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代体检黑产链条:业务涵盖面广 酬金多则上万

 1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枪手”在医院抽血

  虽然已是多次代人抽血的“枪手”,许安还是有些紧张。直到护士抽完血拔针摁上棉签,他才松了口气,赶忙说“谢谢”,起身匆匆离开。

  2021年7月中旬至8月初,记者在浙江杭州市、安徽合肥市等地暗访发现,在利益驱使之下,国内存在违法代替体检的黑产链条——一些人员违规在百度贴吧、腾讯QQ、知乎、豆瓣等平台发布“代检”推广信息,代检一次费用少则一两千元,多则上万元,宣称业务涵盖普通入职体检、健康证体检、事业单位公务员体检等。

  A

  入职体检

  造假操作空间大

  “没人管你是不是代检”

  整个过程中,体检中心的医护只询问填写了姓名、性别、年龄三项基本信息,“健康检查表”右上角虽有照片一栏,但并没有要求必须贴照片

  “放心,不会被发现。”7月13日上午7点40分许,浙江省杭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正门右侧十字路口旁,唐江将暗访记者拉往人少的地方,低声说道。

  唐江今年27岁,从平时工作的服装厂赶来,代检后还得赶回去上工。唐江是一个网上名为“仁信体检”代检中介的一名“枪手”,只要杭州周边有人寻找代检时,上家会提前一天通知他“来活了”,让客户到医院附近跟他碰头。

  得知记者代检完后需向上家支付1800元,唐江称他自己一单只能拿到300元,便临时让记者“跳单”——给他600块,由他直接帮忙代检。“你就说见到我了,外形相差太大,不做了。”为让记者相信,他将自己的身份证押给记者,说体检后再归还。

  见记者同意,唐江继续提醒说,让记者用自己的身份证开好体检单后偷偷给他,体检时跟着他,但要装作不认识,不能说话。8点左右,记者到浙江省杭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实名挂号,随后到体检中心开好“浙江省杭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健康检查表”。整个过程中,体检中心的医护只询问填写了姓名、性别、年龄三项基本信息,右上角虽有照片一栏,但并没有要求必须贴照片。

  记者将需要做抽血、尿检、心电图、胸透四项检查的健康检查表交给唐江后,他把口罩往上拉了下,去了抽血窗口。当护士念到记者名字时,唐江应声回答“是”,将左胳膊放桌上。护士并未起疑,抽完两管血后在采血管贴上记者的信息。

  随后,唐江又采集了自己的尿液样本,在CT室拍摄了胸片,心电图室做了检查,整个过程很顺利。当日10时30分许,唐江将全部做完的体检单交给记者,让记者交到体检中心。记者随即给他支付了600元。

  “没人管你是不是代检。”唐江告诉记者,普通单位的入职体检,人事只会要求入职者自行前往体检,拿到合格体检报告就行,在这个自行体检过程中,造假操作空间很大。

  B

  健康证体检

  患有活动性肺结核?

  “我这边都可以帮你搞定”

  疾控中心工作人员不会核对体检单上的信息,“就是发现了也没事,他会说‘你这照片不是你的’,但不会报警,最多不让你做了”

  除了入职体检,这些从事代检的人员还盯上了办理健康证体检。

  “不管是啥病,我这边都可以帮你搞定(体检)。”当记者自称“患有活动性肺结核”,想办健康证送外卖时,“佳惠体检”的人员则称,他们帮肺结核客户代检胸透,获取健康证的案例有多起,1200元便可以代检这一项。除了肺结核,患有化脓性或者渗出性皮肤病,他们也可以找“枪手”帮忙代替外科检查,单项收费1000元。

  公开资料显示,健康证是具有资质的体检机构依据法律法规对从业人员进行健康体检后出具的体检合格证明,是对餐饮、食品、住宿、沐浴、美容美发、文化娱乐等服务行业从业人员的身体健康证明,更是保护从业人员和服务对象健康的重要预防性措施。痢疾、伤寒、甲型病毒性肝炎、戊型病毒性肝炎等消化道传染病,以及患有活动性肺结核、化脓性或者渗出性皮肤病等有碍公共卫生的人员,不得领取健康证。

  但记者调查发现,利益驱使之下,即便患有上述疾病,仍能通过代检来办取健康证明。“百川体检”的人员称,各地对办健康证的体检要求不一,有的要求在疾控中心体检,有的在疾控中心指定的医院,他们都代检过,“大概率保证通过”。

  在得知记者“患有活动性肺结核”想办健康证后,他给记者介绍了该中介在合肥的“枪手”许安。7月22日早上8点,许安骑着电瓶车出现在合肥市疾控中心门口。他将记者带到大门外一侧,让记者付他30元体检费,把身份证给他,他拿着去开体检单,体检后再把单子给记者。许安称,之前多次帮别人做过健康证代检,疾控中心工作人员不会核对体检单上的信息,“就是发现了也没事,他会说‘你这照片不是你的’,不会报警,最多不让你做了,你本人去做就行”。

  开体检单,排队抽血,内科,皮肤检查……记者发现,整个过程中,该疾控中心都没有核对许安的身份,只让把单子放一旁,体检后在该项盖章或划线表示完成。三个工作日后,记者顺利拿到了从业人员预防性健康检查合格证明。

  兼职“枪手”

  事业单位和公务员体检较复杂,收费也高

  许安做代检“枪手”三四年了。他称,不只他做,他妻子也做代检。

  那天帮“患有肺结核”的暗访记者代检后,许安坐在路边电瓶车上,向记者讲起了自己当“枪手”的经历。他自称开了家小店,平时兼职在合肥做代检,男性客户自己做,女性客户他妻子做。“经常干这个。”

  许安称,接的单子中有的客户血太稠,有的尿酸高,还有的血压高,各类问题都有。入职体检、健康证体检、单位福利体检、年终体检、事业单位和公务员体检都做过,其中,事业单位和公务员体检比较复杂,收费也高。在合肥开展代检业务的中介有多家,基本都是代检中介在本地招募“枪手”,来活后派单。代检也分淡季旺季,每年9月和春节过完年后入职的人多,他们的业务量也大,他和妻子现在每个月好的时候二十单,平常也就十几单。

  唐江则称其今年4月才开始做“枪手”。一位偶然结识的网友问他,能否帮忙代做一个血液检查,有200元报酬。他答应了,自此开始兼职代检,到现在已经做成了十几单。在“仁信体检”的业务中,除了普通企业入职体检,该中介还承接检查项目更多、更严格的事业单位和公务员入职体检。唐江称,上个月,他所在中介的老板带人从湖南长沙飞到重庆,做了个公务员代检的单子,一笔就赚了3万元。

  “用人单位全程跟着,手机全部没收,我们的人需要做个假身份证,打配合。”唐江介绍,代检公务员入职体检先要找个相貌身高相差不大的“枪手”,体检时“以假乱真”,用事先办好的假身份证冒充真正的入职者,并现场“打配合”,趁用人单位不注意,混进体检队伍。一旦查出来就比较麻烦,做一个公务员代检的单子,中介能挣2万,“到我们手里只有2千元”。

  “代检”需求者

  担心受歧视,不得已高价找代检“枪手”

  杨一山是一名被逼寻找代检的乙肝病毒感染者。他向记者介绍,很小他便查出携带乙肝病毒,担心受到用人单位歧视,2016年他第一次找朋友帮忙代检,入职了一家单位。今年7月,他跳槽到现今的工作单位,需要第二次做入职体检,担心被新公司拒录、新同事歧视。8月6日,他在百度贴吧上发了一篇帖子,称希望能找一个代检帮他通过入职体检,酬金1000元。没过多久,一位符合要求的网友联系到他,表示愿意有偿代检,杨一山和代检的“枪手”约定酬劳分两次付清:抽血结束后先给500元,医院出示体检结果正常,再付剩下的500元。8月9日早上,两人约在医院门口见面,等到需要抽血的项目,“替身”上场,顺利完成代检。杨一山认为,正是因为社会上依旧对乙肝病毒感染者存在歧视,他不得已高价找代检“枪手”。

  实际上,早在2010年,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教育部、原卫生部联合发布的相关文件中就明确要求,各级各类教育机构、用人单位在公民入学、就业体检中,不得要求开展乙肝项目检测,不得要求提供乙肝项目检测报告,也不得询问是否为乙肝表面抗原携带者。各级医疗卫生机构也不得在入学、就业体检中提供乙肝项目检测服务。

  但时至今日,一些入职者“被自愿”检查乙肝五项,企业仍存在拒录、辞退乙肝病毒感染者。武汉大学中南医院体检中心主任么冬爱认为,企业违规强制要求检查入职者乙肝五项,拒绝录用或辞退乙肝病毒感染者,实际上对乙肝病毒主要传播途径不清楚,其主要经血液(如不安全注射等)、母婴及性接触传播,并不经呼吸道和消化道传播。日常学习、工作或生活接触,如同一办公室工作(包括共用计算机等办公用品)、握手、拥抱、同住一宿舍、同一餐厅用餐和共用卫生间等无血液暴露的接触不会传染乙肝病毒。

  (文中唐江、许安、杨一山均为化名)据澎湃新闻

  体检代检黑产出现

  仍是就业公共服务不细致

  体检代检能够形成黑产链条,显然表明很多人不得不需要一份正常的体检报告。除了及时整肃由此暴露出的医药卫生管理漏洞问题,全面规范医疗行为,更为重要的是要从中挖掘是什么原因造成了代检的出现。

  个体健康与否属个人隐私,除一些特定行业出于安全考虑需对从业人员进行健康检查,体检报告不应成为人们日常生活工作的束缚。媒体报道显示,有典型的钻空子,比如身患甲型病毒性肝炎、活动性肺结核等有碍公共卫生疾病的求职者,想要从事外卖、食品、餐饮、文娱等行业,找“枪手”代检办理健康证。但在代检需求者中,也有不得已而为之,比如有的是乙肝病毒感染者,因用人企业违规强制体检,不得不找人代替入职体检。

  从中看来,代检的部分原因就在于就业歧视。对乙肝患者的歧视是长久以来存在的问题。就业促进法明确企业不得以是传染病病原携带者为由拒绝录用员工。近些年来,国家多个部委先后多次出台政策意见,进一步明确相关规定,保护乙肝表面抗原携带者公平入学、就业权利。只不过,10多年过去了,虽然社会看待乙肝病毒感染者的观念有所进步,但仍旧不时有相关歧视这类人群的新闻见诸报端。

  这一问题不彻底解决,则体检代检黑产就会有持久的需求。保障如乙肝病毒感染者的就业权利,除了常规的知识宣传普及外,还需要让相关法律法规露出“牙齿”,让用人单位真切感受到歧视此类人群,侵犯他们就业权利的后果。否则,只会让乙肝病毒感染者的就业权利保障变成空谈,对这部分需求产生的体检代检黑产的打击也就难以见成效。

  代检的另一大原因还在于健康证管理的不完善。国家设立健康证制度,就是为了保障特定行业从业人员及他们服务对象的健康。结果,从现实反馈来看,健康证证明不了健康,只能证明从业人员手续齐全。也因此,健康证管理也有必要进行变革,而变革的方向之一就是让健康证真正能够证明从业人员符合从业健康要求。严格健康证申办全流程,而不流于形式。互联网时代,技术手段对于识别是否本人体检其实早已不是难题。

  近些年,北京市公共场所和生活饮用水卫生行政许可申报时不再要求申请人提交从业人员健康证明。对健康证适用范围的逐步缩小和细化,也是健康证制度变革的一个重要方向。让真正需要证明健康的从业人员办健康证,而不是大范围的要求从业人员办健康证,实则也是一种公共服务的精细化管理,才能真正起到保证特定行业从业人员身体健康的目的。

  由此可以看出,体检代检黑产的出现,本质上仍旧是公共服务的不细致不严谨,以及社会对特定人群的就业权利保障落实不够所造成的。只要从根源上解决这些问题,让代检的市场需求逐步减少,代检黑产也就最终会得到遏制。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特约评论员 陈城

新聞來源:央视新闻 #新闻联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