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8月27日,美国副总统哈里斯(Kamala Harris,也作“贺锦丽”)已离开越南,结束了她为期三天,基于人权、经贸以及抗疫等议题的越南之行。当西方媒体津津乐道于哈里斯“短暂而有持久影响”的48小时访问时,中美之间分别以两百万剂国药疫苗和一百万剂辉瑞疫苗采取的援助竞赛似乎更为引人注目。中美两国在河内的隔空交手陡然变得现实了起来。

对越南来说,该国自2021年4月27日引发的印度变种病毒(即德尔塔变种)疫情长期未能扑灭。相对于第一时间停工停产,大范围收治患者并在7月复产的北江、北宁两省疫区,疏于防疫、隔离的胡志明市和平阳省在此后的四个月里接连发生四轮感染,并最终一发不可收拾。至8月27日,已有患者近41万,病死者超过一万人,重症患者超过六千人,其中一半以上集中在胡志明市和周边平阳省。

哈里斯在8月25日为麦凯恩(John McCain)“纪念碑”献花的举动已成为越方便宜行事的象征。此碑本为越军击落麦凯恩的记功碑,在美国防长奥斯汀将军献花后,越方在碑前加种植物,以此掩盖画面中央麦凯恩的下跪投降姿势。事实证明此举有用。(美联社)

到8月23日,即哈里斯来访前24小时,河内已经紧急撤换胡志明市主官,调动四万以上的军警部队入城确保隔离防疫,以越南总理范明政、防长潘文江为首的高层还前往一线视察工作。河内的外事工作就相对不那么重要了。

河内当局深知当下的第一要务在于防疫,在于获取包括疫苗、药物、医疗器材在内的各种物资。早在8月16日,越南政府疫苗外交工作组在即会后认为,从目前到2021年末,发展中国家取得疫苗的难度在不断增大,这意味着越方此前计划的“第四季度取得数千万辉瑞疫苗”的方案难以落实。而手握疫苗的中美两国就可以利用手中的物资做点事情。

事实上,也就在哈里斯于河内时间8月24日深夜10时抵达前,中方就在解放军向越南人民军捐赠20万剂疫苗后,又不动声色地和河内方面交接了第二批疫苗,经手这批物资的就是当天前往中国使馆的越南总理范明政。

8月24日后,越南当局的主要工作目标已向抗疫倾斜

虽然中国使馆通稿和中文媒体都未披露第二批“援助疫苗”的数量,但越南各大媒体已第一时间把“两百万”这个大数目写了上去。这意味着中国国药疫苗已经在越南以援助、购买等方式投入了770万剂,分别为春苗计划的50万剂、胡志明市自购的500万剂、解放军援助人民军的20万剂以及此番披露的200万剂。

尽管两百万剂疫苗仅仅只能解决百万人的防疫问题,这对于越南全境近亿人近乎杯水车薪,但对于缺医少药的越南来说,任何可用的疫苗都是值得接受的。中方的这一突然行动使得哈里斯在抵达越南后就立即宣布美国将捐赠百万剂辉瑞疫苗,并责令美方在此后24小时间分批运往河内与胡志明市。而从中美两国凭空取得三百万剂疫苗的越南,也在危难时刻展示了自己的价值。

当然,捐赠疫苗只是中美在哈里斯河内之行期间短兵相接的一部分。事实上,范明政在8月24日于中国驻越南使馆内得到了更多的承诺,这其中最具参考价值的莫过于中越贸易问题。面对越南产品近期清关不畅,以及越南的对华贸易逆差问题等问题,中方已经明确指出,中国不追求对越贸易顺差,愿配合越方解决进出口活动存在的问题,进而考虑为越南优质商品开放市场。这对苦于疫情封锁导致经济下挫的越南来说,无疑是值得欢迎的。

相比之下,哈里斯在范明政面前只能强调“美国政府继续优先促进与越南在经贸、应对气候变化、科技、民用空间合作、医疗卫生、药业等领域的合作”,在越南国家主席阮春福面前也只能承认“两国在经贸投资”合作潜力巨大。越南至今仍在美国的“汇率操纵国”黑名单内,也就在7月19日,越南央行还被迫承诺“不会刻意令越南盾贬值以获得出口优势”,考虑到就在2021年上半年,越南对美贸易顺差已达380亿美元,华盛顿在贸易问题上如不能拿出明确态度,这比起做出包括“不追求贸易顺差”、“加快越南产品清关速度”承诺的北京仍然显得诚意欠奉许多。

毕竟,越南需要能拿到手中的切实利益,不需要任何空中楼阁的空谈。中美在河内的一番隔空交手、极致拉扯,已成为哈里斯此行最具戏剧性的环节。两国未来在疫苗、经济等领域的短兵相接,其战场恐怕也不仅仅限于越南。随着拜登(Joe Biden)当局需要面对美国本土新冠疫情的回潮,美国的“疫苗外交”在中国承诺捐赠20亿剂疫苗、已捐赠7.5亿剂疫苗的声浪中也显得后劲不足,或许中美在河内的这场捐赠竞赛,将成为两国未来“疫苗外交”前景的缩影。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