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2日,香港警务处国家安全处拘捕香港言语治疗师总工会五名理事,指该会出版的《羊村守卫者》、《羊村十二勇士》和《羊村清道夫》三本儿童绘本,涉犯“刊发煽动刊物”罪,试图“引起儿童对政府憎恨并鼓吹暴力”。该事件在香港再度引发波澜,台湾媒体则将之说成是“欲加之罪”、揶揄“港警怕极了儿童绘本”,似乎忘了民进党政府之前才查禁过大陆儿童绘本《等爸爸回家》。

7月22日,香港警方拘捕香港言语治疗师总工会五名理事,并检走工会发布的绘本作为证物。(HK01)

事实上,翻开香港这三本涉嫌违反法律的儿童绘本,可以发现它们都不是一般的儿童刊物,而是用童话故事包装的激进政治宣传品。每一个故事都对应着明确的政治事件,并充斥着仇视政府和大陆人以及鼓吹“港独”和暴力抗争的内容。

例如,2020年6月出版的《羊村守卫者》描述的是一群住在“羊村”的羊对抗隔壁村落“狼村”的故事,开头讲述狼村的“狼主席”想要霸占羊村、吃掉所有羊,于是他派出一只只“披着羊皮”的狼混入羊村想要同化他们,有一天更派了大灰狼去羊村颁布“狼羊规矩”,规定狼可随意猎食羊,结果引发羊群群起反抗。绘本在结尾问读者“如果你是羊,你会不会勇敢的继续守卫家园呢?”又附上反修例运动时间线,以及相应故事页数。

从绘本当中附上的反修例时序表,很明显地点出所谓的“羊村守卫战”是在讲2019年的“反修例运动”,“狼”指的是大陆人、“羊”则指香港本地人,“狼主席”的暴虐统治对应的是中共的“独裁统治”、打压“东突厥斯坦和西藏的民族运动”等行径,还将一国两制及推动《逃犯条例》比喻为“狼要吃羊”,鼓吹香港人像羊一样守卫家园,“就像上战场保卫家园的士兵”云云,带有明显的港独和暴力抗争色彩。

2020年9月出版的《羊村十二勇士》,则将12名弃保潜逃台湾、遭到大陆海警船逮捕的香港反修例示威者画成“无辜的羊”,指他们是受到大灰狼迫害的“勇士”,不得不乘船逃难,绘本最后称“如果你是羊,你会不会用尽一切方法,坚持去拯救12位勇士呢?”意图引导儿童去认同、协助犯法的激进示威者,最后一页更印有12名逃犯的姓名,写着“愿12位勇士、所有被困、被迫流亡的香港人早日平安归来”。

然而该绘本略而不提的是,这12名被起诉判刑的示威者涉犯的罪行包括持有手枪、制作炸弹、纵火等等,都是严重违法的罪行,故事却将政府依法抓捕逃犯说成是“狼杀羊”,意图造成读者对司法制度的不信任,以及对特区政府和中共的憎恶。

第三本绘本是今(2021)年3月出版的《羊村清道夫》,故事描述大灰狼在羊村和狼村之间的围栏开了一个窟窿,此后每天都有很多肮脏的狼进来,在羊村随地乱丢垃圾,危害羊群的健康,愤怒的羊群于是决定罢工抗议,希望大灰狼可以把破洞补起来。从故事开头附上的“武汉肺炎”和医护罢工资讯,也不难看出其指涉的是2020年2月中国大陆新冠疫情蔓延后,一群香港医护发起罢工,要求特区政府全面“封关”禁止大陆人入境的行动。

当年的香港医护罢工,早已被批评是缺乏同理心、违反医护救人天职的举动,但该绘本仍力挺医护的行动,并在结尾询问读者是否愿意和羊群“一齐并肩作战”。更引人非议的是,故事还把大陆人画成是卫生习惯很差、带有病毒的狼,除了有意挑起社会纷乱,恐怕还会造成族群仇恨的效果。

绘本《羊村清道夫》中,以羊群罢工隐喻2020年2月的香港医护罢工,当时医护要求特区政府全面“封关”禁止大陆人入境。(香港言语治疗师总工会官网)

其实这一系列由香港言语治疗师总工会制作的“羊村”绘本,在今年1月时就已经被建制派点名批判,香港教育局当时也发出指引,指《羊村守卫者》、《羊村十二勇士》不适合用作教材,呼吁学校勿用。然而,到了6月该会仍持续举办“亲子读书会”,带领十多名家长和幼稚园儿童阅读这三本书,恐难谓未对儿童造成不良影响。

讽刺的是,台湾亲绿媒体针对此事一面倒指责港警打压出版和言论自由,却似乎忘了民进党政府去(2020)年才查禁过大陆儿童绘本《等爸爸回家》。当初民进党将《等爸爸回家》说成是“美化中国防疫、洗红孩童思想”的中国大外宣,但是检视其内容,却是在描绘新冠疫情中孩子对忙于救人而无法返家的医生父亲之思念,突出的是医护无私奔赴前线抗疫的精神和父子亲情的动人情感,根本毫无“美化”或“洗红”的问题。

大陆绘本《等爸爸回家》2020年遭民进党立委和议员检举为“中国大外宣”、“试图洗红台湾孩童”,最后遭台湾文化部禁止在台发行。图为该绘本内页中的“中国加油”、“武汉加油”。(Facebook@陈怡珍)

当“羊村”的故事和《等爸爸回家》摆在面前,一个是鼓吹仇视政权和港独,一个是描述抗疫和亲情,究竟哪个对“国安”较有害,哪个对儿童较有益,答案或许已经不言自明。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