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数抗疫表现最糟的领导人,巴西总统博尔索纳罗(Jair Bolsonaro)无疑名列前茅,目前已有逾52万人因其失职而病殁,且政治恶果也终于显现。他曾依靠大量派糖而堆砌出的高支持率已化为泡沫,最新民调显示其支持率跌至历史新低21%;他通过“分猪肉”式输送利益换来的松散国会盟友也已出现裂痕,前盟友近期跳反揭露出的“疫苗门”丑闻引发举国震动,这也考验其他盟友会否继续庇护他免受已累积124项的“超级弹劾”。

博尔索纳罗正面临总统生涯的最危急时刻,“疫苗门”丑闻为疫情以来断断续续的反政府示威注入全新动力,凝聚了左中右势力的反对党趁机汇集了对总统业已提出的124项弹劾形成“超级弹劾”,而帮助他抵挡弹劾的议员联盟正被“疫苗门”所撼动。“不是疫苗怀疑者,而是腐败”巴西参议院针对政府抗疫失职的调查从4月底业已开始,但直到6月25日听证会的戏剧性一幕之前,它迟迟没有取得突破性进展。当天,博尔索纳罗在国会的盟友米兰达(Luis Claudio Miranda)穿上防弹背心,与其在卫生部主管进口事宜的兄弟一起提供了爆炸性证词。

后者称,在政府2月与印度巴拉特生物技术公司达成协议,以15美元一剂高价购买2,000万剂灭活疫苗Covaxin后(价格为巴西订购疫苗中最高,更有报章指出Covaxin原价不过1.34美元),他次月就收到一张要求预付4,500万美元的账单。尽管合同规定巴西在疫苗交付30天后才需付账,而彼时巴西监管机构尚未批准该疫苗,也没有任何疫苗到货,且账单来自一家不属于合同之列的新加坡公司,看上去颇似用于洗钱的空头公司,但他的上级还是施加了“极端压力”要求他批准转账。

巴西国会议员米兰达6月25日穿防弹背心前往国会作证,揭发了“疫苗门”丑闻。(路透社)
巴西国会议员米兰达6月25日穿防弹背心前往国会作证,揭发了“疫苗门”丑闻。(路透社)

而在米兰达兄弟当面向博尔索纳罗指出这笔交易存疑时,据称总统表示“这件事很严重”,但同时拒绝干涉,“如果我插手这件事,你知道会惹出什么样的乱子,这一定是某某的交易”。米兰达兄弟最初不敢公开某某的具体姓名,但在听证会即将结束前才眼含热泪地坦白,对方是总统在众议院的政治联盟负责人巴罗斯(Ricardo Barros),也即指控博尔索纳罗为维系政治利益放任盟友贪腐。

“疫苗门”带来的震动可想而知。之前外界一直认为巴西疫苗采购混乱,是源自博尔索纳罗的疫苗怀疑主义,其前通讯主管曾作证称,辉瑞公司在去年8月曾主动提出供货意愿,但被搁置数月,直到今年3月才敲定协议,否则巴西如今可接收再多千万剂辉瑞疫苗。但另一方面,博尔索纳罗对少有外国顾客问津的印度公司大开绿灯,协议在40天内火速达成,皆因这是盟友利益所在。因此就有示威者愤怒打出标语“他不是疫苗怀疑者,而是腐败”。

再加上印度Covaxin疫苗数据不足,在3月被巴西监管机构拒绝批准后,直到6月才被允许“在严格条件下有限进口”,但同月“疫苗门”的爆发又让迫切希望脱身的政府暂停了合同,算下来至今巴西未拿到一剂Covaxin疫苗,疫情仍在迅速蔓延,就更让民众更为愤怒。

圣保罗州街头7月3日有成千上万人示威反对博尔索纳罗。(美联社)
圣保罗州街头7月3日有成千上万人示威反对博尔索纳罗。(美联社)

政治联盟与支持率两难全“疫苗门”使博尔索纳罗一时间面临多重狂风暴雨。首先,全国逾40座城市出现反总统示威,博尔索纳罗的支持率也再创新低至21%,反对率则高达54%,民调显示其最强劲对手、前左翼总统卢拉(Luiz Inacio Lula da Silva)可在明年大选中轻松击败他。

此外,他将深陷司法战,最高法院已授权检察总长调查其是否犯下“疏忽职守”罪,若有更多证据出炉,将继续损害其2018年成功上位时的“反腐”招牌。

更重要的是,此次危机可能撼动总统与其国会盟友之间的脆弱纽带。博尔索纳罗所属党派虽是众议院最大党,但席位仅占一成,因此需要通过利益交换广泛结盟,方能顺利推进立法,且保护自身不受弹劾威胁,巴罗斯就是维系这一中间派联盟“Centrão”的重要角色。此人本身就贪腐丑闻不断,此前任卫生部长时曾被爆出侵吞了一批价值2,000万雷亚尔(约395万美元)的高价药物,眼下被揭发在疫苗合同中捞上一笔也不让人意外。

如果博尔索纳罗继续袒护巴罗斯,无疑会损害自身岌岌可危的支持度,可能导致更多嗅觉灵敏的议员与其切割,事实上在“疫苗门”爆发后就已有不少议员跳船;但他也难以壮士断腕,否则其松散的国会联盟就会越发土崩瓦解,乃至可能左右众议长是否愿意继续挡住从今年初起就不断涌来的弹劾要求,目前已经累积至124项的“超级弹劾”。

圣保罗州民众7月3日举着弹劾博尔索纳罗的条幅。(美联社)
圣保罗州民众7月3日举着弹劾博尔索纳罗的条幅。(美联社)

圣保罗Insper商学院政治学教授梅洛(Carlos Melo)就认为,“随着人气下降和可用预算资源的减少,Centrão可能会放弃博尔索纳罗,这类联盟过去在1992年和2016年就两度抛弃了因贪腐危机而支持率猛跌的总统。”政治学家库托(Cláudio Couto)也称,议员已开始重新评估支持总统的风险,“此刻跟随政府仍有利可图,但无疑政客不愿将他们的形象与这样的总统联系起来,一切都有个限度。”

当然,“疫苗门”最终能促成多大的示威浪潮、能导致多少议员跳船并危及博尔索纳罗的联盟稳定性,其结果仍在动态发展之中。但毫无疑问,该丑闻在其一连串抗疫劣迹中又添一罪状,并有可能成为终结其政治生涯的最后一根钉子。根植于制度的贪腐顽疾同时,博尔索纳罗为自保拉拢议员反惹火上身的遭遇,也再次体现了根植于巴西“联盟式总统制”(coalitional presidentialism)的贪腐顽疾。这种强势总统制和比例代表制选出的碎片化议会的搭配,在制度上天然造就了寻租的舞台,因为总统往往需要在众议院组建起包含十几个政党的大联盟,才能达到多数席以保证立法顺利进行。

为组建这样一个联盟,总统通常会以部长级别职位、或满足议员的预算要求来笼络支持,这已成为默认的游戏规则。前总统卢拉执政时就将26个部级机构增设至37个,部分原因就是方便分肥给各党,其任内更是曝出“月费案”(Mensalão),即执政党向联盟其他重要议员每月支付1.2万美元的酬劳,以换得对方支持立法;类似地,为了逃避抗疫不力引起的弹劾,博尔索纳罗在今年预算中也给支持他的议员分配了39亿美元之多,即便明知盟友在疫苗合同上做手脚,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未料到东窗事发反倒连累了自己。

反对博尔索纳罗的民众将其抗疫失职造成52万民众病殁称为“种族灭绝”。(美联社)
反对博尔索纳罗的民众将其抗疫失职造成52万民众病殁称为“种族灭绝”。(美联社)

而且,这种建立在利益交换之上的关系并不牢固。由于总统控制着立法议程和大部分国家资源,而多党议员靠忠诚换来资源以投至自身选区,这导致许多议员实际上都是孤立地开展竞选活动,与自身党派的关系较为薄弱,也往往缺乏共同的政纲和意识形态,因此随时伺机而动转换阵营,目前支持博尔索纳罗的“Centrão”联盟涵盖的逾200名议员大多都是这类投机分子。

这种纯粹为利而来的议员也会为利而去,一旦眼见总统尽失民心,他们就可能纷纷划清界限乃至群起弹劾,以提前向下一任总统投诚,这也是目前博尔索纳罗最担心的情况。为了避免这一结局,他可能或会私下交换更多利益,这也意味着腐败情况可能更加严重,也与他当选时承诺的“消除腐败”越走越远。

而对政坛丑闻感到厌烦乃至麻木的民众,在对博尔索纳罗这等既贪污又无能的“政坛外来人”(尽管他此前也已担任参议员近三十载)失望之后,可能又会转回曾放弃过的建制派,只能以“贪腐又如何,只要能办事就行”这等传统信条苦中作乐。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