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8日,中国财政部前部长金人庆因家中失火受伤,抢救无效死亡。 77岁的金人庆曾任中国国家税务总局局长、财政部部长、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正部长级)等职务,于2009年退休。金人庆的意外身亡,也让很多人开始想起中共政坛的一段隐秘的桃色往事。

金人庆在朱镕基出任国务院总理后,出任国家税务总局局长(1998年)。此前他曾任财政部副部长,国务院副秘书长,北京市委常委、副市长,北京市委副书记等职。在金人庆任国家税务总局局长的5年里,中国财政税收从1999年的突破1万亿元人民币,到2003年时已增加了一倍、达到2万亿元。

2019年,中央财经大学建校70周年纪念大会,金人庆作为校友现身。(中央财经大学官网)

2003年3月,金人庆被任命为中国财政部部长。当时中国国务院总理是温家宝。媒体曾把他和时任国家发改委主任的马凯、原商务部部长吕福源、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并列为温家宝内阁的“四大财经官员”,他曾被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年会例报评选为亚洲最佳财政部长。

2007年,央视《对话》播出节目《对话金人庆:让公共财政的阳光照耀每个国人》。在对话中,金人庆再次强调要做大蛋糕,他说:“你财政部长一般人都认为是切蛋糕的,只负责分蛋糕,是分钱的,但是分钱,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你没有米,谁来当财政部长。姓金也好、姓铁也好都没用,就是姓金刚钻也没用。所以你关键,财政部长我认为你要有切蛋糕的本事,更重要在切蛋糕里面,你要想办法能够把蛋糕做得更大,蛋糕大了就好商量了。”

对话中,主持人问,是什么事触动了他,让他说出“让公共财政的阳光照耀到农村”这句话。金人庆回答:“中国是一个农民占多数的这么一个国家。我们十三亿人,九亿农民,所以假如中国不能解决九亿农民的民生问题让他们能够穿得好、吃得好、住得好,让他们的孩子读得起书,让他们病了能够看得起病,让他们老了有人来养,我看中国的小康社会,中国的全面实现小康社会也很可能是一句空话。”

农业税在中国有两千五百多年的历史,2006年全面取消。金人庆说:“取消农业税是这几年党中央、国务院送给农民第一个大红包。”

但遗憾的是,任期尚未结束,2007年8月30日,金人庆突然以个人理由辞去了财政部长的职务,被任命为虚职的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引起诸多揣测。当时有媒体消息称,辞职与金人庆生活腐败等问题有关,有报道甚至称是因为中了台湾特务的“美人计”,但中国官方一直没有证实。

2009年11月,已到65岁退休年龄的金人庆,被免去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职务,结束了政治生涯。但围绕在其身上的疑问并没有解开。对于金人庆的“闪辞”,外界有种种猜测,除上述“中了台湾特务美人计”,泄露了情报给台湾方面的说法外,金人庆还被指与中共青岛市委原书记杜世成、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原总经理陈同海等人,生活作风腐化,涉嫌性丑闻。

台湾联合报曾报道,维基解密网站公布的美国外交密电中,美国驻上海领事馆2007年9月发回国务院一封电文,内容指出,金人庆透过陈同海的介绍,认识一名女子。美国驻上海领事馆发给国务院的这封电文还透露,这名女子自称是“为中国军方情报部门工作”,但中共调查人员认为她是台湾特工。据称,这名女子还和几位中共高官有暧昧关系。

对于维基解密网站的说法,台湾国安局表示,凡涉及情报工作的业务都“不便评论”。美国国务院也绝口不谈维基解密公开电文的真假,中国和台湾派驻美国的代表也都不予置评。

也有说法称,金人庆被指所涉的隐秘往事中的“公共情妇”是李薇,而不是台湾女特工。李薇于1963年出生于越南,父亲带有法国血统,母亲是越南人。作为难民,全家从越南逃到云南。人称为“李姐”的李薇,在中国政界和商界左右逢源,呼风唤雨,被指是多名中共落马高官的“公用情妇”。

据公开报道,与李薇有染的中共官员,包括上述山东省委原副书记杜世成、中石化原董事长陈同海、云南省原省长李嘉廷、北京市原副市长刘志华、最高法院原副院长黄松有、国家开发银行原副行长王益、公安部原部长助理郑少东(副部长级)等。上述高官均在中共反腐运动中落马,其中李嘉廷、陈同海、王益、刘志华被判死缓,杜世成、黄松有、郑少东被判无期徒刑。

据称,李薇有记日记的习惯,在“李薇日记”中,记录的省部级以上高官就有十几位,有多名省部级官员泥足深陷,因“交友不慎”、“严重违纪”等卸甲身退,金人庆被指就是其中之一,他因此毁了大好仕途。

李薇对外的身份是女富豪和成功女企业家,这是李薇可以在官场中左右逢源的一个重要原因——帮助高官们把权力兑换成巨额财富。李薇在杜世成、陈同海的“关照”下,拿中国石化的“巨无霸工程”青岛大炼油项目下手,并随意以低价拿到青岛房地产开发业的风水宝地——2004年6月,受让并转让泰山地产75%的股权,仅一个半月净赚2亿余元,甚至奥运帆船赛事基地的商业开发,对她来说也易如反掌。

中共十八大后落马的绝大多数官员均有情妇。

调查显示,李薇在北京、青岛、深圳、香港及海外成立了近20家公司,涉足烟草、地产、广告、石油、证券等多个行业,关联资产近百亿元。仅以法院认定的数据,杜世成向李薇输送利益“至少1亿元”,作为不对等交易,李薇回报170万元现金,这正是杜世成伏法的罪证之一。

2011年2月16日,《中国青年报》援引媒体报道并配图,披露了被称为“高官‘公共情妇’”的李薇近况:当人们还热衷于用嘲讽的口吻祝贺李薇“有情人终成狱友”,即将与情人们济济一堂,共度佳节时,这位48岁的奇女子近日悄然重获自由,以无罪之身消失在人海,只留下一个模糊而神秘的背影。

报道称,尤其令人称奇的是,与其有染的有多个省部级高官……事情闹大,李薇却因配合调查从轻发落。如今她重拾自由,留下的却是一部中国超级“裙带资本”的荒诞活剧,一部权色如何纠缠交易的警世“小说”。

金人庆平安退休,到今天意外离世,似乎表明他并未深陷“公共情妇”李薇的桃色漩涡之中。

但权力与女色总难解难分,情妇,在中共强势反腐后,早已成为了一道别致的“风景线”。梳理中共十八大之后落马的高官腐败细节可见,绝大多数官员均有“贪色”行为,情妇成为贪官的“标配”,常常还不止一个。例如周永康和令计划,即被通报“与多名女性通奸”,孙政才被曝有4名情妇,最爱一名在校大学生。

更早之前,薄熙来和王立军亦被通报“与多名女性发生或保持不正当性关系”。中国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原副主席赵黎平,济南市人大常委会原主任段义和,甚至还因谋杀情妇被判处死刑。

不仅高官如是,之前落马的江苏省建设厅原厅长徐其耀,他的成名不是因为受贿金额巨大,而是据报道竟拥有146名情妇,创下另类记录。《中国经济周刊》据传闻称,中国华融原董事长赖小民涉及“3个100”,即100多套房、100多个关系人、100多个情妇。

在异化的政治生态中,“情妇”已然变成权力的象征与资本的纽带,让沉醉于权力的官员们趋之若鹜。前者将拥有情妇视为地位与能力的象征;后者则将性当作权力变现的主要方式,和金钱腐败一道,构成权力堕落的两大归宿。

曾在解放军文工团担任歌手的汤灿,因为被传与多名落马高官有染,在中共十八大后的反腐风暴中被舆论称为“军中妖姬”、“公共情妇”。(视觉中国)

已经落马的副厅级女性贪官金维芝曾说,“像我这样级别的领导干部谁没有几个情人?这不仅是生理的需要,更是身份的象征,否则,别人会打心眼里瞧不起你。”而作为一个情妇,其功能可以是性伴侣、生意伙伴、政治合伙人、秘书加保姆、心灵慰藉者……成为官员炫耀权力、满足虚荣心以及寻求心理庇护、谋取利益的出口。

在诸多贪官的“情妇”中,除李薇外,中共军旅歌手汤灿、公安部“警花”王菲等,都被称为中共高官的“公共情妇”。这之中当属被坊间称为“军中妖姬”的汤灿最出名,被指与中国多名落马高官有染,如薄熙来与周永康。2011年底,传出汤灿因涉贪腐、性贿赂被中纪委带走调查,后获刑7年,2018年5月,汤灿刑满释放。

“权力是最好的春药”,美国政治家基辛格曾说。这一论断在当今贪腐落马的官员案例中得到了很好地印证。英国历史学家阿克顿勋爵就曾说过:“权力使人腐败,绝对的权力倾向于绝对的腐败”。权力过于集中、缺乏有效监督制约,是官员频出问题的重要原因。左手权钱、右手美色,已经成为手握权力而膨胀贪官们的标配。要想遏制手握权力的官员们贪腐的欲望,继续加强对权力的监督和制约十分必要。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