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视为习近平嫡系的“之江新军”的周江勇(左)与马晓晖,近日相继因“政商关系复杂”被举报、自首,“违法违纪”被立案调查。(微博@尚昌杰)

大陆官场近来的一些变化引发台湾舆论注意。被视为习近平嫡系的“之江新军”(即“浙江帮”)的中共杭州市委书记周江勇、浙江人大常委会副书记马晓晖近日相继因“政商关系复杂”被举报、自首“违法违纪”被立案调查;此外,李克强指派国务院调查组进驻调查“7.20郑州特大洪水”有无人为疏失,河南省委书记楼阳生、郑州市委书记徐立毅等“之江新军”会否受影响也备受关注。

台湾媒体(尤其是三立新闻、自由时报、民视等亲绿媒体)多半将之视为中共内部其他派系对“习近平人马”发起的“夺权斗争”,伴随的则是“习近平权力不稳”、“习近平内外交迫”等老调评论,还有等着“看好戏”的心态。

姑且不论台湾媒体的“心态”是否健康,说穿了,无论这一批原先被看好的“之江新军”是否仕途受阻,丝毫不会影响北京及大陆人民集体追求国富民强、两岸统一的决心。

不过,“之江新军”的落马、被调查,确实值得台湾人民关切。关切什么?即就算被视为“天子门生”的“之江新军”,但凡有政商关系复杂、施政僵化以致于与贪腐沾边、人民生命财产受害,“天子门生”的外标签不但无法提供帮助,反而成为众夫所指,尤其是浙江官场的周江勇、马晓晖,据闻是被“吹哨人”举报被查处,若查证属实,今后“仕途”恐怕再也“无亮”。

李克强于8月18日现身河南考察,到郑州地铁5号线,并进入地铁隧道实地考察。(微博@河南乡村频道)

简言之,“之江新军”的招牌何其沉重,若真能一路本着“为人民服务”初心,以其被赋予的权力及能“直达天听”的管道,自然事半功倍,工作绩效更加突出,达到“水帮鱼、鱼帮水”效果,反之,则其“恶行”也会被加倍放大检视。但若真的因此从此身陷囹圄,也只能怪自己无法善守初心,咎由自取,怨不得其他人。

从周江勇、马晓晖等人“被抛弃时,连再见都不会说”的遭遇,看到中共官场的“现实”,再看看蔡英文政府那些频将“我负责”挂在嘴边的政府官员,却一点责任都不必负,反而以此斥责异议者,不禁怀疑,台湾官员是“公仆”还是“大老爷”。

首先要提的是台湾农委会主委陈吉仲,台湾海巡署8月21日查获一批共154只品种猫,当天即被“人道销毁”,一命不留。引发台湾动保人士及多数民意不满,蔡英文先在“脸书”(facebook)表示痛心,允诺修法后,陈吉仲之后在媒体面前一手承担,霸气的一句“我做的决定,我负责”,另外补充因为该批走私猫“来自大陆”属狂犬病疫区,不得不做此决定云云。

陈吉仲的“我负责”话声刚落,网络上就出现许多“狂犬病潜伏期极长”、“检疫费用由全民负担,我不想出”、“公务员本来就要依法行政”等护航言论,总之,陈吉仲的“我负责”,实际上就是“没人须负责”。

共154只品种猫被“人道销毁”,一命不留。引发台湾动保人士及多数民意不满,陈吉仲之后在媒体面前一手承担,霸气的一句“我做的决定,我负责”,另外补充因为该批走私猫“来自大陆”属狂犬病疫区,不得不做此决定云云。(中央社)

然而,台湾官场的“我负责”流行句,带起风潮的是台湾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指挥官陈时中,早在今年5月中旬台湾爆发新冠肺炎(Covid-19)小区传播,各界批判“疫情破口”是因为放宽航空机师检疫定,从“5+9”(5天隔离+9天自主健康管理)变“3+11”导致,陈时中在“吹哨者”一一搬出证据,无可隐瞒下说出一句“我愿意负责”,随着时光流转,陈时中的“我负责”只留存在唇齿之间,对于时不时就会被民代、名嘴及媒体追问“负责进度”,不但没有提出任何该检讨人员名单、可改善作业流程,甚至还直接说“3+11不是防疫破口”,球员兼裁判的给了自己“没有责可负”的判决。

中广董事长赵少康8月12日晚间在脸书(facebook)发文,抨击台卫福部长陈时中就是“3+11”(放宽航空公司机组员健康管理)破口的罪魁祸首。 (facebook @ 赵少康)

甚至,陈时中的“我负责”也延伸到防疫的方方面面,包括媒体举韩国政府派员赴美向莫德纳(Moderna)药厂“催疫苗”有成为例,加上鸿海集团创办人郭台铭日前亲赴欧洲“催疫苗”也传出获正面响应,质疑陈时中“护航”台产高端新冠疫苗,一样霸气以一句“(质疑)没有意义”就不再回应质疑。

说到底,陈吉仲、陈时中身为政务官,“我负责”的方式应是离开现职,以显现对于政策错误或执行不力的承担,成为事务官员“依法行政”的最大支持力量。不过,如今看来,陈吉仲、陈时中的“我负责”,却更像是卸责之词及网络侧护航言论的“启动钮”,非基于全民利益的“公仆”地位出发,更多是帮蔡英文挡住直射火力的“家奴”,“我负责”的同义词是“炮火尽管朝我来”。

相比于大陆“之江新军”的如履薄冰,处事但有不慎,“天子门生”的风光立马变成“来不及说再见”的昨日黄花,蔡英文政府的官员只要能够“巩固中央”、“保皇权”,纵然有再多质疑及唾面自干,只要自己的脸皮够厚,被蔡英文认为“勤王有功”,坐位的一天一定确保“尔俸尔禄”无虞。

面对陈吉仲、陈时中等人将“公仆”逐渐“家臣化”,难道台湾人只能说“幸好,我们有投票换掉不好政府的权力”?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