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进党政府自2016年执政后,为台湾的能源配比设定了激进的目标(燃气50%、燃煤30%、绿能20%、核电0%),但是期间经历了2017年的8月15日、2021年的5月17日和5月22日3次大规模的停电,暴露了台湾能源的暴险部位过大,备用容量不足。台湾的产业用电需求量不断增加,但绿电发展迟缓,燃气机组的发电增量亦不足,在此背景下核二厂1号机的提前退役,将会使台湾的能源暴险部位再扩大,台湾清华大学工程与系统科学系叶宗洸教授在台媒《联合报》表示,这是一次“提前崩溃的能源转型”。

核二厂1号机组近日正式解联,期间为台湾经济发展提供稳定且廉价的基载电力。(维基百科)
核二厂1号机组近日正式解联,期间为台湾经济发展提供稳定且廉价的基载电力。(维基百科)

叶宗洸说道,台湾的核二厂1号机在7月2日凌晨期间完成降载解联,比预计服役的期间提前了6个月除役,这部机组的装置容量为98.5万瓩,后来经过小幅度的提昇功率上升至100万瓩,而它连同其他的核电机组担负了基载电力的任务,帮助台湾从“经济起飞”到“经济奇迹”的数十年历程中,提供廉且稳定的价电力,可谓功不可没。

叶宗洸指出,国外核电机组的延役已成为普遍趋势,光是美国93部正在运转的核电机组中,就有73部延役,而台湾在蔡英文政府执政后,便不断重申“非核家园”和“能源转型”,但是不敢在上任后立即将之付诸实行,关闭所有运转中的核电厂,认为蔡英文口中的“不缺电”根本只有口头宣示的作用,也指出核电骤废就会让这项口头宣示立即破功。特别是5月17日的大停电后,核三厂的1号机组在岁修后,快速的并入电网,成为后来供电量趋稳的关键,显见“能源转型”的口号不过是借再生能源的名义,遮掩供电无方的空口白话。

台电公司针对核二1号机的除役,提出了三项无可奈何的因应措施,叶宗洸表示,这些方式在没有大型的基载机组新增救援的情况下,是难有实效的。

叶宗洸首先说道,台电公司主张当前太阳光电的发电量持续增加,足以应付7月至8月的尖峰用电需求,但是实际上,太阳光电仅在日正中午期间,对用电需求有良好的缓解效果,到了下午17时至19时的期间,即第二用电尖峰出现时,太阳光电的辅助效果就很有限,甚至无所助益,因其供电间歇且为时短暂,光电发电量所能发挥的就是让备转容量率看起来很膨胀,并无法真实反映在第二用电尖峰时吃紧的情况。

叶宗洸接着说道,台电公司认为目前岁修中的机组皆可上线,足以维持供电稳定,但实际上今年5月28日的用电量便已达到3,840万瓩,早已超越2020年的7月23日的3,802万瓩,创下历史新高,且时间还较以往的用电高峰提前了将近2个月,而2020年7月期间还是在无机组岁修的情况下,备用容量律勉强略高于10%。今年在发电占比2.6%的核二厂1号机组缺席的情况下,倘若7月至8月的用电高峰再创高,5月17日停电的橘灯很可能在任一火电机组无预警破管跳机的情况下再现。

叶宗洸紧接着分析到,在台电公司自身新增机组今年没有可能规划上线的情况下,台电公司将不得不向民营的嘉惠电厂求助。嘉惠电厂为台湾元东集团麾下的亚洲水泥占有多数股份,该厂拥有3座燃气机组,装置容量670千瓩,并切计划新增500千瓩的燃气机组,而台电公司希望照作新增机组能够在今年内商转救援。但是,台电公司从该电厂的购电成本比自己发电要高的多,且该机组的发电容量只有核二厂1号机组的一半,要“霸王硬上弓”充当基载发电机组,还得指望天然气进口及供应无虞。

叶宗洸最后评论到,台电公司今年夏天维持供电稳定的挑战非常大,而其提出三项作法均非有效解方,显示蔡英文政府躁进的“能源转型”在核二1号机组的缺席、绿电无法承担大任的情形下,将会面临提前崩溃,也痛批其令台电公司“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却仍视而不见。

位于台湾嘉义县民雄乡的嘉惠电厂,新增燃气机组发电量仅有核二厂1号机组的不到一半,未来能否担负重任不无疑问。(嘉惠电力股份有限公司官网)
位于台湾嘉义县民雄乡的嘉惠电厂,新增燃气机组发电量仅有核二厂1号机组的不到一半,未来能否担负重任不无疑问。(嘉惠电力股份有限公司官网)

叶宗洸此前也评论道,台湾美国商会(AmCham Taipei)在6月23日发布的《2021台湾白皮书》中指出,“如果台湾无法维持供电稳定,将影响厂商投资意愿。白皮书建议台湾政府需加倍努力提升新的燃气、太阳能与风能等再生能源发展”,意在为了美国的长期售气利益,鼓吹台湾加倍努力新增燃气发电,而只要光电及风电这两项不稳定的供电比例持续增加,将会同步拉擡燃气电力的需求,增加台湾对美国购买天然气的需求量。推荐阅读: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