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7日前后的阿富汗突然一片纷扰,继美国媒体传出未经证实的消息,称前总统卡尔扎伊(Hamid Karzai)、前首席执政官阿卜杜拉(Abdullah Abdullah)被软禁后,当晚,自称“伊斯兰国呼罗珊省”(ISIS-K)的武装分子还开出自杀卡车冲入喀布尔机场,炸死包括13名美兵在内的103人。这种急转直下让阿富汗的政治进程、近乎于表演的武装冲突都大为逊色。

但总的来说,阿富汗的大局终究已定。在潘杰希尔残军自称已夺取12个县,每日在推特上宣称打死阿富汗塔利班数百人之际,阿富汗塔利班也在忙于其建政进程。随着塔利班在23日召开新政府的第一届约有近两千人参加的“大支尔格大会”(即由部落长老、教士及社会贤达组成的国民大会),计划在推举首领之后组建一个由十二人组成的执政委员会。未来的阿富汗政治格局也由此在喀布尔的会场和喀布尔之外的战场上得以基本奠定。当下的阿富汗豪强人物,也许将会成为至少近两年间的国际新闻常客。

就目前格局来说,喀布尔的座次基本已定,但仍有一定变化的余地

就当下的阿富汗来说,目前最值得关注的莫过于喀布尔“大支尔格大会”后确立的十二人执政委员会及塔利班“临时政府”确立的25名“临时部长”。而前者的人选以及与阿富汗民族比例的差异似乎可以展示未来塔利班政府的成色。

到8月25日,阿富汗本地媒体披露称12人的大名单中已经可以确认7人,分别是此前曾率团访华的巴拉达尔(Abdul Ghani Baradar)、军事首脑小奥马尔(Mohammad Yaqub)、塔利班重要合作伙伴哈卡尼集团的长老哈利勒·哈卡尼(Khalil-ur-Rahman Haqqani,即小哈卡尼的叔叔)、前总统卡尔扎伊、叛服无常的老军阀希克马蒂亚尔(Gulbuddin Hekmatyar)、前首席执政官阿卜杜拉以及长期负责乡村事务的前外长阿特马尔(Mohammed Haneef Atmar)。另有5席仍需继续争吵。

从这个名单中,外界可以发现塔利班只为自己保留了三席,另外四席分别分给了接近塔利班的大军阀、旧阿富汗共和国时期的政客以及留用的专业官僚。而留用官僚也是目前塔利班“临时政府”的核心,他们大多是几朝元老,其中最具代表性的莫过于在苏联傀儡政府期间担任国家安全局特务,参加过北方联盟时期军阀混战,为卡尔扎伊政府负责农村重建后又担任其左膀右臂的阿特马尔。这种结构意味着塔利班还是尽量把阿富汗内战几十年来的各派势力的代表尽力捏合在了一起。

8月27日,有武装分子驾驶自爆卡车袭击了喀布尔国际机场,但这种风波不会改变阿富汗的“伊斯兰国”分子的生存空间。(美联社)

但问题也随之而来,考虑到这七人中除阿卜杜拉是塔吉克人外,余下六人都是普什图人,这与阿富汗的民族比例差别甚大,目前,阿富汗主要民族中普什图族占42%,塔吉克族占27%,哈扎拉族占9%,乌兹别克族占9%,这意味着塔利班需要继续在塔吉克族、乌兹别克族和哈扎拉人中挑出代表,否则阿富汗境内的豪强、地主和军阀仍不会轻易服从。

当然,就类似的人选来说,外界也许能迅速得出几个候选人。譬如哈扎拉人的代表或许可以让莫哈奇克(Muhammad Mohaqiq)代劳,此人不仅仅是阿富汗旧政府官僚,其声望也不亚于卡尔扎伊,此人也在8月22日接受采访时强调“与塔利班谈判”的重要性。但莫哈奇克同时也是阿卜杜拉在2014年到2019年间的副手,并非单纯的哈扎拉人势力。虽然有消息显示,伊朗通过与塔利班之间的默契,扶植了一些哈扎拉人的塔利班头领,但他们碍于其塔利班身份,恐怕也不便出面从政。

至于乌兹别克人,这其中突出的代表,即杜斯塔姆(Abdul Rashid Dostum)将军等传统人物甚至无心加盟此次大会。对塔利班来说,杜斯塔姆等长期与之交战,杀伤众多塔利班士卒的首脑固然可以被饶恕,譬如杜斯塔姆的战友,赫拉特大军阀伊斯梅尔汗(Mohammad Ismail Khan)于8月12日“投降并加盟塔利班”后就换来了人身自由。但他们终究需要向塔利班俯首称臣,这么做不仅意味着军事失败,也意味着政治死亡。

而就阿富汗军阀的实际表现来说,该国三十四省的大帅们可能还在等待潘杰希尔谷地残军与塔利班之间和谈的结果。

目前,整合了前政府特种部队残兵,拥兵六千人的军事首脑军事首脑小马苏德(Ahmad Massoud)正在与塔利班派往潘杰希尔的代表团展开和谈。在8月23日,小马苏德还专门向塔利班代表发话,称“赞成建立一个包容各派的政府”,反对建立塔利班一家操纵的政府。从这点看去,喀布尔的12人委员会可能就需要按塔吉克军阀小马苏德的意思呈现一点变化。到25日,潘杰希尔谷地点长老代表与塔利班已经达成初步会谈共识,即不使用武力,和平解决问题。这意味着双方可能存在进一步妥协的空间。

2小马苏德在故乡潘杰希尔一直有人望,长期构建反塔联盟。但谷地终究只能屯少量兵马,在阿富汗陷于饥荒之际,他也希望能换个好价钱。(Getty Images)

考虑到小马苏德的初步条件仅在于将马苏德家族代表送进委员会,同时确保自身在潘杰希尔谷地的武装割据。统一全国急于稳定局势,暂无余力调集重兵采取攻坚的塔利班也许会接受现状,采取妥协。届时,马苏德家族甚至有可能把遁入谷地但不受官兵爱戴的副总统萨利赫(Amrullah Saleh)交出,以此作为两家讲和的添头。而阿富汗各地大帅也可以各自根据实力选择如何面对塔利班大军。

当然,在阿富汗朝野格局暂时明朗之际,外界仍能发现一些诡异之处。虽然塔利班最高首脑阿洪扎达(Haibatullah Akhundzada)不在委员会之内,实力派领袖小哈卡尼(Sirajuddin Haqqani )也不在委员会内的安排就颇为费解。这种安排是否代表着塔利班对其“临时政府”的安全仍不放心,因此避免最高层领导聚集呢?阿富汗时局的发展也许会检验这种猜测。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