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地时间7月27日,香港首宗国安法案件宣判,被告唐英杰“煽动分裂国家”及“恐怖活动罪”均成立。由于本案是《港区国安法》实施后的首宗案件,可能成为其他同类案件参考的判例,因此备受各界关注。不过,对于香港法庭的有罪判决结果,香港和台湾舆论却出现不少“无罪”判决、同情被告的呼声,颇令人难以苟同。

2020年7月1日,唐英杰于湾仔驾驶电单车冲撞三名警员,当时车上插着“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旗帜,唐事后被捕兼被控“煽动他人分裂国家罪”及“恐怖活动罪”。(香港01)

唐英杰案源于《港区国安法》生效后的2020年7月1日,当天唐英杰在市区骑着插有“光复香港,时代革命”旗帜的电单车冲向防暴警察,造成三名警员受伤,唐英杰当场被拦下并遭逮捕,后被控“煽动他人分裂国家罪”、“恐怖活动罪”和“危险驾驶导致他人身体受严重伤害罪”等三罪。唐英杰还押一年后遭法官裁定前两项罪名成立,预计于7月29日判刑。

值得注意的是,面对唐英杰明显的“港独”主张和袭警的恐怖违法行径,不论是在法庭辩论期间还是宣判后,都获得一些香港和台湾舆论的同情和支持,既反映出香港本地国家安全和国家认同意识的缺乏,也有台独势力见缝插针的可能性。

例如,在庭上控辩双方曾花大量时间各自传唤专家证人,解读“光复香港,时代革命”口号的意思,控方专家岭大历史系教授刘智鹏认为“光时”口号不论是在约定俗成的意涵或是香港当下的语境都和“港独”有直接关系;然而辩方的学者中大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李立峰、港大政治与公共行政学系教授李咏怡却认为“光复”不一定指推翻政权、“时代革命”则可指于政治体系带来改变,亦可指为当下的时代带来重要改变,总之“光时”口号不一定等同于港独,反修例示威者的运用已经让它有多元的意涵。

唐英杰案辩方的专家:香港大学政治与公共行政学系教授李咏怡(左),及中文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李立峰(右),认为应用社会学角度去理解。(香港01)

不过法官最后采纳刘智鹏所指,认定“光复香港,时代革命”已经包含港独的意涵,可能煽动他人分裂国家,因此“煽动他人分裂国家罪”成立。

不得不说,辩方请来的学者的辩护说辞在香港和台湾引发不少共鸣,许多人都为辩方学者引经据典、忽而“社会学”忽而“文本分析”感到“客观有理”,批评港府搞“文字狱”。但是脱离了“语境”,这些学问知识就如同无根之木,沦为一种为其政治立场服务的工具而已。

究其实,“光复香港,时代革命”口号语出2016年参与香港立法会选举的梁天琦,他在竞选时除了喊出“光时”,也鼓吹要“香港独立”,该口号的港独意涵不言而喻。其次,唐英杰选在《港区国安法》生效后第一天、同时也是香港七一回归日当天,在电单车插上“光复香港,时代革命”旗帜,并骑车冲撞警察,挑战国家和特区政府的权威的意图也十分明显。法官认为,唐英杰试图展示“光时”口号,数次冲破警方防线吸引外界关注,带有“将香港从中国分裂出去”之意,能够煽动他人分裂国家,不可谓不公允。

唐英杰案控方专家刘智鹏认为,被告唐英杰当日使用“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语境,与梁天琦(图)2016年参选时并无太大不同。(香港01)

更不用提,唐英杰宣扬其港独主张的方式,是骑车冲撞警察、造成他人受伤的恐袭活动。在法官看来,也已经符合《港区国安法》第24条中“针对人的严重暴力”、“以危险方法严重危害公众健康或者安全”、“造成严重社会危害”及“以威吓公众以图实现政治主张”,构成恐怖活动一罪,因此无须考虑被告被控的“危险驾驶导致他人严重受伤”的交替控罪。

然而在宣判后,“流亡”台湾的港独团体“香港边城青年”却发表声明称“国安法首案正在向世界展示‘香港法治已死’”,指责该案是中共强加的莫须有罪名;香港歌手阮民安则在脸书(Facebook)上发文,将刚拿下奥运金牌的香港击剑选手张家朗和唐英杰相提并论,声称“张家朗24岁,唐英杰24岁,都是香港之光。但有着不太一样的人生。愿唐英杰先生一生平安。”

7月27日,香港歌手阮民安在脸书上发文,声称“张家朗24岁,唐英杰24岁,都是香港之光。但有着不太一样的人生。愿唐英杰先生一生平安。”(Facebook@Tommy阮民安)

唐英杰案宣判罪成后,台湾的民进党籍立委洪申翰第一时间也在脸书上批评《港区国安法》为“恶法”,扬言“被噤声的香港需要我们在台湾大力声援,声嘶力竭也要为香港人继续喊出来”。

当《港区国安法》已经实施一年余,香港法官也依法做出裁决的此刻,港台舆论仍有所反弹。但不满的香港市民或许应该反思的是,究竟自己对唐英杰的“无罪”认定,是法律之辩,还是意气之争?而民进党更该检讨的是,如果对香港反对派的“声援”就是一味煽动他们触犯国安法,导致更多香港人被捕入狱,这样的行为又和“吃人血馒头”何异?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