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六年,7月3日,俄方公布新版俄罗斯联邦《国家安全战略》,针对俄面对的威胁进行较大幅度修改。新版战略首次将中印列为主要外交方向,另外,拜登(Joe Biden)上台后加大联合盟友政策,北约对俄战略挤压加剧,俄方对俄美关系也有了新的定位。

7月3日,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签发新版《国家安全战略》,该战略长达44页,有多处修订,强调要将核威慑保持在“足够水平”。

俄罗斯联邦安全委员会副秘书长瓦赫鲁科夫表示,新版战略是俄对近6年面临的安全威胁变化的现实回应。他强调,目前俄罗斯主要面对三大方面的压力,首先是以美国为首的北约步步紧逼,第二是“颜色革命”威胁有增无减,三是流行病疫情、气候变化和金融等非传统安全问题凸显。拜登执政后与普京首次举行峰会,外界认为效果欠佳:

2021年6月16日,普京抵达日内瓦后,走下飞机。(AP)
2021年6月16日,普京抵达日内瓦后,走下飞机。(AP)

这是此次美俄首脑峰会举行的地点——拉格兰奇别墅(Villa la Grange)。(AP)
这是此次美俄首脑峰会举行的地点——拉格兰奇别墅(Villa la Grange)。(AP)

2021年6月16日,拜登(Joe Biden)与普京抵达瑞士日内瓦的拉格兰奇别墅。(AP)
2021年6月16日,拜登(Joe Biden)与普京抵达瑞士日内瓦的拉格兰奇别墅。(AP)

普京和拜登(右)在拉格兰奇别墅外会见记者,握手合影。(AP)
普京和拜登(右)在拉格兰奇别墅外会见记者,握手合影。(AP)

拜登和普京随后进入别墅,开始会谈。(AP)
拜登和普京随后进入别墅,开始会谈。(AP)

拜登和普京在别墅内部首先举行了小范围的会谈。(AP)
拜登和普京在别墅内部首先举行了小范围的会谈。(AP)

2021年6月16日,美国总统拜登在日内瓦登上飞机前,接受媒体采访。(AP)
2021年6月16日,美国总统拜登在日内瓦登上飞机前,接受媒体采访。(AP)

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Sergey Lavrov)参加了这次小范围的会谈。(AP)
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Sergey Lavrov)参加了这次小范围的会谈。(AP)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也参加了这次小范围的会谈。(AP)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也参加了这次小范围的会谈。(AP)

普京和拜登笑容满面,这次会晤氛围还不错。(AP)
普京和拜登笑容满面,这次会晤氛围还不错。(AP)

这是拜登上台后,首次与普京举行面对面的会晤。(AP)
这是拜登上台后,首次与普京举行面对面的会晤。(AP)

在内政方面,新版俄罗斯《国家安全战略》认为,一些不友好的国家试图利用俄罗斯存在的社会经济问题,煽动分裂。因此俄罗斯政府将维护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保护社会传统精神和道德基础,预防外部势力干涉内政。

2014年以来,美国和欧洲不断加码对俄罗斯的经济制裁,新版战略表示,“俄罗斯让全世界看到了其自身经济的韧性,展示出应对外部制裁压力的能力”,俄罗斯的核心经济部门减少进口依赖的工作仍在继续,外贸中美元的使用持续减少,并计划将该国财政部购买的美国主权财富基金份额清零。

在外交层面方面,新版俄罗斯《国家安全战略》指出,“一些国家的行动旨在煽动独联体分裂进程,以破坏俄罗斯与其传统盟友的关系”。独联体是苏联加盟共和国协调成立的国家联盟,总部设在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其设计结构与英联邦类似,加入的条件是“具有相同的战略目标”。

独联体国家都是俄罗斯周边国家,对俄罗斯的战略安全至关重要。普京曾多次表示要维护好独联体国家之间的“兄弟式感情”,每年的“胜利日”致辞中,普京都要向独联体国家特别致敬,感谢他们在二战中与俄罗斯并肩作战。

独联体国家也是美国及西方实施“颜色革命”的重灾区,不断对他们实施分化政策,其中乌克兰是美国的第三大对外援助资金对象国,随着美元金援流入独联体国家的,还有美国的价值观。

美国国会的一份报告曾指出,独联体国家与俄罗斯经济互补性很强,削弱这些国家与俄罗斯之间的经济联系,就是打击俄罗斯产业及供应链。土库曼斯坦和格鲁吉亚此前已经退出,乌克兰也于2018年宣布退出,目前独联体还有9个成员国和1个联系国。

值得注意的是,新版俄罗斯《国家安全战略》首次将中国及印度列为主要外交方向,称要与中国发展全面的伙伴关系和战略合作,与印度发展特殊的战略伙伴关系。

针对俄美关系,新版俄罗斯《国家安全战略》批评美国政府已经放弃对军备竞赛加以控制的承诺,批评美方计划在俄罗斯的东西两端,即欧洲与亚太地区部署中程及短程导弹。

在军事方面,新版俄罗斯《国家安全战略》中首次提出,俄方会采取对称及“非对称”措施,应对外国威胁俄罗斯主权及领土完整的不友好行动。“非对称”能力是现代军事理论的一个重要概念,类似中国古典的“田忌赛马”理论。俄战机于地中海开展演习 携带高超音速导弹:

6月25日,一架搭载“金扎尔”导弹的俄罗斯米格-31战斗机,从叙利亚Hemeimeem空军基地起飞。(AP)
6月25日,一架搭载“金扎尔”导弹的俄罗斯米格-31战斗机,从叙利亚Hemeimeem空军基地起飞。(AP)

6月25日,俄军开始在地中海进行演习。(Twitter@mod_russia)
6月25日,俄军开始在地中海进行演习。(Twitter@mod_russia)

米格-31战斗机起飞。(Twitter@mod_russia)
米格-31战斗机起飞。(Twitter@mod_russia)

两架俄军战机停靠在叙利亚俄军基地。(Twitter@mod_russia)
两架俄军战机停靠在叙利亚俄军基地。(Twitter@mod_russia)

2018年5月9日,俄罗斯空军米格-31k喷气机携带“金扎尔”导弹,参加在莫斯科举行的胜利日阅兵仪式。(AP)
2018年5月9日,俄罗斯空军米格-31k喷气机携带“金扎尔”导弹,参加在莫斯科举行的胜利日阅兵仪式。(AP)

米格-31k喷气机翱翔天际。(AP)
米格-31k喷气机翱翔天际。(AP)

事实上,美军对俄方发展“非对称”军事能力十分忌惮。2019年美国《国家利益》杂志曾刊登美国陆军的一份研究报告。美国陆军认为,俄军现代化武器装备的普及度与美军差距明显,但“非对称能力”发展迅速、“令人担心”。报告指出,俄军重点发展了远离战场的先进防空武器系统和战术导弹,打造“区域拒止武器系统”,包括S-300、S-400防空反导系统和具有极强突防能力的“伊斯坎德尔”导弹。

此外,报告还称,俄军还针对西方军队十分依赖复杂的数字化指挥系统的特点,装备了大量电磁武器,具有窃听、干扰和破坏敌方先进指挥系统的能力,甚至还可以“入侵敌方指挥系统并发布假命令”。

据悉,《国家安全战略》是俄罗斯国家安全保障领域最高层次指导性文件,每6年修订一次,该文件用于确定俄国家利益、国家战略优先方向和国家安全保障措施。上一版《国家安全战略》于2015年12月31日颁布。推荐阅读: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