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国史馆当地时间8月28日上午举办“李登辉与台湾民主化”学术讨论会,国史馆馆长陈仪深说,台湾国史馆希望2年内完成“李登辉总统僚属故旧访谈录”及“李登辉先生年谱长编”,方便研究者使用,为时代留下纪录,“为国存史”。

1985年11月5日。蒋经国赠勋李登辉。有台学者评价李登辉脱离蒋经国窠臼。(台湾国史馆)

陈仪深自述,他发现自己对于李登辉的认识极为不足,不但李登辉任内的档案还有很多需要搜集整理,台湾国史馆前馆长张炎宪所做的口述访问其实只出版一部分,有关修宪的经纬、对美对中关系都有未完成的纪录。尤其李登辉2000年卸任以后,成立“群策会”、“李登辉学校”、“台联党”、“李登辉之友会”等,与“台派社团”密切往来,所说的话、所做的事,都有待进行口述访问以及文献整理。

出席的台湾总统府副秘书长李俊俋则说,李登辉的人生过程历经殖民、威权时代,带领台湾一步一步往前走,让国际非常推崇,台湾民主化往前迈进,更重要是1996年第一次总统直选,台湾人有史以来第一次可以选举总统,也因此李登辉被称为推动台湾民主化重要的推手。

受邀发表文章的政大台湾史研究所副教授李福钟同日上午发表“李登辉对中国政策的展开(1988-1993)”一文,他总结李登辉任内的两岸政策是“谈谈、打打、台面上步步为营、台面下密使穿梭”的高难度操作形态。

他认为,李登辉从蒋经国的“三不政策”窠臼中脱离出来,尝试包括派出密使等各种可能操作手段,尤其透过北京方面的知名学者南怀瑾知晓北京希望接触,之后派时任台总统府办公室主任的苏志诚衔李登辉之命前往香港,与中共中央对台工作小组办公室主任杨斯德见面,双方交换各自关心的议题相关资讯。之后两岸屡有使者往来,为李登辉后续的两岸作为提供基础,包括成立国统会、陆委会与海基会成立、终止动员勘乱、新加坡辜汪会谈等,都是事先透过秘密管道让当时的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知悉,才正式出台。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