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习文化于两岸三地向来盛行,不少望子成龙的家长亦乐此不疲。以往,补习行业方兴未艾,部分顶尖业者收纳镁光灯,犹如声名鹊起的明星。然而,中国大陆率先作出改变,教育“双减”下行业更被认为受到重创。隔岸的台湾又是怎样一番光景?多维新闻整理报道,采访了知名业者,就中港台补习现况作探讨。台湾业者阿东认为,“课业造成学生压力”这句话可能在当地有点难适用,应改成“学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压力。

据台湾教育部最新公布的数据,当地国中生(同初中)每10人就有6人补习,高中生平均每3人就有1人补习,补习费支出也增高。阿东已在补习这一行约16年至17年,大概从大学时代开始,他以任教国中自然科和高中生物、化学为主,几年前在大型连锁补习班上课,近几年就多和地方补习班合作,主要会在台北内湖地区,大概寒暑假则会到金门,故生涯中明星学区及离岛皆到过。

漏夜排队报班盛况不再 补教业像转型成服务业?

就台北国中生情况而言,他认为很多学生其实都是“为补习而补习”,约有30%至40%都是为了课业精进,剩下的大概就是放学没处去,所以家长希望他们能去补习班先待着。然而情况到了高中就有所不同,大概会有40%至60%的学生是因为学校教得太快,在课堂上无法吸收而来补习,剩下的大概就是受同侪效应影响。不过离岛又是另一番景象,当地比较没有补习风气,只有到准备高中会考,以及大学学测前才需要到补习班所营造的环境去学习念书。

台湾补习班被指多过便利店。(中时电子报)

谈起行业现状,阿东表示,现在的补习班已经不像十几、二十几年前需要去排队报名,行业其实有点像是转型成服务业,基本上招生压力会落在授课老师上,所谓的名师不是指有多会教,而是可以吸引多少学生的视线,而这一点也就会大大压缩老师的薪水。

与香港类似,台湾在与补习班签约时,不管以人头数抽成还是一堂课多少钟点来计算,其实都可能会因为该年度学生的多寡而有所浮动。阿东称,有良心的业者会按照合约走,但若再有利益考量的业者,就会搬出人情压力,请老师们要共体时艰,倘不愿,其实后面钟点比较低的老师也是很多,所以就有点像走向削价进争了。

港台制度不同 “猜题”准确度反渐受冷落

中国大陆提倡要“减轻学生功课、校外培训负担”,学科类培训机构严禁资本化。对于学生压力,阿东认为“课业造成学生压力”这句话可能在台湾有点难适用,应改成“学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压力,就中学生而言,改成“108课纲”后学习的东西确实变少很多,但需要去应付的课外事情却多了,可能需要兼顾学校社团、有没有第二专长或是整个社会风气的影响。

相关图辑:中国大陆教培行情曾非常火爆,惟“双减”下前景成疑(点图放大观看)

他认为,以前“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情况已经没有了,现在比较多的是“我为何要读书?读书真的对我有帮助吗?”,而这不是一个家庭所投入的补习资源问题,这是整个教育制度的体制上的问题,因此对于有指补习班使得阶层分化,他倒是认为选择送孩子去补习班的家庭会去做“比较”这件事情才比较奇怪。

此外,阿东也认为猜题的准确度会渐渐的没人重视,原因在于,台湾随著新课纲上路,考试制度跟著改变,就现阶段提倡的是结合跨科目知识、并非死记更生活化的“素养题”。

他解释,这好比自然科学不再是问1+1等于多少,而是给出表格、图形资料后请学生找线索,甚至还需要跨科目的概念统整。因此,以前可能有标榜物理之神、化学才子的老师,但现在却是需要自然科的通才老师,所以就这一点而言,“猜题”是不可能的事了。

台湾提倡的是结合跨科目知识、并非死记更生活化的“素养题”。(联合报)

转型面临难题 部分老师或因不适应而放弃

补习业的转型是港台共同面对的课题,对此阿东指出,其实转型从10年前就渐渐开始,受少子化影响,现已很难出现动则破百人的班级,而是渐渐变成小班制教学,授课老师搭配后端的辅导机制,其实也是算是对症下药。他也肯定老师能跳脱补习班的规范而更加有弹性一说,认为虽然会少了一些补习班的资源与氛围,但一切还是得依照学生的想法为主,“其实更加有能力的家长比的不是补习班,而是私人家教”。

最后,谈到科技的影响,他肯定补习班的生态会改变,只是有些老师其实还是不太能习惯像视讯这样的教学方式,甚至因不适应而放弃,而他认为视讯上课不太适合人数超过10人的班级。他也提到他们曾尝试录影教学,但其实效果很差,少了一点人与人之间的接触,“就算要碎念(或是骂学生)都少了一点味道”。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