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张家口市沽源县23岁任姓女子,上月底以7万元人民币的价格将初生儿子出售予一间山东潍坊的医疗科技公司。她事后被警方拘捕,但对于孩子是否安全,以及科技公司买孩子作何种用途,警方则表示不清楚。

虽然未知科技公司买孩子的用意,但《澎湃新闻》本月初曾曝出潍坊市有医疗公司假借医疗健康名义,暗地从事非法代孕、贩卖婴儿的“生意”。

中国政法大学刑法学博士、北京盈科(合肥)律师事务所律师齐天称,任女在客观上实施贩卖自己亲生儿子的行为,同时在主观上具有故意罪责和为了出卖的特定目的,在定性上已经涉嫌构成拐卖儿童罪,将面临5年以上、10年以下的监禁并处罚金。

同时,拐卖妇女、儿童罪也存在一条地下黑色产业链,即没有收买就没有拐买,因此《刑法》中专门立法设定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罪,该罪名是指不以出卖为目的,买入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的行为。

齐天表示,虽然单位犯罪一定是法定犯,必须有刑法条文明确规定的才能由单位承担某罪名的刑事责任,本案涉及的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罪不是法定的单位犯罪,所以涉案的医疗科技公司不能承担单位犯罪的刑事责任被科处罚金刑。不过,该公司的直接负责主管人员,或者其他与本案收买被拐卖儿童有关的直接责任人员,仍然有被以涉嫌收买被拐卖儿童罪刑事立案侦查,进而追究其刑事责任的较大可行性。

另外,涉案的医疗科技公司相关人员,若收买被拐卖的儿童后,有强奸、猥亵、非法拘禁、故意伤害、侮辱、虐待等其他犯罪行为,均应按照数罪并罚的规定处罚。若一开始就以收买为目的,教唆或者帮助他人实施拐卖妇女、儿童行为并加以收买,该公司直接负责主管人员或者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就应按照拐卖妇女、儿童罪的共犯(教唆、帮助)和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罪,实行数罪并罚。

贩卖婴儿黑色产业链

《澎湃新闻》报道,山东潍坊一间名为“山东佰子生殖医疗科技有限公司”,疑似以咨询“生殖健康”业务为名,实则从事非法代孕、贩卖婴儿业务。报道指,该公司会从中协调婴儿买卖双方并从中牟利,孕妇一般早上入住医院,上午被推入产房,买家可选择在手术室外等候,即场“检验”孩子是否健康出生。

接下来的三天,孩子会由月嫂照顾,接受听力、视力、黄疸指数等新生儿疾病筛查。检查通过后,即可办理出院手续。在出院当天,月嫂会先将婴儿直接交给中间人,即该科技公司工作人员。随后,该科技公司工作人员,会将婴孩连同孕妇亲笔所写的“弃养孩子保证书”转交买家,同步收款完成交易。

该科技公司工作人员曾透露,这几年买养的需求很高,孩子相当抢手,客户主要来自山东省内,每年至少有2、30人咨询,包括年轻的90后。大多数买家对婴儿的性别没有特别偏好,只要孩子健康即可。

工作人员称,她的主营业务其实是代孕中介,“送养”只是顺带,“因为这个违法,不好做”。她透露,自己有大批代孕“优质资源”,均为来自山东省省内的女学生,本科以上学历不少,可以根据要求匹配,“包成功,零风险,保证满意”,买家只需付95万,当中已包含女学生的代孕“辛苦费”;从取精、移植到检产等,均在全国连锁医院进行。

目前,潍坊市公安局奎文分局刑警大队已组成工作专班,对该案立案侦查。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