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议员点名中共侵犯新疆人权 提案拒进口强迫劳动产品获批

 1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据澳媒报道,澳大利亚参议院8月23日通过一项提案,禁止进口“任何强迫劳动生产的产品”。该提案由独立参议员帕特里克(Rex Patrick)提出,他指出奴隶劳动令人憎恶,并直接点名中共是这种行为的主要发起者之一,对维吾尔族进行大规模剥削和压迫。

《澳大利亚人报》8月23日报道称,澳执政党议员反对该提案,称其需要“推迟”,直到政府进行进一步分析。但帕特里克坚持认为现在必须采取行动,他表示,通过逐步的立法和行政行动等待2年至3年是”不可接受的”。

帕特里克说:“这一行动不能再拖延了……我们需要向北京方面和众多乐于对中国大规模强迫劳动剥削视而不见的国际品牌发出非常明确的政治信号。”新疆是否发生“强迫劳动”?教培中心内究竟发生了什么?(请点击大图浏览):

路透社称,一些培训中心里的维吾尔族民众同意在官员的陪同下和记者简短说话。(Reuters)
路透社称,一些培训中心里的维吾尔族民众同意在官员的陪同下和记者简短说话。(Reuters)

所有被采访的人都表示他们是自愿前来,此前都被极端思想影响了。(Reuters)
所有被采访的人都表示他们是自愿前来,此前都被极端思想影响了。(Reuters)

一些维吾尔族民众称,“他们可以与家人通电话,但手机不被允许单独使用。可以食用清真食品。” (Reuters)
一些维吾尔族民众称,“他们可以与家人通电话,但手机不被允许单独使用。可以食用清真食品。” (Reuters)

路透社记者拍摄新疆喀什一所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课堂画面。(Reuters)
路透社记者拍摄新疆喀什一所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课堂画面。(Reuters)

位于新疆喀什市的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内设有服装加工厂。(Reuters)
位于新疆喀什市的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内设有服装加工厂。(Reuters)

新疆喀什市政府邀请英国路透社等西方媒体记者前往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参观拍摄。(Reuters)
新疆喀什市政府邀请英国路透社等西方媒体记者前往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参观拍摄。(Reuters)

位于新疆喀什市的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内设有绘画室。(Reuters)
位于新疆喀什市的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内设有绘画室。(Reuters)

在新疆喀什市的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内,维吾尔族民众可以进行简单体育活动。(Reuters)
在新疆喀什市的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内,维吾尔族民众可以进行简单体育活动。(Reuters)

在允许记者看到的课堂上,维吾尔族民众载歌载舞,有些用英文唱着“如果感到幸福你就拍拍手”。(Reuters)
在允许记者看到的课堂上,维吾尔族民众载歌载舞,有些用英文唱着“如果感到幸福你就拍拍手”。(Reuters)

参观的培训中心位于维吾尔族人口稠密的喀什、和田以及墨玉,上述地方经常发生暴力事件。(Reuters)
参观的培训中心位于维吾尔族人口稠密的喀什、和田以及墨玉,上述地方经常发生暴力事件。(Reuters)

2019年1月4日,中国首次允许西方记者进入新疆喀什市的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拍摄。(Reuters)
2019年1月4日,中国首次允许西方记者进入新疆喀什市的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拍摄。(Reuters)

路透社称,中国政府官员带领外国记者对三个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进行了参观。(Reuters)
路透社称,中国政府官员带领外国记者对三个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进行了参观。(Reuters)

中国政府将这些地方称为“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美欧国家则称为“再教育营”。(Reuters)
中国政府将这些地方称为“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美欧国家则称为“再教育营”。(Reuters)

在记者被允许参观的一堂课上,一位维吾尔族民众学习汉语,书写汉字。(Reuters)
在记者被允许参观的一堂课上,一位维吾尔族民众学习汉语,书写汉字。(Reuters)

“我们现在就需要发出这个信号——在明年2月北京冬奥会之前——届时中国共产党打算沉浸在一场大规模的国际宣传活动中。”

据报道,在参议院通过后,该提案将在近期提交众议院审议,以决定是否将正式生效并作为澳大利亚《海关法》的修正案执行。

英国《卫报》称,尽管在法案的文字中没有具体提到中国,但是该法案的最初提出和辩论过程中,都明确提到“中国新疆侵犯人权”是该提案的触发因素。澳大利亚教育行业因北京禁令面临崩溃,大批中国学生离开(请点击查看大图):

2020年8月11日,澳大利亚悉尼大学校园内悬挂着“欢迎中国同学,拒绝种族歧视”的海报。(人民视觉)
2020年8月11日,澳大利亚悉尼大学校园内悬挂着“欢迎中国同学,拒绝种族歧视”的海报。(人民视觉)

中国留学生Shiyu Bao(左二)和同学们一起野餐,Shiyu Bao在悉尼大学攻读公共关系硕士学位。(人民视觉)
中国留学生Shiyu Bao(左二)和同学们一起野餐,Shiyu Bao在悉尼大学攻读公共关系硕士学位。(人民视觉)

中国留学生Shiyu Bao(右一)和来自中国的同学走在悉尼歌剧院旁的滨海大道上。(人民视觉)
中国留学生Shiyu Bao(右一)和来自中国的同学走在悉尼歌剧院旁的滨海大道上。(人民视觉)

在面对面毕业典礼因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取消后,Shiyu Bao和同样来自中国的同学Katerina Ma穿着学位服在悉尼大学校园里拍照。(人民视觉)
在面对面毕业典礼因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取消后,Shiyu Bao和同样来自中国的同学Katerina Ma穿着学位服在悉尼大学校园里拍照。(人民视觉)

中国留学生Shiyu Bao(左三)和同学在唐人街一家餐馆聚餐,庆祝完成硕士学位课程。(人民视觉)
中国留学生Shiyu Bao(左三)和同学在唐人街一家餐馆聚餐,庆祝完成硕士学位课程。(人民视觉)

Shiyu Bao说:“我修改了简历,申请了几份工作,但到目前为止都没有成功。” 图为Shiyu Bao和中国留学生穿着学位服在悉尼大学校园里拍照。(人民视觉)
Shiyu Bao说:“我修改了简历,申请了几份工作,但到目前为止都没有成功。” 图为Shiyu Bao和中国留学生穿着学位服在悉尼大学校园里拍照。(人民视觉)

2020年8月11日,在悉尼大学攻读商业硕士学位的中国留学生Sunny Gu和女友Maggie Zhang在校园留影。(人民视觉)
2020年8月11日,在悉尼大学攻读商业硕士学位的中国留学生Sunny Gu和女友Maggie Zhang在校园留影。(人民视觉)

在悉尼大学攻读商业硕士学位的中国留学生Sunny Gu和女友Maggie Zhang走过市中心。(人民视觉)
在悉尼大学攻读商业硕士学位的中国留学生Sunny Gu和女友Maggie Zhang走过市中心。(人民视觉)

中国留学生Maggie Zhang和男友Sunny Gu购买食材,准备做中餐。(人民视觉)
中国留学生Maggie Zhang和男友Sunny Gu购买食材,准备做中餐。(人民视觉)

由于中国政府已经发出赴澳大利亚留学预警,澳大利亚内政部2020年9月公布的一项数据显示,来自中国的留学申请同比下降20%。(人民视觉)
由于中国政府已经发出赴澳大利亚留学预警,澳大利亚内政部2020年9月公布的一项数据显示,来自中国的留学申请同比下降20%。(人民视觉)

在悉尼大学攻读商业硕士学位的中国留学生Sunny Gu(左)和室友Nick Zhang聊天,他们计划返回中国。 (人民视觉)
在悉尼大学攻读商业硕士学位的中国留学生Sunny Gu(左)和室友Nick Zhang聊天,他们计划返回中国。 (人民视觉)

在悉尼大学攻读商业硕士学位的中国留学生Sunny Gu和女友Maggie Zhang收拾行李,准备返回中国。(人民视觉)
在悉尼大学攻读商业硕士学位的中国留学生Sunny Gu和女友Maggie Zhang收拾行李,准备返回中国。(人民视觉)

中国留学生Sunny Gu和女友Maggie Zhang准备返回中国时拿出个人防护用品和药品。(人民视觉)
中国留学生Sunny Gu和女友Maggie Zhang准备返回中国时拿出个人防护用品和药品。(人民视觉)

中国留学生Sunny Gu(左)和女友Maggie Zhang(右)与室友Siyan Zhu交流。Siyan Zhu也来自中国,正在打包行李准备返回中国。(人民视觉)
中国留学生Sunny Gu(左)和女友Maggie Zhang(右)与室友Siyan Zhu交流。Siyan Zhu也来自中国,正在打包行李准备返回中国。(人民视觉)

中国留学生Sunny Gu和女友Maggie Zhang购买准备带回中国的东西。(人民视觉)
中国留学生Sunny Gu和女友Maggie Zhang购买准备带回中国的东西。(人民视觉)

中国留学生Sunny Gu和女友Maggie Zhang在悉尼机场准备登机返回中国。(人民视觉)
中国留学生Sunny Gu和女友Maggie Zhang在悉尼机场准备登机返回中国。(人民视觉)

中国留学生Sunny Gu在悉尼机场排队时接受体温检测。(人民视觉)
中国留学生Sunny Gu在悉尼机场排队时接受体温检测。(人民视觉)

中国留学生Sunny Gu和女友Maggie Zhang在悉尼机场与朋友告别。(人民视觉)
中国留学生Sunny Gu和女友Maggie Zhang在悉尼机场与朋友告别。(人民视觉)

中国留学生数量在澳大利亚占据重要位置,澳大利亚教育行业领导者称,2020年有多少国际学生离开澳大利亚的数据尚不清楚,但有关离境的证据和新入学人数的数据描绘了一幅令人担忧的图景。(人民视觉)
中国留学生数量在澳大利亚占据重要位置,澳大利亚教育行业领导者称,2020年有多少国际学生离开澳大利亚的数据尚不清楚,但有关离境的证据和新入学人数的数据描绘了一幅令人担忧的图景。(人民视觉)

执政的国家党和自由党联盟中多数议员不支持这一提案,但其内部依然有人表达了支持声音。自由党参议员阿贝茨(Eric Abetz)呼吁对该提案进行更详细的审查,称澳大利亚政府和小企业可能难以完全了解产品的最初来源。反对党工党和绿党议员则投票赞成该提案。

报道称,如果该法案在众议院获得通过,来自任何国家的被发现是通过强迫劳动生产的商品都将受到与进口其他违禁物品相同的处罚。而根据帕特里克的说法,全球品牌苹果(Apple)、亚马逊(Amazon)和H&M“一直受益于中国的强迫劳动”。

值得一提的是,帕特里克的个人政治网站显示,他从2020年开始提议禁止进口在新疆地区制造的商品,考虑到多个党派议员建议提案不要指定特定地区,帕特里克改变了策略。推荐阅读: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