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G7领袖在视像会议上敦促美方延长撤离期限,但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8月24日宣布将不会延长撤离期限,意味行动进入倒数最后一周的阶段。塔利班领袖亦形容8月31日将会是外国军队离开撤出阿富汗的死线,此后不会容许任何阿富汗公民离国。在这大限之前,西方能“救出”多少阿富汗人,当中又有多少真正能获得欧美国家收容或庇护?

目前,喀布尔仍有约6,000名留守当地的美军正协助美国公民、获予特别移民签证(Special Immigrant Visas,SIV)的阿富汗人撤离喀布尔。德国、法国、意大利及英国等亦正进行小规模的撤离行动。

部分阿富汗民众撤离后,飞抵西班牙一个机场。(AP)

距离8月31日的美军撤离期限还有刚好一周,但进度极之缓慢,目前仍有数以千计的阿富汗民众围在喀布尔机场等候,希望离开。机场外又不时爆发零星冲突,有塔利班分子向天开枪。阿富汗独立人权委员会主席Shaharzard Akbar形容,情况是“失败之中的失败”。

截至周二傍晚,美军已一共撤走超过70,700人,但除了美国公民将转飞美国本土,其他的阿富汗人都被送到第三国暂避。现时喀布尔的撤离行动正日以继夜地进行。

然而,美国官员一直拒绝透露具体需要撤离的人数。《纽约时报》引述官员报道,相信还有数以千计的美国公民仍然身处阿富汗,而无法安全到达喀布尔机场;而过去20年为美国政府工作、拥有特别签证资格的阿富汗人多达数以万计。

美军驻德国空军基地,一名美军弹小结他,逗乐撤离阿富汗的孩子。(AP)

获撤离者能顺利抵美国?

美国政府给予为华府工作的阿富汗人提供“特别移民签证”(SIV)其实早在2009年已经设立,意味为这些阿富汗人及其家人提供赴美永居的渠道。在塔利班攻入喀布尔之前,已有数个航班接载阿富汗SIV申请人飞抵维珍尼亚州的李堡(Fort Lee),这些申请人已届审批的最后阶段。

国务院发言人于上月中曾透露,约二万份申请正处于不同的审批阶段。当中大多数情况下,申请人不会获准由阿富汗直接撤离至美国。现时,接载阿富汗人离开喀布尔的飞机一般都先飞往卡塔尔及科威特,申请人于当地等候漫长的资格审批程序,包括通过生物及背景查核等,才能获迁到美国或其他国家。这意味现时身处卡塔尔、科威特、德国等第三国的阿富汗人,需要在当地滞留多久仍是未知之数。

至于没有SIV资格但已撤离喀布尔的阿富汗人,例如为美国传媒及非政府组织工作的人、女权组织成员等,仍有资格申请美国的难民庇护。另外,英国内政部18日宣布将第一年将接收5,000名阿富汗难民,并在未来5年合共接收20,000万人。

事实上,阿富汗长年处于动荡,难民问题早已存在。而且,绝大多数的阿富汗都是徒步逃离家乡,邻近国家包括巴基斯坦、伊朗、印度早已有大量阿富汗难民聚居。以去年为例,巴基斯坦接收逾143万阿富汗难民,伊朗接收了78万,反观美国仅接收1,592人。在过去20年来,美国接收的阿富汗难民人数共计只约20余万。

欧美历年收容数目少

在2020-2021财政年度,美国只批准了495个阿富汗SIV申请人,相对目前约20,000份候批申请个案,这个获批数目可谓相当之少,何况另有70,000合资格阿富汗申请者及家属。

美国1980年制定难民法案,提供了合法渠道收容逃离战争、暴力、政治迫害的人。但过去40年来,美国收容全球难民的数字正明显下降,由1980年收容约20万人,至2019年只收容50,000人。

德国本来已为阿富汗难民主要收容国之一,但如今面临更大压力。(AP)

欧洲亦是阿富汗难民过去数十年来的热门目的地,单在2015至2016一年间,30万阿富汗难民到达欧洲,数目仅次叙利亚难民。不过,阿富汗难民在欧洲为数尚少,而且相当分散,其中以德国为最大收容国。在今年头一季,全欧盟只有7000名阿富汗获批永居或临时逗留资格。在接收阿富汗难民问题之上,欧洲显得并不积极。

8月31日之后,美军将会完全撤出阿富汗,把美国公民全部带走也意味撤离行动正式结束,但是西方国家目前只答应接收少量阿富汗难民。加拿大及英国表示各接受二万人,奥地利及瑞士亦已表明拒绝大量收容。近年来经已接收350万叙利亚难民的土耳其,亦强硬地表明不欲成为“欧洲的难民仓库”。

不能回家的阿富汗人

在喀布尔机场外渴望离开的阿富汗人,只是亟待援手的其中一小撮。联合国难民公署估计,2021年以来因战乱而逃离国家的阿富汗人已有多达50万,当中绝大多数为妇孺。同时,绝大多数阿富汗的落脚点不在西方,而且上述提到的巴基斯坦和伊朗。自1986年以来,估计接近500万阿富汗人逃到这两大邻国。

8月23日,印度德里大批阿富汗人集结在联合国难民公署办公室外示威,促请印度给予难民资格。(AP)

在印度同样亦有上万计的阿富汗难民,大部分居住于德里。逃离阿富汗的Khatera Hashmi本来为一名女警,去年10月在下班回家途中遭到塔利班分子枪击,更遭其中一名袭击者用刀挖掉双眼。当时怀孕五月个的她存活下来,抛下两名孩子给婆婆照顾,跟丈夫逃至印度。

在印度要取得正式难民资格也是痛苦而漫长的过程。Hashmi的丈夫既要照顾她,还要照顾初生女儿,难以出外工作,三餐都成问题。塔利班掌权后,Hashmi深信已永远不能回到家乡,与两名孩子分隔二地令她饱受煎熬。但她说:“如果我回到阿富汗,塔利班或者会斩掉我双脚。”

美国撤军阿富汗在望,似是这場最长战争的终结,然而对于无数阿富汗难民而言,这是痛苦和失望的开端。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