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异议艺术家迁居台湾 称怕遭港版国安法“秋后算账”

 1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港区国安法”落地实施超过一年,香港社会已逐渐趋于平静,但仍有不少香港人认为自由受限或担心触法而选择移居他地。过去10年多次在六四周年、七一游行及反修例风波游行集会,创作讽刺时事的视觉及行为艺术的香港异议艺术家黄国才,便于今年7月底离开香港出走台湾。

去年“港区国安法”实施第一日的七一游行,黄国才穿上一身花恤衫、戴上帽子,以“血拼”为名,打扮成中国大陆的“豪客”,手持多个写上与国安法罪行相关汉字的百货公司购物袋,包括颠覆、分裂、勾结、外国势力等,表现港人或居住在香港的外国人,对实施国安法的不安。

香港艺术家黄国才担忧港版国安法可能对其造成影响,因而迁居台湾。(Facebook@黄国才)
香港艺术家黄国才担忧港版国安法可能对其造成影响,因而迁居台湾。(Facebook@黄国才)

2019年10月黄国才也曾应邀到维也纳出席TED Talk,讲述当时处于白热化阶段的香港反修例风波。

今年3月,港媒《文汇报》、《大公报》,一连几日发表文章批评黄国才及香港多个艺术团体,指责他们利用公帑制作“反政府、美化黑暴和港独的所谓艺术作品”,并指出他们有违反“港区国安法”之嫌。

8月3日,黄国才在社交网站PO出一段黑白影片,并附上中英文的帖文,向香港道别。黄国才在台湾接受“法新社”访问时表示:“我离开,是因为我在寻找百分之百的艺术表达自由,所以我来到台湾。”黄国才提到,在台湾可以继续主张他的理念、实践他的艺术,而他怀疑在香港是否还能这么做。

黄国才表示,他曾经被《文汇报》、《大公报》点名批评,过往香港人不会关注这些亲北京的媒体,但是国安法之下的新时代有所不同,他担心警方国安处会根据这些批评他的文章秋后算账。

黄国才说:“你会看到譬如国安处,它会跟着这个《大公报》、《文汇报》曾经报过出来的人,进行一种好像报复式的追杀那样的状态,即是不讲理由的…… 当局跟着一个报纸去做执法,你说那个报纸背后是哪些指示呢?很可能是港澳办,已经不是香港我们理解的机制,而是来自一个外部的力量了。”

黄国才形容,“港区国安法”实施之后的香港,是一个西方模范城市的悲剧,在短时间之内急速崩坏,他形容是一个“大撤退的时代”。

黄国才认为港版国安法落实是“西方模范城市的悲剧”。(Facebook@黄国才)
黄国才认为港版国安法落实是“西方模范城市的悲剧”。(Facebook@黄国才)

“很明显是看到一个城市的悲剧,在自由及人权方面,是一个大撤退的时代。这是一个西方模范城市的悲剧,看着它在很短的时间内急速崩坏,这件事值得所有西方国家以及城市紧慎、密切地留意以及观察。”

黄国才表示,他告别香港的一段黑白影片,是希望带出一种旧香港人优雅地离开的身影,他认为,大批香港人包括他离开香港,不是香港人的另一次移民潮,而是“走难”式的出走,影响一整代的香港人,他们是带着惶恐及诀别的心情出走。

黄国才提到,选择出走台湾是因为当地的人文风貌、多元的文化空间,他亦需要去一个地方,他的模样跟当地人一模一样,方便他融入社会也减少种族歧视所带来的各种不便,而台湾是吸引他的地方,他也可以为台湾朝向国际化做出贡献。

黄国才说:“至于自由民主就更加不用说,我想整个东南亚来讲,最有自由民主的就是台湾了,就是因为它有这个民主的制度,允许多党的存在,也有多党的轮替,而且更轮替了几次啊,不是一党专政可以专政了70年,好像日本那样,不是这样的民主。未来很多方面我都可以在这里有贡献,因为我的背景是比较偏向国际的经验,我都可以有所贡献,因为现在台湾就是朝向这种国际发展迈进。”推荐阅读: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