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刚撤离驻阿富汗最大的巴格兰空军基地(Bagram Airfield),阿国境内旋又爆发大规模战争,虽然政府军宣称占上风,目前看来未来走势如何仍难以预测。要解决阿富汗的难题,或许仍需国际间更多智慧介入。

然而,阿富汗号称是“帝国坟场”,曾让苏联、美国先后被迫“停损”出场,两次战争的结果也对该国现状影响甚大,塔利班组织历经起落,仍握有近半壁江山,而周遭强权,包含俄罗斯跟中国大陆,在以美国跟盟友为首的驻阿联酋军(ISAF)撤出后,不管它们愿不愿意,都要面对这两场大战的后遗症。

2020年3月2日,阿富汗拉曼省塔利班武装分子举行集会,庆祝与美国和平协议的达成,塔利班旋即发动大规模进攻。(Getty)
2020年3月2日,阿富汗拉曼省塔利班武装分子举行集会,庆祝与美国和平协议的达成,塔利班旋即发动大规模进攻。(Getty)

就此来说,美中俄三大强权对于阿富汗,都有相当深的地缘政治或军事纠葛,在区域也都有一定影响力,那么既然苏联与美国(偕盟邦)单独进出阿富汗,最后都黯然离去,若是由美中俄合作,是否有解决阿富汗问题的可能?

首先要考量的是美国的态度。对美国而言,当年启动阿富汗战争,虽是符合其与北约(NATO)合作反恐的意旨,但亦有分别从中国西境、俄国后院予以箝制的战略附加价值。例如2014年以前,美军也曾进驻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两国的空军基地;而当美国2020年2月与塔利班签订协议后,美军逐渐撤出阿富汗(未来喀布尔机场将由土耳其驻防),中亚国家战略价值相对地又浮现了。

当前美国不仅设立“阿富汗和平问题特使”试图从外交上解决分歧,在军事上,美军中央司令部司令麦肯齐(Kenneth McKenzie)亦曾在4月表示,美军正规画如何在不派遣正规部队的情况下打击阿富汗的恐怖组织,其中一个选项就是在邻近的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或哈萨克斯坦等国寻求创建基地,美国在阿富汗“退而不休”的迹象明显,也导致该处多了一股暗流。日前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与俄国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在瑞士日内瓦举行峰会,其中也涉及阿富汗和平议题。据拜登所言,普京称他愿对阿富汗问题“伸出援手”,若是未来俄国同意美军在中亚设立基地,则不仅对于阿富汗局势将有影响,更会牵动美中俄关系。

2021年3月19日,塔利班代表前往莫斯科和谈会议会场,该次和谈由中美俄巴共同牵头主持,事后来看收效甚微。(Getty)
2021年3月19日,塔利班代表前往莫斯科和谈会议会场,该次和谈由中美俄巴共同牵头主持,事后来看收效甚微。(Getty)

其次,对中国大陆而言,阿富汗以瓦罕走廊接壤新疆,有传入极端主义、引致边疆动荡的风险,北京必不愿见到阿富汗持续动荡,但是北京也深知阿富汗“帝国坟场”的魔咒,不可能贸然以军事介入,不过对于美国拍拍屁股走人,中共外长王毅也痛批美国不能甩锅推责,一走了之。王毅提出五点建议,仍是希望保持“和平”,对动乱、甚至恐怖主义回潮丝毫不期待。而中国大陆也联合巴基斯坦、中亚五国外长会议等机制,在国际上表态相关国家的一致看法,或也期望从外部对塔利班施加压力,收到和平的效果。

在现实的种种考量之下,北京维持跟现在阿富汗政府的友好,是相当重要的,是以北京援助阿富汗70万剂新冠疫苗与医疗物资、中国大陆驻阿大使王愚频频会见阿富汗国内政要呼吁和平解决冲突,都可见北京在其中的努力,而巴基斯坦在这些议题上的态度,也是中国大陆极为重要的支柱。

最后是俄罗斯的角色。俄罗斯的前身苏联作为上一次1979年阿富汗战争的失败者,应能体会阿富汗的惨痛教训,但是地缘政治上,阿富汗紧邻俄国的中亚后院、实在不得不关注,因为若是塔利班再度席卷阿富汗,整个中亚伊斯兰教地区也可能会不稳定,将大大消耗俄国的战略精力。

2021年5月初,阿富汗首都喀布尔一所学校附近当日发生连环爆炸,死伤惨重,新华社驻阿富汗记者指出目前该国活跃的恐怖组织约有20多个。(AP)
2021年5月初,阿富汗首都喀布尔一所学校附近当日发生连环爆炸,死伤惨重,新华社驻阿富汗记者指出目前该国活跃的恐怖组织约有20多个。(AP)

然而,对莫斯科而言,若同意美军在中亚进驻,也会是个两面刃,目前俄国主要是通过外交方式参与解决阿富汗问题,除了透过集体安全条约组织(CSTO)表示将提供与阿富汗接壤的成员国塔吉克斯坦一切“必要援助”外,俄国外交官员也称不排除举办“扩大三方”(俄罗斯、美国、中国和巴基斯坦)形式的下一轮阿富汗问题谈判。俄国外交部更表明态度,称阿富汗创建一个包含塔利班在内的联合政府,是当前唯一出路。

综上所述,目前美中俄三方在阿富汗问题上,唯二的交集是“和平”与“反恐”,这也是促成三方合作的关键动力,但是目前三方仍然各有算盘、缺乏共同合作的意愿:美国希望由自己施压阿富汗两造达成和平协议、中国大陆希望借助巴基斯坦的力量推进区域稳定、俄罗斯则是从塔吉克斯坦的角色切入施加影响。

虽然中美俄“三方磋商机制”在2019年迄今已有八次运作(最近一次包含巴基斯坦),但从目前阿富汗内部军事冲突仍热烈可得知,中美俄机制的合作还未真正“发力”,目前塔利班声称已攻下阿富汗370个区域中的100个,相较于5月初成长迅速,显见局势仍不断恶化中,未来若是中美俄三方没有进一步合作,则塔利班重掌政权已是势所必然,中美俄都必须承担地缘政治代价。推荐阅读: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