班代表团也在首都喀布尔会见了中国驻阿富汗大使一行。作为阿富汗问题“四方对话”机制中的两大关键参与方,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8月25日同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通电话,表达了两国在阿富汗问题上加强合作的意愿。就阿富汗局势未来走向等相关问题,多维新闻记者采访了中国外交学院战略与和平研究中心主任苏浩。本篇为系列采访第四篇(共五篇)。

系列采访第一篇:对话北京外交学者|阿富汗难以中央集权 塔利班在追求治理多元化

系列采访第二篇:对话北京外交学者|想象与现实 “两个阿富汗”各自表述

系列采访第三篇:对话北京外交学者|宁可损失声誉 美国在阿富汗的面子与“里子”

多维:阿富汗政权更迭之后,中国在阿富汗问题上的角色是国际社会关注的焦点之一。前苏联入侵阿富汗遭遇惨败,美国也深陷阿富汗泥潭20年,前车之鉴已经不能更明显。你之前曾提到“中国未来一定会在阿富汗的重建过程中起到积极作用”,如果未来中国以某种方式加大在阿富汗问题上的投入,应当怎样在积极有为和避免深陷泥潭之间把握平衡?

苏浩:有一种说法认为阿富汗是“帝国的坟墓”,但我认为这个说法是具有一定的历史性。近代以来,域外的西方强权国家持续介入阿富汗,以域外的逻辑解决域内的问题,是这些西方“帝国”在阿富汗失败的原因。而无论是中国还是伊朗,(在阿富汗问题上)都属于域内国家,是领土相连的邻国。前苏联虽一度与阿富汗领土相连,但那是在冷战的特殊情况下,与真正的周边国家的逻辑是不同的,它(对阿富汗)的入侵也是一种域外大国的干预行为。

未来阿富汗问题的处理,一定是阿富汗周边国家与阿富汗本身共同协调,以阿富汗本国的逻辑,基于西亚、南亚、中亚区域的现实状况与实际利益,在相互联动过程中发挥正面作用,而不是通过域外帝国逻辑,所谓西方的逻辑,或者冷战意识形态的逻辑来解决问题。

多维:中国在这个过程中能够发挥多大的影响力?塔利班代表团自7月17日去多哈与喀布尔政府对话,又先后拜访了中亚国家、俄罗斯等,7月28日才将中国作为最后一站进行访问。中国外长王毅与塔利班政治委员会负责人巴拉达尔(Mullah Abdul Ghani Baradar)的对话显示出,中国针对阿富汗问题更多的关切是围绕包括东伊运组织在内的恐怖主义。从会面的顺序和关注点来看,中国对阿富汗问题的兴趣和能力似乎并不强。

苏浩:我倒觉得最后一站到了中国正好体现出中国的重要性。

第一,位于阿富汗的中资企业在战争期间的投资始终没有中断。未来如果阿富汗需要重建,从经济社会方面,中国的潜在影响力毫无疑问是很大的。

第二,目前来看,中国没有直接介入和主导阿富汗进程的意图。无论出于中国自身的外交政策传统还是自身利益的衡量,中国都不会争取发挥在阿富汗问题上的主导作用。

第三,阿富汗走向常态依旧需要投入相当的精力。美国直接参与战争的教训或许表明没有任何国家有能力主导阿富汗,因此中国也不会追求主导阿富汗的效果。

未来,中国应当更多是希望为阿富汗问题搭建协商平台,推动建构和平与实现发展的进程。无论是阿富汗国内的和解进程还是国际社会的协调进程,中国都应该是重要的参与者,并且有能力在其中发挥正面作用。

多维:中国会率先承认塔利班政权吗?

苏浩:我想不会。中国有可能是在相应的国际氛围之下第一波承认塔利班政权的国家之一,但不会是第一个。如果未来阿富汗稳定的和平进程能够实现,中国与阿富汗周边国家、一些国际上具有代表性的国家会形成一种国际氛围,共同努力来承认阿富汗已经成型的政权,这种方式是较为理性的。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