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上台半年,在“安内”之后,又开始“攘外”了。最近一段时间以来,拜登动作频频,一连串的高峰会谈,先是菅义伟、文在寅,又是普京(Vladimir Putin),再是欧盟北约。美国外交的大动作还包括中东撤军、军机抵台、落实“印太战略”等不一而足。人们不禁要问:拜登外交战略成型了吗?美国外交往何处去?微信公众号海外看世界邀请了来自美国、俄罗斯、日本和中国的六位学者对此进行点评,此为“美国外交走向何方”系列第四篇。

拜登政府的对华战略被指很难得到盟友的支持。(AP)

自拜登上台以来,西方主要发达国家对美国态度的转变是显而易见的。特朗普(Donald Trump)的杰克逊主义外交不仅撤回了美国对世界各地国家尤其是对美国盟友们的各种支持、保障,还反过来通过贸易战、索要保护费等手段变本加厉破坏美国所处的双边及多边关系。

毕竟,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是目中无人也毫无战略可言的。拜登上台之后(尤其是最近的欧洲之行)让大家看到美国和其盟友们的关系有了很大的改观——当然这是与特朗普时期的低谷相比。

不过,虽然拜登有意让美国重返世界舞台,重新成为引领世界局势的领导者,以及规则的制定者和执行者,相关国家显然还没能完全信任美国。

一方面信心的重建还需时日,另一方面,其他国家也看到美国当前社会内部矛盾以及华盛顿两党之间不可磨合的分歧。

特朗普虽已在野,但他对美国制度造成的损伤可能是长期的。美国的盟友们也很清楚拜登卸任之后可能又会上来一个特朗普式的人物,所以任何长期的允诺也都会因此变得非常谨慎。

特朗普时期华盛顿的反华势力已经形成,但特朗普个人主要关注的仅仅是经贸领域。

而拜登上台之后显然在经贸领域外的多重话题上向中国全面出击,中美关系因此也变得比特朗普时期更为困难。但拜登的这种多议题与华竞争、对抗的立场并未得到其盟友的全面支持。

拿七国集团举例,在这个小圈子内部,大家看到了不同层级的多个阵营。哪怕拜登政府一直在向其他各方施压希望能有更为积极主动的对华协调行动时,意大利、德国仍希望能与中国有更多合作关系。

而英国、加拿大虽然没有公开表示要增加与中国的合作关系,却也在私底下表达了七国集团的重点应该是增加欧美的正面形象,而非与中国形成敌对。

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虽然在此问题上比较含糊,但也表示七国集团对中国没有敌意。

英国首相约翰逊(Boris Johnson)也特地确保了在他的七国集团峰会闭幕新闻发布会上只字不提中国。

而日本虽然已经逐渐被美国拉入反华的麾下,但仍然试图将与中国的竞争乃至对抗控制在战略安全领域——就在6月25日,日本政府还在内阁会议上决定接受东亚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

当然,因为美国在七国集团等相关小圈子里的话语权显然是最大的,这使这些小圈子对外的声明更多体现了美国政府从特朗普时期到拜登时期对华态度更为强硬、多面的转变。

所以,美国在拜登时代的回归是受其盟友们欢迎的,但因为美国自身的原因,信心的重建还有待时日。

在对华关系上,拜登政府的议题多元性反倒让不同的美国盟友在不同议题上的差异更为明显,相关主体将主动寻求独立于美国的、在不同议题上的与中国进行合作、竞争和对抗的政策。

(本文作者为美国克里斯多夫纽波特大学助理教授孙太一)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