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和普京的分歧:上合该在阿富汗发挥何种作用

 1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美军撤离的同时,阿富汗安全局势日益恶化。伊斯兰国宣称制造了8月26日在喀布尔机场附近发生的两次爆炸。两次爆炸共造成至少72人死亡,其中包括60名阿富汗人和12名(一说13名)美军人员。另外爆炸还造成至少155人受伤,其中包括140名阿富汗人和15名美军人员。

该如何维持阿富汗局势稳定已经成为相关国家必须直面的话题。中俄作为利益相关国家近来就阿富汗问题沟通密切。

8月25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通话。不同于普京或美国总统拜登多次发声的积极举动,这是自8月15日塔利班入主喀布尔后,中国最高领导首次公开就阿富汗问题表态。

虽然双方在通稿中都展现出中俄坚定融洽的伙伴关系,俄方更描述两人通话氛围“保持着一贯的友好和信任”,但对比两方声明来看,中俄在阿富汗问题及其他共同事务上还未达成一致。

2019年11月13日,习近平(右)在巴西利亚会见普京。(新华社)
2019年11月13日,习近平(右)在巴西利亚会见普京。(新华社)

首先是在阿富汗问题上,习近平和普京提出的解决方案在中俄官方声明中有所偏差。

克林姆林宫方面表示,为尽快实现阿富汗的和平稳定,“两国元首打算尽可能地发挥上合组织的潜力。”俄方还特别强调,“尤其是在外交部门之间”双方同意加强密切合作;而中方通稿并未明确提到“上合组织”应在阿富汗问题上发挥作用,对于“外交部门”更是只字未提。北京淡化“上合” 存在 对阿问题更显包容

对莫斯科而言,以美国为首的北约撤军后,它一直希望“上合组织”能在阿富汗上活跃起来。在克林姆林宫发布的信息中,普京不仅在与习的通话中强调该地区应“尽可能地发挥上合组织的潜力”;在随后与巴基斯坦总理伊姆兰(Imran Khan)的通话中,他也提到在解决阿富汗问题时“应充分利用上海合作组织的能力”。

但相比俄罗斯的单刀直入,中方仅在声明中提到“要以今年上海合作组织成立20周年为契机,同成员国一道,维护地区国家安全和发展利益”。而对该地区的处理方式,中方则显得更包容,称“愿同包括俄罗斯在内的国际社会各方加强沟通和协调”。

中方这种措辞考量实际上是在避免以一种强硬的姿态出现在阿富汗舞台中,而莫斯科则是希望借由此次事件,将“上合”真正变成能与北约抗衡的存在。

2020年11月10日,习近平在北京参加上合峰会。(新华社)
2020年11月10日,习近平在北京参加上合峰会。(新华社)

莫斯科提“外交部门”加强合作 或想掌握话语权

俄罗斯声明单方面点出希望同中国“在外交部门加强合作”,可能是与现目前莫斯科频繁就塔利班问题与多方斡旋有关。

细数中俄从8月15日开始就阿富汗问题与各方接触频次。北京方面以中国外交部官方声明明确提到阿富汗问题为准:习近平与普京通话1次;王毅与美俄英巴等各国外长通话7次;塔利班与中国驻阿大使王愚见面1次。

反观莫斯科,根据俄罗斯总统办公室和外交部公开信息,在阿富汗问题上,普京先后致电和会面了有包括美国、德国、伊朗、印度以及巴基斯坦在内的10个国家元首;俄外长拉夫罗夫(Sergey Lavro)则与中美土耳其在内的5国外长进行了通话;塔利班与俄驻阿富汗大使日尔诺夫(Dmitry Zhirnov)见面1次。

此外,莫斯科就阿富汗问题对外发声更为积极。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的五次对阿表态都称要视塔利班行为而定,对承认其政权留有余地;而此前拉罗拉夫虽称与中方保持一致,但俄驻阿大使日尔诺夫曾在8月20日公开肯定表示“我们不能无视现实。他们(塔利班)是事实上的当局”。

更值得注意的是,塔利班也对莫斯科抱有期待,8月21日,塔利班高层就曾前往莫斯科大使馆,请求莫斯科出面向潘杰希尔民兵传递政治信号。

因此,俄方通稿指出希望与中国加强外交部门之间的合作,或许是想获得更多中方信息。进一步推测,莫斯科这种活跃外交姿态是希望在该地区牵头各方谈判,以期得更多话语权。

塔利班8月24日在喀布尔会晤中国驻阿富汗大使王愚。(Twitter@IeaOffice)
塔利班8月24日在喀布尔会晤中国驻阿富汗大使王愚。(Twitter@IeaOffice)

中方声明重点不止阿富汗

除阿富汗事务,北京在声明中还特别指出,双方要“深化反干涉合作”,加强“抗疫合作”,并称普京在通话中“坚定支持一个中国政策”、“反对任何部势力干涉中国内政”以及“反对将新冠病毒溯源政治化”。

但莫斯科完全没有提及这些话题。同样,诸如今日俄罗斯、塔斯社和俄新社等俄罗斯媒体在报道双方通话时,也都仅聚焦在打击阿富汗“恐怖组织”和“毒品交易”上。推荐阅读: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