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线在阿富汗华商|变天后塔利班“关切”频频

阿富汗变天以前,绝大多数的在阿富汗华人都已经陆续撤离,但在阿富汗经商20年的余明辉再三考虑后,决定留在首都喀布尔的中国城。除了甫一变天后的动荡及现在机场周边的乱局,目前喀布尔巿内居民生活大体如常。余明辉对向多维新闻表示,眼下的塔利班,为尽快恢复社会和经济秩序,对中国城一众华人“照顾有加”。

8月19日,中国商人余明辉在微博上写道:“且不论外面是‘biu biu’的枪声,还是轰隆隆的飞机声,管他是美,还是英,我们依旧‘吃喝玩乐’,工作生活两不误”。连日来国内亲友媒体多有担忧,他向大家报平安:“我们都很好!”

2002年,余明辉作为塔利班倒台后首批来到阿富汗的华商,在这里从事经贸业务已有20年之久。期间,他和商业伙伴共同投资建立了明海钢铁厂、首度将阿富汗当地的青金石矿引入国内,并见证了喀布尔中国城的成立。

8月18日上午,余明辉外出购物,喀布尔市内一片安静:“没有枪声,只有楼下不断来买馕的人走来走去。”(微信公众号:阿富汗工贸)
8月18日上午,余明辉外出购物,喀布尔市内一片安静:“没有枪声,只有楼下不断来买馕的人走来走去。”(微信公众号:阿富汗工贸)

守卫中国城去年1月以后,大使馆就出于对同胞的关心,多次劝大家回家,但余明辉再三评估,最终决定留下。

而塔利班进城掌权,正逢他与当地合作的业务进入关键期,余明辉向记者透露,他与当地许多合作方“有不可中止的合约”。而且,更不希望给合作方留下不好的印象,让对方觉得“中国人能力低、执行合同的效率低,有个风吹草动就撤离”。

风险无法彻底避免,但是为了尽可能确保安全,余明辉早早开始准备。“中国城前面有一个广场,15天之前我们就开始起围栏、花坛”,“外面的人没法进来的”。中国城内中国人办公、居住的独立区域,也变成了全封闭式管理,以防护网围住,“还有两个退役的特种兵,日夜和我们在一起”。

中国城内员工在楼内加装防护网。(微信公众号:阿富汗工贸)
中国城内员工在楼内加装防护网。(微信公众号:阿富汗工贸)

来自塔利班的“关切”

塔利班夺权已经过去一个多星期,余明辉称,民众生活已经大体恢复正常,街上70%的商铺都重新开门营业,但也少数部门没有恢复运转。

前些天,余明辉和同事有些手续要办,办公室的阿富汗人去了警察局,但警察局没有人,只好找到塔利班的办公室,职员向上汇报,辖区的塔利班指挥官告诉中国城人员:“有什么问题尽管说”。

类似的消息,过去这些天塔利班反复通过阿富汗人向余明辉和同事传达:“有什么困难,尽管跟我们说”、“我们绝不像以前的警察局安全局一样收你们钱,我们甚至带上馕饼(当地一种传统面饼)来保护你们。”

此次政权更替,喀布尔的塔利班虽并未与政府军发生激烈冲突,但民众普遍担忧趁火打劫的情况——“阿富汗发生过这种情况。”近几天,新闻中更报道有盗贼假扮塔利班行窃的事件。

图为8月19日,塔利班武装分子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巡逻。(AP)
图为8月19日,塔利班武装分子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巡逻。(AP)

余明辉称,“中国城在阿富汗就只有(我们)这一家(留守),他们也希望我们起到一个标志作用,带动一下整个社会恢复”。“不管他怎么执政,他都需要商业(运转)”。“中国人是建设者”

与中国之间的贸易往来,对于阿富汗而言或许格外重要。阿富汗矿产资源丰富,但因为长年战乱、基础设施和设备等均落后,阿富汗一直以来未能充分开采和利用这些矿产资源。 余明辉初到阿富汗时,从河北钢铁集团请来了工程师,注册开设“明海钢厂”,开始做起了阿富汗战后重建的事情。不仅把青金石及一些矿产大规模引入中国市场、帮助采矿工人销售,近年更引进了电缆、塑料包装、油漆、日化、服装鞋子等六家工厂。

余明辉形容,这些成绩在当地为华商赢得了很好的口碑,媒体亦开始报道,称“中国人是建设者,美国人是侵略者”。

此前,中国城人员于总统办公室的一次工作会议。(微信公众号:阿富汗工贸)
此前,中国城人员于总统办公室的一次工作会议。(微信公众号:阿富汗工贸)

余明辉表示:“不管是塔利班还是(旧政府)总统,不管谁当家,中国支持他们的经济发展,所以都想跟中国人合作。”

不过,眼下留在阿富汗的中国人寥寥无几。尽管塔利班竭力促进当地社会秩序的恢复,但撤离的海外投资者什么时候能回来则说不准。余明辉也认为:“(回来的)困难很大,不能说一个都回不来吧,外交系统现在还没有恢复,商务签证、旅游签证都办不了,所有东西都没恢复。”推荐阅读: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