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首次被挤出顶级科学论文统领地位 中国登顶日本暴跌

2017年12月3日,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在乌镇举行,发布了世界互联网领域领先科技成果。图为展示的光量子计算机。 (视觉中国)
2017年12月3日,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在乌镇举行,发布了世界互联网领域领先科技成果。图为展示的光量子计算机。 (视觉中国)

日本文部科学省8月发布《日本科学技术指标2021》报告,中国将美国挤出顶级科学论文统领地位,日本排名跌到第10位。

据日本《朝日新闻》8月24日报道,始于贸易的中美对抗,逐渐开始向包括科技领域在内的其他领域渗透。对两国而言保持技术领先已成为维护力量对比、确保自身优势的根本性问题。中国展示世界首颗量子科学实验卫星:

2016年8月16日,中国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用长征二号运载火箭将世界首颗量子科学实验卫星发射升空。(新华社)
2016年8月16日,中国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用长征二号运载火箭将世界首颗量子科学实验卫星发射升空。(新华社)

2016年8月3日,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量子科学实验卫星与运载火箭适配器对接。(新华社)
2016年8月3日,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量子科学实验卫星与运载火箭适配器对接。(新华社)

2016年7月30日,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量子科学实验卫星进行太阳翼展开试验。(新华社)
2016年7月30日,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量子科学实验卫星进行太阳翼展开试验。(新华社)

2016年7月27日,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量子科学实验卫星在安装太阳翼。(新华社)
2016年7月27日,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量子科学实验卫星在安装太阳翼。(新华社)

2016年7月21日,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量子科学实验卫星在进行有效载荷光学性能测试。(新华社)
2016年7月21日,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量子科学实验卫星在进行有效载荷光学性能测试。(新华社)

2016年5月25日,在中国科学院上海微小卫星工程中心,量子科学实验卫星设计人员与工作人员合影留念。(新华社)
2016年5月25日,在中国科学院上海微小卫星工程中心,量子科学实验卫星设计人员与工作人员合影留念。(新华社)

2016年8月16日,中国发射世界首颗量子科学实验卫星取名“墨子”号。(新华社)
2016年8月16日,中国发射世界首颗量子科学实验卫星取名“墨子”号。(新华社)

2016年5月25日,在中国科学院上海微小卫星工程中心拍摄的量子科学实验卫星的星上单机。(新华社)
2016年5月25日,在中国科学院上海微小卫星工程中心拍摄的量子科学实验卫星的星上单机。(新华社)

2016年11月28日,在河北兴隆观测站,量子科学实验卫星过境合成照片。(新华社)
2016年11月28日,在河北兴隆观测站,量子科学实验卫星过境合成照片。(新华社)

2017年6月16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教授潘建伟在发布会上介绍量子科学实验卫星实验进展情况。(新华社)
2017年6月16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教授潘建伟在发布会上介绍量子科学实验卫星实验进展情况。(新华社)

2017年5月3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教授陆朝阳(中)检查光量子计算机的运行情况。(新华社)
2017年5月3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教授陆朝阳(中)检查光量子计算机的运行情况。(新华社)

日本文部科学省发布《日本科学技术指标2021》报告显示,中国在顶级科学论文的数量上首次超过美国,两年来中国发表了超过30.5万篇科学论文,而美国有28.1万篇。

最重要的是,如果说美国多年来一直保持着被引用次数最多的论文数量的领先地位,那么现在中国在这个指标上也超过了美国。例如,19.9%的顶级论文出自中国科学家,而美国人仅撰写了世界上最有价值和最受欢迎的作品的18.3%。嫦娥五号探测器首次月球展示五星红旗:

2020年12月3日,在完成采样任务上升起飞前,嫦娥五号着陆器携带的一面“织物版”五星红旗在月面成功展开,这是中国在月球表面首次实现国旗的“独立展示”。(中国航天报)
2020年12月3日,在完成采样任务上升起飞前,嫦娥五号着陆器携带的一面“织物版”五星红旗在月面成功展开,这是中国在月球表面首次实现国旗的“独立展示”。(中国航天报)

2020年12月3日,在北京航天飞行控制中心拍摄的嫦娥五号上升器点火瞬间。(新华社)
2020年12月3日,在北京航天飞行控制中心拍摄的嫦娥五号上升器点火瞬间。(新华社)

2020年12月3日,在北京航天飞行控制中心拍摄的嫦娥五号上升器飞行过程。(新华社)
2020年12月3日,在北京航天飞行控制中心拍摄的嫦娥五号上升器飞行过程。(新华社)

2020年12月2日, 嫦娥五号探测器的着陆器和上升器组合体着陆后全景相机环拍成像。(新华社)
2020年12月2日, 嫦娥五号探测器的着陆器和上升器组合体着陆后全景相机环拍成像。(新华社)

2020年12月2日,经过约19小时月面工作,嫦娥五号探测器顺利完成月球表面自动采样,并已按预定形式将样品封装保存在上升器携带的贮存装置中。(新华社)
2020年12月2日,经过约19小时月面工作,嫦娥五号探测器顺利完成月球表面自动采样,并已按预定形式将样品封装保存在上升器携带的贮存装置中。(新华社)

2020年12月1日,在北京航天飞行控制中心,中国航天科技人员在监测嫦娥五号探测器着陆过程。(新华社)
2020年12月1日,在北京航天飞行控制中心,中国航天科技人员在监测嫦娥五号探测器着陆过程。(新华社)

嫦娥五号探测器此次着陆区域不同,中国方面称,该地点过去还没有人类探测器去过。如果能将这块区域的样品带回实验室进行分析,能够帮助人类更好认识月球形成过程。(新华社)
嫦娥五号探测器此次着陆区域不同,中国方面称,该地点过去还没有人类探测器去过。如果能将这块区域的样品带回实验室进行分析,能够帮助人类更好认识月球形成过程。(新华社)

2020年12月1日,这是在北京航天飞行控制中心拍摄的着陆后的嫦娥五号探测器。(新华社)
2020年12月1日,这是在北京航天飞行控制中心拍摄的着陆后的嫦娥五号探测器。(新华社)

2020年12月1日,这是嫦娥五号探测器动力下降过程相机拍摄的图像。(新华社)
2020年12月1日,这是嫦娥五号探测器动力下降过程相机拍摄的图像。(新华社)

2020年12月1日,这是在北京航天飞行控制中心拍摄的嫦娥五号探测器着陆过程。(新华社)
2020年12月1日,这是在北京航天飞行控制中心拍摄的嫦娥五号探测器着陆过程。(新华社)

2020年12月1日,这是在北京航天飞行控制中心拍摄的嫦娥五号探测器着陆瞬间。(新华社)
2020年12月1日,这是在北京航天飞行控制中心拍摄的嫦娥五号探测器着陆瞬间。(新华社)

2020年12月1日,这是嫦娥五号探测器软着陆后相机拍摄的图像。(新华社)
2020年12月1日,这是嫦娥五号探测器软着陆后相机拍摄的图像。(新华社)

2020年12月1日,这是嫦娥五号探测器相机拍摄的月球表面图像。(新华社)
2020年12月1日,这是嫦娥五号探测器相机拍摄的月球表面图像。(新华社)

《朝日新闻》同时抱怨说,日本在排名中干脆跌到了第10位,甚至被印度超过。日本人已经开始减少花在研究上的时间,受此影响,日本国内博士生数量大幅下降,这导致日本在七国集团(G7)国家的科技排名中跌至最低。2017年至2019年期间,日本发表了3,787篇顶级科学论文,仅占中国同类论文数量的10%

《朝日新闻》指出,中国在90年代后期的顶级科学论文数量排名还仅居第10位,但后来中国开始大规模向科学投资。现在中国在科学上投入超过3万亿元人民币,有211万科学家在中国工作,中国在科技方面的投入是日本的三倍。中国第一辆“祝融号”火星车:

2020年7月23日,中国首次火星探测任务“天问一号”探测器,在海南文昌航天发射场升空。(新华社)
2020年7月23日,中国首次火星探测任务“天问一号”探测器,在海南文昌航天发射场升空。(新华社)

此次“天问一号”探测器搭乘长征五号遥四运载火箭发射升空。(新华社)
此次“天问一号”探测器搭乘长征五号遥四运载火箭发射升空。(新华社)

中国官方称,这是长征五号系列运载火箭的第五次发射任务,也是首次执行应用性发射任务。 (人民视觉)
中国官方称,这是长征五号系列运载火箭的第五次发射任务,也是首次执行应用性发射任务。 (人民视觉)

在这之前,中国火星探测工程2020年7月22日正式对外发布“中国首次火星探测任务天问一号1:1着陆平台和火星车”。(中国央视新闻视频截图)
在这之前,中国火星探测工程2020年7月22日正式对外发布“中国首次火星探测任务天问一号1:1着陆平台和火星车”。(中国央视新闻视频截图)

中国火星车外表像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的“精神与机遇”火星漫游车,重约240公斤,用折叠式太阳能电池板供电。(中国央视新闻视频截图)
中国火星车外表像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的“精神与机遇”火星漫游车,重约240公斤,用折叠式太阳能电池板供电。(中国央视新闻视频截图)

中国火星车高大的桅杆上装有照相机,可以拍照并辅助导航,另外还配备了五台地质探测仪器。(中国央视新闻视频截图)
中国火星车高大的桅杆上装有照相机,可以拍照并辅助导航,另外还配备了五台地质探测仪器。(中国央视新闻视频截图)

此外,中国火星车还配有探测雷达、磁场探测仪和气象测量仪,可以对火星进行全方位的探测。(中国央视新闻视频截图)
此外,中国火星车还配有探测雷达、磁场探测仪和气象测量仪,可以对火星进行全方位的探测。(中国央视新闻视频截图)

中国专家介绍,中国火星车上装有4个“大翅膀”,是太阳能电池板。(中国央视新闻视频截图)
中国专家介绍,中国火星车上装有4个“大翅膀”,是太阳能电池板。(中国央视新闻视频截图)

中国火星车顶端的方形设备就像机械人的脑袋,上面有实施前行实时探测的全景相机,及识别矿物质成分的多光谱相机。(中国央视新闻视频截图)
中国火星车顶端的方形设备就像机械人的脑袋,上面有实施前行实时探测的全景相机,及识别矿物质成分的多光谱相机。(中国央视新闻视频截图)

推荐阅读: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