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的局势仍然在被各方所关注。塔利班宣布建国后,全面开启对外工作,其新闻发言人密集接受各国媒体采访;有美国媒体引述官员说法称,日前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与塔利班的最高人物已举行秘密会面;公开报道显示,塔利班代表团也在首都喀布尔会见了中国驻阿富汗大使一行。作为阿富汗问题“四方对话”机制中的两大关键参与方,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8月25日同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通电话,表达了两国在阿富汗问题上加强合作的意愿。就阿富汗局势未来走向等相关问题,多维新闻记者采访了中国外交学院战略与和平研究中心主任苏浩。本篇为系列采访第一篇(共五篇)。

8月25日,阿富汗喀布尔,美军继续执行撤离任务。(AP)

多维:美国情报部门之前预测塔利班夺取政权所需要的时间,先后给出过两到三年、18个月、6个月等判断。但从塔利班展开全面攻势以来,攻占阿富汗所有大城市只用了短短十多天的时间。阿富汗的战事为什么会推进得如此迅速?

苏浩:美国确实在情报评估方面存在问题。美国对以往很多的局势,包括中国也都存在误判。从民国末年的国共之争,到上世纪五十年代的朝鲜战争,七十年代越南战争所谓的“西贡时刻”,到现在阿富汗战争,这种误判都一次次体现出来。现在中美之间出现紧张状态的台海问题、南海局势上,美方的判断和中国所做的应对也并不相符。

美方出现误判的根本原因是战略文化的问题。美方这种战略文化,是西方式的非黑即白,把问题意识形态化、政治化,带有先入为主的倾向。

多维:具体到这次阿富汗塔利班的快速重新掌权,美方误判的具体原因是什么?

苏浩:美方基于西方式的习惯性的思维和战略文化,总是强调以实力来作为判断的基础。仅以“实力”作为判断标准,显然阿富汗政府军在美国长期的帮助、支持之下,纸面上的硬实力是很强的。美国经过自身在阿富汗的多年战争,得到了一些教训,但显然这些教训并未从根本上解决判断标准的问题。

美国在阿富汗依然以实力为单一的判断标准,并没有看到人心的向背,并没有看到当地社会的文化,以及并没有看到社会内部的各种非外在的、而是更深层次相互间关系的作用。正因为美国依然采取惯性思维,导致没有真正了解到阿富汗本身。

多维:这次塔利班在攻城略地的过程中,似乎没有遇到政府军太多的抵抗,很多分析认为阿富汗内部很多部族已经提前与塔利班达成了私下的协议,包括阿富汗北部传统的反塔利班的少数民族地区。

苏浩:20年来,美军在阿富汗的战争行为造成的国家混乱、财产损失、人员伤亡,令绝大多数阿富汗人感觉到美国势力是难以接受的。尽管不少阿富汗人民对塔利班存在恐惧,但毕竟塔利班在本土还是有一定的社会基础;而20年来的教训则让阿富汗人看到美国是更加糟糕的外来者。尤其当美国以强权政治的行为方式处理阿富汗问题,显然是不符合阿富汗人民需要的。

多维:塔利班之所以推进迅速,除了社会基础之外,还有战略上的因素。对比上一次取得政权的过程,塔利班此在战略做出了明显的调整。1996年,塔利班是先取得西部和南部地区的控制权,再开进首都,而在北方联盟控制下的阿富汗北部广大地区,塔利班其实一直没有取得实际控制。这一次,塔利班双线并进,在南部和北部同时发兵,尤其是首先攻克北方重难点地区,似乎是吸取了当年的教训。

苏浩:通过20年的洗礼,塔利班不断与国内势力和国际社会磨合,逐渐成熟起来。传统上,塔利班的影响集中在南部、西部,而北部人口多数是塔吉克人或者乌兹别克人,而非普什图人。因此塔利班在北部社会基础较弱。显然塔利班这一次看到自己的弱点所在,使用了较为务实的手段,在军事和社会上与北方族群有所协调。如此一来,塔利班弥补了自身在北部战略上的不足,使得阿富汗政府军看到塔利班在军事和战略上的优势,导致政府军放弃了抵抗。

多维:塔利班这种在战略和军事上的成熟也被舆论所热议,尤其在中国舆论场上,很多中国网友都认为塔利班的胜利得益于“农村包围城市”。

苏浩:确实有点相像。“农村包围城市”是中国的概念,但从军事战略角度来看,可能这是以弱胜强比较普遍的方式,无论是中国还是亚洲和非洲一些国家,在追求民族独立的道路上都有类似的经历。

事实上,以弱胜强者往往先是占领广大的非主干城市、非交通要道,获得社会上的普遍优势以后,再逐渐攻克核心地区,这是比较普遍的现象。塔利班只是遵循这一规律,也并非有意为之。

多维:塔利班现在看似掌控了政局,实际上还面对不少的挑战,比如原喀布尔政府的副总统萨利赫(Amrullah Saleh)还在号召人民抵抗,一度重新夺回位于喀布尔北部的帕尔旺省首府恰里卡尔,前“北方联盟”七雄之一马苏德(Ahmad Shah Massoud)的儿子也在坚守潘杰希尔峡谷。国际上,以西方为主的主要国家还都没有表示承认塔利班政权的意思,塔利班未来面临的执政挑战还是相当大的。

苏浩:这就是阿富汗的一种客观现实。因为塔利班只是阿富汗各种政治势力当中最强的一支。阿富汗还有其他一些政治势力,通过民选上台的前政府也还有一定的民意基础,也就是说阿富汗国内一定会有诸多代表地方势力的代表者,因为实际阿富汗在历史上长期以来都没有出现过强有力的中央集权控制,这也是为什么塔利班(上一次掌权时)必须要采用极端的方式来治理国家,它面临很多的内部威胁,也很难真正实现对全国的全面掌控。

塔利班这次显得比较成熟,在于它尽可能的解决过去的内部凝聚力缺乏的问题,在武力夺取政权之外,也在一定程度上注重社会层面以及国际层面的宣传。塔利班的核心人物之一哈卡尼(Sirajuddin Haqqani)居然也会争取在《纽约时报》发表文章,可见塔利班也正在追求治理方式的多元化。

不过,像你刚才提到的前副总统等还在进行的武装抗争,我想不会影响大局,可能前副总统也变成了地方武装之一,而不是具有合法身份的代理总统,萨利赫恐怕很难有这个号召力了。所以未来塔利班面临很大的问题是怎么样把各种地方势力、不同的政治力量整合起来。我想未来阿富汗将会由塔利班来主导建构政权,但不是塔利班单一执政,它需要协调和容纳各种政治力量。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