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利班领导层有与仍在潘杰希尔谷地抵抗的的反塔武装力量达成和解协议的计划,并且希望俄罗斯方面向反塔武装代为转达阿塔的和解意愿。”——近日,俄罗斯驻阿富汗大使日尔诺夫(Dmitry Zhirnov)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对俄罗斯在阿富汗局势中的“异军突起”做了恰到好处的渲染。

事实上,日尔诺夫的发言还是略显低调了。目前,不光阿塔请求俄罗斯出面调停纷争,参与潘杰希尔对决的另一方——以小马苏德(Ahmad Massoud)为首的反塔武装也向莫斯科方面提出了调解申请。

在美欧忙于撤军撤侨,中国低调观望之际,俄罗斯在阿富汗局势中的角色突然蹿升颇为耐人寻味。

如果从塔利班于阿富汗境内发起全面攻势的时点(7月下旬)开始追溯的话,俄罗斯在阿富汗问题上的态度经历了从谨慎防御型到积极介入型的微妙转变。

在阿塔一路攻城掠地,高歌猛进的当口,普京(Vladimir Putin)当局虽多次表达了对阿塔掌权后恐怖主义风潮外溢俄罗斯后院——中亚地区的担忧,但没有出现任何试图主动介入阿富汗乱局的迹象。

彼时,莫斯科方面最高调的举动也不过是敦促塔吉克斯坦当局将重兵屯于塔阿边境地区。同时,下令俄军方与乌兹别克斯坦和塔吉克斯坦一道于塔境内举行针对性极强的反恐军演。

不难看出,普京当局的上述操作尽管声势不小,但鉴于微操作用对象仅限于“本土防御”范畴,其于阿富汗问题上的态度总体仍然偏于谨慎。

其中的缘由固然有苏联10年阿富汗战争经历带来的“悲惨记忆”因素,更为重要的是彼时阿富汗乱局尚未尘埃落定,普京当局既不愿明确“协助”势头正盛的“宿敌”塔利班“平叛”,也不愿公开力挺自己此前长期支持的阿塔“劲敌”北方联盟。

但莫斯科方面的谨慎态度在阿塔入主喀布尔之后就发生了重大变化,首先是俄罗斯驻阿富汗大使日尔诺夫于阿塔进驻喀布尔的次日,公开赞扬称塔利班治下的喀布尔秩序井然,饶有生机。紧接着,此前曾长期作为总统普京的阿富汗问题特使卡布洛夫(Zamir Kabulov)“语出惊人”地表示“塔利班比之前的加尼(Ashraf Ghani)傀儡政府更易于打交道”。

随后在8月25日,同样是这位俄驻阿大使日尔诺夫再度对外界喊话称“目前在阿富汗问题上,除了与塔利班全面接触之外,没有任何可靠的替代方案”,并高度赞赏阿塔在掌权之后对外界舆论所持的“大力开放”姿态。

俄罗斯在阿富汗问题上愈发积极的角色,甚至引起了明显的外溢效应:8月20日,正在莫斯科进行国事访问的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在双边会晤中明确向俄总统普京表示“德国希望俄方向塔利班施加必要压力,以便德国与欧盟方面能够顺利完成阿富汗撤侨行动”。

考虑到俄罗斯与阿塔长期以来的“难解宿怨”——尤其是阿塔与车臣分离主义势力长达十数年的暗通款曲及其与活跃在中亚地区的,诸如乌伊运(乌兹别克伊斯兰主义运动)这样的极端组织之间暧昧不清的关系,莫斯科方面的此番“态度逆转”多少有些出人意料。

普京当局近年来高度灵活的外交实用主义取向由此可见一斑。在这种外交指导原则下,任何历史积怨与意识形态羁绊都必须为现实的国家利益需求让路。

对于当下的俄罗斯来说,进驻毗邻其中亚腹地的阿富汗北方丰厚的矿产资源区(特别是金矿与锂矿),以及修建从土库曼斯坦经阿富汗前往印巴市场的输气管道,从而为普京当局的能源牌增加新的地缘潜力点都是其重大的现实国家利益需求所在。

在这种情形下,对已经掌控阿富汗大局主导权的塔利班给予事实上的认可,就成为了莫斯科方面眼下再合理不过的政策选项。

如果说现实的国家利益需求构成了俄罗斯积极介入阿富汗问题的基础动因的话,来自阿塔方面极为迫切的“和平”愿望则恰好与之形成合力。

对塔利班来说,眼下最为紧迫之事即为尽快与最后的“敌对”势力,以小马苏德为代表的部分北方少民军阀达成和解停战协议。鉴于俄罗斯(乃至整个中亚地区)与北方联盟之间深厚的历史与族裔纽带,阿塔的“和平急愿”无疑必须倚仗俄罗斯的从旁襄助。

在上述“和平调解人”的原因之外,阿塔如此热切地邀请俄罗斯介入阿富汗问题,还有一个更为迫在眉睫的,却又不愿言明的动因——即对阿富汗境内有很大可能到来的粮食危机的深切忧虑。

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近期发布的报告,由于旱灾导致的粮食歉收及外汇短缺等因素影响,阿富汗各地将从9月起陆续出现人道主义危机迹象。对于尚未完全站稳脚跟的塔利班来说,这无疑是其不得不面对的一项艰巨考验。

而俄罗斯恰恰掌握着维系阿富汗粮食安全最为重要的支柱——从哈萨克斯坦经塔吉克斯坦或乌兹别克斯坦进入阿富汗的北方粮食通道的主导权,因此,主动邀请掌握本国粮道命脉的外部强权俄罗斯介入调停,并许以丰厚回报,将是阿塔为稳固政权而必须交纳的投名状。

尽管如此,积极介入阿富汗问题的普京当局仍然维持着必要底线——尤其是在颇为敏感的承认阿塔政权问题上。

“只要塔利班没有从联合国安理会认定的恐怖组织名单上除名,对于包括俄罗斯在内的国际社会来说,就不存在任何承认阿塔政权的可能性”,“而是否能被移除恐怖组织的帽子完全取决于塔利班本身”——近日,在被媒体问及是否承认阿塔政权的问题时,俄罗斯前驻阿富汗大使科纳罗夫斯基(Mikhail Konarovsky)给予了“极为坚定”的答复。

不难看出,至少从目前来看,普京当局积极介入阿富汗问题已然取得了某种名利双收的效果:一方面,通过调停阿塔与小马苏德之间的纷争获得了实际的地缘潜力收益。另一方面,通过在“是否承认阿塔问题”上的坚定表态,继续维持着国际舆论场的正面形象。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