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北溪2号再施制裁大棒 拜登当局反复无常为哪般

 2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近日,在北溪2号问题上看似已经偃旗息鼓的拜登当局,突然对该项目再度祭出制裁大棒。在美国国务院就北溪2号问题向国会山提交报告中,将涉及该项目的俄罗斯两个实体列入制裁清单,还将两艘参与该项目的施工船列为冻结财产。

颇为耐人寻味的是,拜登(Joe Biden)当局发布“北溪2号”制裁令之时,恰逢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与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在克里姆林宫相谈甚欢的当口——两者之间似乎存在着某种难以言说的微妙关联。

2021年8月20日,莫斯科克里姆林宫,俄罗斯总统普京(右)与到访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左)举行双边会谈。(Getty Images)
2021年8月20日,莫斯科克里姆林宫,俄罗斯总统普京(右)与到访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左)举行双边会谈。(Getty Images)

2021年7月15日,华盛顿白宫,美国总统拜登(右)与到访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左)在结束双边会晤后,共同出席新闻发布会。(Getty Images)
2021年7月15日,华盛顿白宫,美国总统拜登(右)与到访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左)在结束双边会晤后,共同出席新闻发布会。(Getty Images)

俄罗斯总统普京曾多次访问柏林,与德国总理默克尔就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项目等棘手问题进行讨论。图为2018年8月18日,普京(左)与默克尔在在德国首都柏林举行新闻发布会。(新华社)
俄罗斯总统普京曾多次访问柏林,与德国总理默克尔就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项目等棘手问题进行讨论。图为2018年8月18日,普京(左)与默克尔在在德国首都柏林举行新闻发布会。(新华社)

图为2019年3月19日,建筑工人在北溪2号项目配套工程乌噶尔输气管道沿线进行铺设作业。该管线全长480公里,从北德波罗的海沿岸港口卢布明延伸至德捷边境(德国与捷克)。(Getty Images)
图为2019年3月19日,建筑工人在北溪2号项目配套工程乌噶尔输气管道沿线进行铺设作业。该管线全长480公里,从北德波罗的海沿岸港口卢布明延伸至德捷边境(德国与捷克)。(Getty Images)

尽管受到特朗普当局频繁的制裁威胁,北溪2号项目仍在有条不紊的推进。图为2020年7月8日,俄罗斯铺管船“ Akademik Tscherski”号在吕根岛的穆克兰港(德国北方港口)进行铺管作业。(Getty Images)
尽管受到特朗普当局频繁的制裁威胁,北溪2号项目仍在有条不紊的推进。图为2020年7月8日,俄罗斯铺管船“ Akademik Tscherski”号在吕根岛的穆克兰港(德国北方港口)进行铺管作业。(Getty Images)

2018年11月11日,一艘进行北溪2号项目施工作业的船只在波罗的海工作。(AP)
2018年11月11日,一艘进行北溪2号项目施工作业的船只在波罗的海工作。(AP)

北溪2号工程的首条输气管线。(VCG)
北溪2号工程的首条输气管线。(VCG)

2019年12月9日,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 右)、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 中)以及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在巴黎爱丽舍宫(法国总统府)举行的有关乌克兰问题的四方会议上寒暄致意。(Getty Images)
2019年12月9日,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 右)、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 中)以及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在巴黎爱丽舍宫(法国总统府)举行的有关乌克兰问题的四方会议上寒暄致意。(Getty Images)

2014年9月18日,乌克兰达萨瓦,一位乌克兰天然气集团的技术工人在检测某段由俄罗斯入境乌克兰输气管道的压力表。(Getty Images)
2014年9月18日,乌克兰达萨瓦,一位乌克兰天然气集团的技术工人在检测某段由俄罗斯入境乌克兰输气管道的压力表。(Getty Images)

如果只看美德俄三方于此前就北溪2号问题达成的“7.21和解协议”(7月21日达成)的话,拜登当局此番的“制裁怒火”颇有些令人费解。但如若细究和解协议达成前后,三方之间互动细节的话,华府此番看似意料之外的决策就变得有迹可循起来。

据悉,在和解协议达成之后,华府曾向柏林方面转达了“附加意愿”——即如果普京当局将北溪2号作为打压“盟邦”乌克兰的地缘筹码的话,希望德国能够领导整个欧盟进行强势坚决的回击。面对华府提出的要求,默克尔采取了某种不置可否的态度——仅表示出现类似状况时,德国会在国家层面采取反制措施,对华府的“联欧抗俄”要求则刻意略过。

更令拜登当局棘手的是,力挺北溪2号项目已经成为德国内部的跨党派共识。因此,即使是上述默克尔承诺的“国家层面的反制”,届时也将面临诸多国内政治障碍。

更有甚者,由于7月中默克尔访美期间,就北溪2号问题为华府划下红线——即无论北溪2号项目落成之后出现何种状况,都应通过俄欧(尤其是俄德)之间的双边协调加以解决,美国方面不得以任何理由直接介入相关纷争,并得到拜登的默许。华府已在事实上被排除出北溪2号问题的利益攸关方范畴,进而从法理上被剥夺了发言权。

北溪2号问题上这种“克宫大获全胜,白宫一败涂地”的态势,引发了美国朝野的震动。8月初,共和党参议院党团以威胁否决拜登当局的财政部高官提名为筹码,公开要求后者立即恢复对北溪2号项目的制裁,并尽一切可能力阻该项目的建成。

就连参议院对外关系委员会主席,资深民主党人梅嫩德斯(Bob Menendez)也公开批评拜登当局在北溪2号问题上的“软弱”,称“7.21和解协议”流于形式,并要求拜登当局“从现在起,尽全力阻击这一项目”。

2021年2月3日,刚刚就任美国总统的拜登在白宫召集包括梅嫩德斯(左二)在内的资深民主党参议员共同商讨总额1900亿美元的疫情救助法案。(Getty Images)
2021年2月3日,刚刚就任美国总统的拜登在白宫召集包括梅嫩德斯(左二)在内的资深民主党参议员共同商讨总额1900亿美元的疫情救助法案。(Getty Images)

由此,拜登当局已然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一方面,华府内部的反俄势力借北溪2号问题全方位发难。如果完全置之不理的话,不仅自身的常规施政困难重重,而且还将为明年到来的中期选举埋下重大隐患。

另一方面,鉴于美德关系在美国盟友体系中的支柱地位,贸然在事关柏林方面核心利益的问题上强硬回击也非明智之举。

在这种两难处境之下,拜登当局选择通过非公开渠道向默克尔提议,希望她在8月中旬的莫斯科之行期间,就上述围绕北溪2号项目的相关问题向俄总统普京表明德方捍卫乌克兰核心利益的“坚定立场”。

然而,从俄德元首会晤后举行的联合新闻发布会来看,默克尔仅在有关俄反对派领导人纳瓦尔尼(Alexey Navalny)的“普世人权”问题上向普京传达了欧盟方面“不痛不痒”的关切之意,而对拜登期待的围绕北溪2号问题的强硬发声只字不提。

在这种情形下,拜登当局只得通过对俄罗斯再施制裁大棒的方式来象征性地展示华府在北溪2号问题上的强势存在感。

但此举对北溪2号项目的影响已经极为有限,不仅无法像华府反对派要求的那样阻止北溪2号的最终落成,而且更令华府无奈的是,美国正在由此逐渐失去对俄欧互动的调控主导权。推荐阅读: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