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转自公众号:中国生物技术

  北京时间7月2日,发表在《Nature Human Behaviour》上的一项最新研究中,来自英国剑桥大学、牛津大学和意大利博洛尼亚大学领导的研究团队首次将人类DNA中的371个被称为遗传变异的特定区域(其中11个是性别特异的)与首次性行为和首次生育时间联系起来。这些新鉴定出的遗传标记与环境因素相互作用,塑造了人类生活最基本部分,它们也是长寿和未来疾病的预测因子。通过这些信息,科学家有望更深入地了解其与不孕不育、晚年疾病和寿命的关系。

  首次性行为年龄(AFS)首次生育年龄(AFB衡量的人类生殖行为开始时间,对生殖健康、青少年发育和进化健康具有重要影响。如今,首次性行为发生的时间越来越早,而早发性生殖疾病与少女怀孕有关,同时也与不良的健康结果有关,如宫颈癌、抑郁症、性传播疾病和药物使用障碍等。

  然而,与过早性行为形成对比的是,女性首次生育年龄逐渐推迟。目前在许多国家中,这一现象变得越发普遍,女性平均生育年龄已达到30岁以上;男性甚至更晚。

  晚期生殖行为与较低的生育能力以及子宫内膜异位症和更年期提前等不孕特征有关。在当代社会中,首次性行为较早与首次生育年龄较晚标志着生殖与性行为之间的不匹配,对个体生殖健康与晚年健康都有影响。

  由于生殖行为是由生物学和环境因素决定的,因此需要采用多学科的方法来了解共同的遗传病因,及其与健康、生殖生物学、环境和外在行为的关系。

  在此前一项全基因组关联研究(GWAS)中,研究人员分别确定了38个和10个新的独立相关单核苷酸多态性。单核苷酸多态性(SNP)主要是指在基因组水平上由单个核苷酸的变异所引起的DNA序列多态性。它是人类可遗传的变异中最常见的一种,占所有已知多态性的90%以上。

  在这项新研究中,研究人员扩大了样本量,开展了一项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GWAS研究,以了解生殖行为与特定遗传变异之间是否存在关系。

  他们结合了多个数据源分析了387338名参与者首次性行为年龄和542901名参与者的首次生育年龄,发现371个常染色体SNP。与首次性行为年龄相比,首次生育年龄的性别特异性的遗传相关性更高。在优先排序的基因中,有99个候选基因在大脑、腺体和/或男性生殖器官以蛋白质水平表达。

  研究人员发现,遗传信号受社会因素和环境以及生殖生物学的驱动,其结果与促卵泡激素、着床、不育和精子细胞分化有关。驱动生殖行为的遗传因素还与晚年疾病,如2型糖尿病和心血管疾病密切相关这些生殖行为背后的遗传学可能会帮助我们了解生命以后的健康状况。

  此前,已有研究表明童年时期的社会经济环境或教育水平是预测性行为和生殖时间的重要因素。这项新研究还让研究人员发现了它与药物滥用和人格特征的关系,如开放性和自控力,它甚至还可以预测某些疾病和寿命。

  该研究结果表明,多囊卵巢综合征可能是导致首次生育年龄较晚,并与不孕症有关。首次生育年龄较晚还与父母寿命和2型糖尿病和心血管疾病的发病率降低有关。较高的儿童社会经济环境等因素通常决定首次性行为的时间较晚

  这项研究证明了是遗传学、社会和环境因素的结合推动了生殖期的提前或推迟。研究人员表示,看到早期性行为和生育能力的遗传学与行为学,如多动症、过早吸烟和成瘾有关,这令人难以置信。这也意味着,那些在遗传上容易推迟性行为或首次生育年龄的人在以后的生活中具有更好的健康结果和寿命,这与童年时期较高的社会经济地位有关。

  研究第一作者、牛津大学纳菲尔德学院人口科学主任Melinda Mills教授总结说:“过早开始性生活的根源在于童年时期的不平等因素,也与健康问题有关,如宫颈癌和抑郁症。我们发现过早性行为、多动症和药物滥用,包括吸烟年龄过早之间有着特别强的联系。我们希望这些研究结果有助于更好地理解青少年心理和性健康、不孕不育症、晚年疾病以及针对它们的治疗方法。”

  论文链接: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562-021-01135-3

 


新闻来源:新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