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8日,四川省疾控中心通报了一宗感染Delta变异毒株的新冠病毒阳性个案。该个案就职于成都天府国际机场航站区,14日内无省外旅居史,且并非确诊患者的密切接触者。正因如此,个案的感染源头一度成“谜”。据《新华社》消息,患者感染源头近日被找出,其与早前确诊患者先后触摸过同一段自动行人道的扶手。

四川省人民医院7月27日上午,报告发现3宗新冠肺炎确诊患者,3人为一家三口关系,于7月17日前往湖南省张家界市等地旅行,7月25日搭乘飞机返回成都天府国际机场。经流调溯源,发现3人病毒源头为南京禄口机场,且均感染Delta变异毒株。

7月28日凌晨,成都天府国际机场一名航站区工作人员被通报为新冠阳性,但是其14日内没有到过四川省外,亦并非确诊患者的密切接触者。且早前确诊的一家三口下飞机后,仅在机场内停留10分钟便搭的士离开,彼时这名阳性患者正在航站楼内开会,双方并无时空交集。

图为成都天府国际机场。(视觉中国)

四川省委建委应对新冠肺炎疫情领导小组疾病防控专家组组长祝小平一度怀疑,该名患者的感染是否因为因场内存在新的感染源。通过反复观看闭路电视拍下的一家三口在机场内的行程,以及多次实地探查,祝小平等人将机场工作人员的感染源头定位在机场内的自动行人道扶手。

据机场内闭路电视画面,7月25日晚8时35分,确诊一家三口下飞机路过一段自动行人道,其中孩子走在最前面未有佩戴口罩,在自动行人道入口处等待家人时将手扶在扶手上,还轻微地咳了一声。此后,路过的人群没有再触摸过那段扶手。直至当晚10时20分左右,负责安全巡逻的两位机场工作人员走过那段路,踏上自动行人道后,右边的男子把手放在了右边的扶手上。而这段扶手亦是两名感染者的唯一共同点。

而后,经过基因测序,证实两名感染者病毒基因高度同源。祝小平说,“也就是说,真的是摸了同一个扶手导致的病毒传播。这也证实Delta变异株传播能力更强,以及机场等重点场所存在防控盲区。”

祝小平介绍,天府机场后续没有直接关闭,而是减少航班数量,强化各处环境死角消杀和人员防控。为了吸取这次教训,四川省部分公共场所已安装自动行人道紫外线自动消杀装置,随著扶手移动,可通过紫外线自动杀毒。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