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锯是一种美国许多家庭必备的工具,美国幅员广大,土地便宜,大多数的人都住在郊区,由于生活机能比较不便,所以DIY的文化兴盛,电锯这种容易锯木头的方便工具,遂成为许多美国人必须练习使用的重型工具。

1974年,年轻B级恐怖片导演托比胡柏(Tobe Hooper),根据美国1950年代著名连续杀人狂艾德盖恩(Ed Gein)的真实犯罪档案,写了一个叫做《德州电锯杀人狂》(The Texas Chain Saw Massacre)的故事且据以拍成电影,开创日后影坛流行的“追杀”恐怖片之外,也让形象温和的电锯,变成美国人的集体梦靥之一。

编导托比胡柏,将看似剥削血肉追杀狂的B级恐怖片故事,赋予许多深意,让《德州电锯杀人狂》成为美式追杀电影的鼻祖。(imdb)

但老实说,电影中的“电锯”不是通电的,是电影中文译名的一场误会。chainsaw一般指的是使用柴油马达推动的炼锯,在电影中也才有那个让人害怕的炼锯推动马达声,声声刺入你的耳里,带来与心跳一致的恐惧感,通电的炼锯反而少见、且没那么有力量。

电影故事叙述一群年轻人,在美国内陆不知名的野外开车狂欢,途中让人搭便车载了一个神经病,不知不觉被这个神经病带到一个奇怪小镇,镇上出现一位带着人皮面具的杀手,拿着炼锯一路追杀这群年轻人。随着故事的发展,观众渐渐发现到原来这个小镇根本有很大的问题,因为所有镇民都跟这个杀手有关,是变态食人族。非常B级的恐怖故事设定,但是饶有犯罪学上的趣味。

电影中的“电锯”其实不是通电的。(imdb)

编导所依据的艾德盖恩故事,是美国大众文化的一场恶梦。这个发生在1950年代那个保守、冷战、原子科技将可能随时毁灭人类、让人心慌疑惧年代的连续杀人案,堪称是美国犯罪史上的杀人冠军。

当年警方破案后,在艾德盖恩的房内发现一大堆女性受害者的残肢与剥落皮肤,原来盖恩是位性别障碍者,在那个保守的年代,这样的族群根本没有合法管道可以抒发、甚至受到现代医术帮助。无路可走的盖恩,奇想借着剥下女受害者的皮,穿在自己身上,就可以完成“变成女人”的梦想。

艾德盖恩其人、其事与其屋,盖恩案是美国犯罪史上的创纪录者,但也是一则理不清头绪的悲剧。(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盖恩案的出现,震撼了保守的美国社会,也让犯罪心理学往前迈进了好大一步。当然,好莱坞也不会放过盖恩案的猎奇性,有相当多犯罪电影以盖恩案为原型,发展成惊悚故事,最著名的有希区考克(Alfred Hitchcock)的《惊魂记》(Psycho, 1960),希区考克想要将盖恩案在1960年那个年代搬上萤幕,可是费了好大的劲儿,与美国当局的电影道德审查委员会周旋。

希区考克为了将盖恩案搬上银幕,挑战了当代的所有艺术与道德的底线,创出旷世经典。(imdb)

另一部以盖恩案得到灵感的电影故事,就是横扫奥斯卡奖项的《沉默的羔羊》(The Silence of the Lambs, 1991)。原著作者汤马斯哈里士(Thomas Harris)书写了这个系列的小说,所依据的就是盖恩案的所有犯罪细节。包括《沉默的羔羊》中,横跨故事主轴、牵动男女主角互动的连环杀手“水牛比尔”(Buffalo Bill),完全就是复制盖恩案的前后经纬。

《沉默的羔羊》再创影史新页,也是重新咀嚼盖恩案的悲剧性和猎奇性后给予时代意义。(imdb)

回到锲而不舍追杀着所有受害者的《德州电锯杀人狂》,编导托比胡柏并不满足于剥削盖恩案的血腥与骇人,他提升了故事的侧面,加入了他对于当代美国社会黑暗面的省思,尤其是1970年代的自由嬉皮文化与越战阴影等,用电影里面极尽描写盖恩案中,那个小房子内阴暗潮湿发臭的转化性恐惧,来映射整个文化时空,表现相当抢眼,也成功地让电影不仅只是一部血肉横飞的恐怖片,反而附载满满的美国内地次文化的恐惧阴影。

现代许多人喜欢讲“仪式感”,老实说用炼锯杀人,那股仪式感真的太强了!多年来影迷已将这位“人皮脸”(Leatherface)炼锯杀手,奉为神话般的Cult经典偶像。各式模仿、崇拜的举动,不仅让电影一部接着一部拍下去(当然每況愈下),还在21世纪初始重拍了数次,卖座鼎盛。

电影大师约翰卡本特,用《月光光心慌慌》,来为影史的追杀电影设下严谨的学术定义,让后继者追着他创造的规则行走。(imdb)

接续在炼锯杀人狂之后,好莱坞影坛的“追杀电影”类型开始发烧,例如《月光光心慌慌》(Halloween, 1978)里面的麦可迈尔斯(Michael Myers)、《十三号星期五》(Friday the 13th, 1980)里面的杰森(Jason),甚至带点魔幻色彩的《半夜鬼上床》(A Nightmare On Elm Street, 1984)里面的佛莱迪(Fred Krueger),都是一连串由“人皮脸”大哥所带出来的小弟。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