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周江勇此次落马并不意外,此前坊间传闻已久。(微博@巅峰倦客)

浙江省最年轻省委常委、杭州市委书记周江勇闪电落马,震动浙江政坛。但是,随着个中细节尤其是家族经营的商业帝国浮出水面,其影响范围也越发清晰。

在周江勇落马数日后,中国官方媒体《中国经济周刊》8月26日刊载独家报道,证实周江勇的落马其实并不突然,而是伴随着对其家族的一连串举报,甚至可以追溯到2020年10月份。

这篇报道披露周江勇的家族,包括一位名为周文勇的亲密亲友和名为周健勇的弟弟是如何一路在其辖区内扩张实力的。同时,这篇报道提到了其家族与目前极为敏感的蚂蚁集团的合作,但是并没有指出是否存在问题。

这意味着,周江勇的落马可能并非外界之前传闻的窝案性质,而只是涉及其家族利益。这也就意味着,他的落马可能对浙江政坛甚至“之江新军”的影响并不如外界所想像的那么大。

的确,周江勇闪电落马震动浙江政坛。浙江省委常委21日当晚即开会通报,并要求“该遵守的程序要严格遵守,该向上请示报告的就要如实请示报告;要始终严格要求自己,保持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的谨慎,把好权力关、金钱关、美色关,做到清清白白做人、干干净净做事、坦坦荡荡为官,时刻自重自省自警自励,做到慎独慎初慎微慎友,像珍惜生命一样珍惜自己的节操,确保廉洁自律、廉洁用权、廉洁治家”,“自觉接受监督,知敬畏、存戒惧、守底线,保持对腐蚀、围猎的警觉,抓好班子、带好队伍,从严管好自己、管好家属,始终保持亲清政商关系……”,句句意有所指。

而随后,杭州市纪委监委部署开展影响亲清政商关系突出问题专项治理,从领导干部防止利益冲突事项自查自纠、领导干部违规借贷专项治理“回头看”、领导干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经商办企业行为三个方面进行整顿,范围覆盖全体在职以及近三年以来退休、离职的市管领导干部。

但是,从动作本身来看,这显然并非指向周江勇的“余党”,而是对作为中国民营经济发达的沿海省份进行官场大体检。尽管浙江官场本土特征明显,彼此错综复杂的利益纠葛也是有的,但是“大体检”的矛头指向恐怕仍然是一个个个案。

在周江勇落马后,外界曾一度判断这颗之江政治明星的被查是对之江系的沉重打击,《中国经济周刊》的报道也披露周江勇本来有可能外调南方某省份主政的,而随着他的被举报乃至落马而化为泡影。

然而,正如上文所说,作为一个典型案例,周江勇的落马与其所处的社会环境有直接关系——至少增加了其主动和被动“被围猎”的风险。事实上,在中共十八大后,浙江的确是各省区中“老虎”最少的省份之一。

作为一名副部级官员,截至目前,他没有牵出更具份量的大人物来,至于已经调出浙江省、目前在中共政坛扮演重要角色的之江新军核心人物更是距离遥远——实际上,在周江勇发迹浙江之时,他们已陆续离开浙江本土,在全国政坛逐渐扮演角色,也即是人们所知的“之江新军”舞台重心早已不是浙江。

当然,这倒并不一定是政治切割。如果周江勇没有落马,而是“外放”上位,作为“之江”新生代,其背景肯定也没有初代靠谱。这也是为什么外界一直区分之江官员“圈层”的原因。

唯一的变数是近来问题频频、立足杭州的阿里巴巴,其发迹壮大史是否存在不为外人所指的“隐情”。关于这一点,《中国经济周刊》没有给出答案,“真相终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