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把科学带回家

  现代人的屏幕时间都很长,小朋友的作业也很多,许多人会使用眼药水缓解眼部疲劳。一些眼药水也成了网红。不过你要注意了,这类眼药水中常含有的一类物质比较危险,可以被当作蒙汗药,使人麻痹昏迷,在美国相关案件层出不穷。

 图片来源:LSE 图片来源:LSE

  这种物质就是四氢唑啉(tetrahydrozoline)。四氢唑啉是在1954年发明的,它可以收缩血管,缓解眼球和鼻腔的充血红肿,常被制成非处方眼药水和滴鼻剂或鼻腔喷雾。

  如果遵照说明书对眼鼻部使用,四氢唑啉是安全的。但是只要口服一点点四氢唑啉,就能严重抑制中枢神经系统,使心率变慢、血压降低、体温过低、瞳孔收缩、无力头疼。

  根据美国国家医学图书馆的资料,四氢唑啉会导致癫痫、呼吸暂停和晕厥;对于幼童来说,只要1-2毫升,甚至几滴四氢唑啉就能导致“严重后果”。此外,四氢唑啉中毒后并没有解药,医生通常会开活性炭吸收药物。

  在美国,四氢唑啉是使用频率最高的非处方药物。随着四氢唑啉的普及,它也成了一些心怀恶意的人最容易获取的犯罪道具之一。在刑事案件中出场频率很高的一款四氢唑啉眼药水是强生公司生产的 Visine,Visine 眼药水的蒙汗药效果在美国早已不是都市传说,有许多人利用这种畅销的非处方药的不良反应实施犯罪活动。

Visine 眼药水含有四氢唑啉的盐酸盐。图片来源:visineVisine 眼药水含有四氢唑啉的盐酸盐。图片来源:visine

  我们来看看一些和四氢唑啉有关的刑事案件。

  1995年,一个名为 Rudy Trabanino 的顾客点的奶昔被美国全食超市的员工滴入了 Visine 眼药水。事后他在医院躺了好几天,浑身剧痛。最后,受害人对美国全食超市提起了诉讼,要求超市赔付1百万美金。

  2001年11月17日,美国空军士兵 Damien Kawai 在室友 Charles Eskew 的啤酒里下了 Visine 眼药水,在后者失去知觉后把他勒死。2002年5月,Kawai 被判终身监禁。

  2006年6月,5个威斯康星州的高中生为了搞恶作剧,在室友的饮料里加了一瓶 Visine 眼药水。结果受害人因为心率和血压极低,在医院躺了好几天。

  2009年1月,40岁的密苏里州妇女 Tonia L。 Peterson 因为在丈夫的茶里滴入Visine 眼药水,被控一级谋杀。

  2009年6月,美国佛蒙特州的女性 Denise Moyer 因为在同事的饮料里滴入Visine 眼药水导致同事死亡而被控三级谋杀。

图片来源:pixabay图片来源:pixabay

  2012年,56岁的 Byron Shull 在他84岁的爸爸的牛奶里滴入 Visine 眼药水,害爸爸差一点死亡。

  2013年2月,33岁的美国人 Vickie Jo Mills 在男朋友的饮料里滴入眼药水10-12次,导致男朋友恶心呕吐、血压紊乱、呼吸障碍。

  2013年3月,27岁的加州机械师 Shayne Carpenter 在和女朋友吵架后,在她的饮料里滴入 Visine 眼药水,让女朋友生病。

  2014年6月,一个叫做 Samantha Elizabeth Unger 的22岁马里兰州女性被控在3岁儿子的饮料里下毒,她用的毒物就是 Visine 眼药水。不过这个孩子在送医后活了下来。

图片来源:pixabay图片来源:pixabay

  2015年4月,新泽西州的一个高中生在老师的咖啡里滴入 Visine 眼药水,让老师生病入院,这个学生也被捕。

  2018年8月,美国南卡罗来纳州的52岁的女性 Lana Clayton 连续几日在64岁的丈夫的饮水和食物里滴入含有四氢唑啉的眼药水。后来,她的丈夫从楼梯上摔了下来死亡。2020年她被判25年徒刑。

  2018年,在美国威斯康星州也有一位年迈的妇人因为四氢唑啉过量死亡。几年后,警方宣称她的护工有重大作案嫌疑。

  2019年10月,火山口湖国家公园的工人 Christopher Michael Morrison 因为在3年前在同事的饮水里加入 Visine 眼药水,使其生病而被审判。

 图片来源:pixabay 图片来源:pixabay

  一些人甚至把四氢唑啉眼药水改造成了迷奸药物。

  2003年,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在一起调查中发现监护人利用 Visine 眼药水使儿童晕厥,从而实施性侵犯的兽行。

  2012年,俄克拉何马州调查局的法医学研究者 Matthew E.Stillwell 和同事也报道了两起利用四氢唑啉眼药水麻痹中枢神经系统、使受害人无法动弹的作用实施迷奸的案例。

 图片来源:pxhere 图片来源:pxhere

  另外,四氢唑啉的药瓶通常没有儿童防护机制,很容易被儿童误服。实际上马里兰州毒物控制中心(Maryland Poison Control Center) 的一项统计显示,误服四氢唑啉眼药水的电话报告病例中,89%是儿童。

  早在1984年,《美国急诊医学杂志》上发表了两例误服四氢唑啉眼药水的儿童病例。第一个孩子才20个月大,喝了15毫升的眼药水5小时后开始昏睡,入院20小时后才恢复正常。第二个孩子2岁大,喝了7.5毫升眼药水4小时后失去知觉,只对强烈的疼痛有反应。

  家长要知道,即使遵照说明书指示,小朋友也不应该经常使用这类眼药水。美国卫生系统药师协会(ASHP)表示,儿童不应该经常使用四氢唑啉,长时间使用四氢唑啉会导致儿童昏昏沉沉、汗多等诸多不良反应。

图片来源:pixabay图片来源:pixabay

  需要指出的是,四氢唑啉属于一类叫做咪唑啉的物质。咪唑啉类药物大都是血管收缩物质,能够减缓感冒、过敏和鼻炎引发的鼻塞症状,因此常被当作减充血剂,广泛用于非处方眼药水和滴鼻剂中。

  事实上,咪唑啉类药物的安全剂量都比较低(如四氢唑啉对小鼠的口服半数致死量是335mg/kg),使用时要非常小心。

  早在1945年,就有文献报告过量使用另一种咪唑啉类眼药水——奈甲唑啉的儿童昏迷的状况。

  当时,三个儿童分别在被滴了5滴、2滴和口服了7-8毫升的含有0.005%-0.1%的奈甲唑啉药剂后昏迷不醒。后来也出现了许多咪唑啉类药物导致中毒的报道。

  看到这里你应该对包括四氢唑啉在内的咪唑啉类眼药水产生警惕了。其实美国市场上含有四氢唑啉的眼药水产品非常多,Eye-Sine、Geneye、Murine Tears Plus、Opti-Clear、Optigene 3、Tyzine、Visine Original、Visine Advanced Relief 都是四氢唑啉的商标名。在国内某大型购物平台上,可以直接搜到其中一些产品,也可以找到代购店铺。

某大型电商平台上售卖 Visine 眼药水的店家某大型电商平台上售卖 Visine 眼药水的店家

  一些日韩产的眼药水也同样含有四氢唑啉。

  比如,日本参天 FX NEO 银装眼药水、日本参天 FX V+ 维他命金瓶装眼药水、日本乐敦 Lycee 小红花眼药水、韩国眼药水GoodSense Eye Drops Original 和 GoodSense Eye Drops Irritation Relief的四氢唑啉盐酸盐含量在0.04-0.05%之间。作为对比,VISINE 的 ADVANCED Redness + Irritation Relief 眼药水的四氢唑啉盐酸盐含量为0.05%。

  某大型电商平台上售卖的日本参天 FX NEO 银装眼药水、日本参天 FX V+ 维他命金瓶装眼药水均含有0.05%的四氢唑啉盐酸盐。

  不过和美版的清淡销量相比,这些东亚眼药水却成了网红。很少有消费者知道它们蕴藏的风险。2018年,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的副研究员任昕昕和同事做出警告:“非处方咪唑啉类药物是近年来案件中出现的新药,起效快,代谢快,易被漏检。”

  防人之心不可无,大家对这种唾手可得的非处方眼药水要多留个心眼了。

  今天流的泪,可能是昨天喝的眼药水。


新闻来源:新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