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7月4日,拥有独特美景的中国新疆独库公路正式通车。独库公路是一条连接南北疆的大通道,全长561公里,一半路段都在海拔2,000米以上。由于大雪原因,该公路于每年6月左右结束“冬眠”开始通行。然而,2021年到了7月份才恢复全线通车。(新华社)
2021年7月4日,拥有独特美景的中国新疆独库公路正式通车。独库公路是一条连接南北疆的大通道,全长561公里,一半路段都在海拔2,000米以上。由于大雪原因,该公路于每年6月左右结束“冬眠”开始通行。然而,2021年到了7月份才恢复全线通车。(新华社)

从2020年10月12日封闭至今,独库已经“雪藏”近九个月。这确实是近年来最长时间的一次封路。原因包括2021年开春山区气温一直较低,积雪融化更晚;五六月份水汽充沛,天山山区雨雪反复无常,道路多段出现滑坡、泥石流等灾害等。(新华社)
从2020年10月12日封闭至今,独库已经“雪藏”近九个月。这确实是近年来最长时间的一次封路。原因包括2021年开春山区气温一直较低,积雪融化更晚;五六月份水汽充沛,天山山区雨雪反复无常,道路多段出现滑坡、泥石流等灾害等。(新华社)

独库公路,即中国217国道独山子至库车段。独库公路北起新疆克拉玛依市独山子区,纵贯天山南北,南端连接阿克苏地区库车市,全长561公里。由于其过半以上地段横亘崇山峻岭、穿越深川峡谷,连接了众多少数民族聚居区,因此被《中国国家地理》评选为“纵贯天山脊梁的景观大道”。(百度地图)
独库公路,即中国217国道独山子至库车段。独库公路北起新疆克拉玛依市独山子区,纵贯天山南北,南端连接阿克苏地区库车市,全长561公里。由于其过半以上地段横亘崇山峻岭、穿越深川峡谷,连接了众多少数民族聚居区,因此被《中国国家地理》评选为“纵贯天山脊梁的景观大道”。(百度地图)

近日,新疆独山子公安局制作的一幅图显示,独库公路标注绿色,代表全线畅通。并且用蓝色标出公路沿线地名,用红色标注沿线景点。(独山子公安制图)
近日,新疆独山子公安局制作的一幅图显示,独库公路标注绿色,代表全线畅通。并且用蓝色标出公路沿线地名,用红色标注沿线景点。(独山子公安制图)

独库公路全程翻越4个终年积雪的达坂,跨过天山山脉近10条主要河流,其中,海拔2,000米以上的路段达280公里,虽然不至于太高,却拥有世界唯一的“百米防雪长廊”,同时,它也是中国公路建设史上的一座丰碑。图为连续转弯的独库公路盘山道。(新华社)
独库公路全程翻越4个终年积雪的达坂,跨过天山山脉近10条主要河流,其中,海拔2,000米以上的路段达280公里,虽然不至于太高,却拥有世界唯一的“百米防雪长廊”,同时,它也是中国公路建设史上的一座丰碑。图为连续转弯的独库公路盘山道。(新华社)

该公路最稳定且通车时间最长的一段,是南段库车市境内,以及从独库公路终点到天山神秘大峡谷的63公里路段。沿途戈壁滩地貌虽然灰色而单调,但最窄处仅0.4米的5公里长天山神秘大峡谷,绝对是一次来自神奇幻境的奖励。图为独库公路蜿蜒穿行在天山群峰和冰封的库车河之间。(视觉中国)
该公路最稳定且通车时间最长的一段,是南段库车市境内,以及从独库公路终点到天山神秘大峡谷的63公里路段。沿途戈壁滩地貌虽然灰色而单调,但最窄处仅0.4米的5公里长天山神秘大峡谷,绝对是一次来自神奇幻境的奖励。图为独库公路蜿蜒穿行在天山群峰和冰封的库车河之间。(视觉中国)

据悉,连接那拉提和巴音布鲁克两个绝美大草原的60公里路段,从6月中旬起就可通行。这一段高度集中了满眼绿油油的高山草甸、袅袅炊烟的哈萨克毡房、雪顶云杉前点缀洁白羊群的陡峭草坡、融雪而成的潺潺溪流等高出片率风景。(视觉中国)
据悉,连接那拉提和巴音布鲁克两个绝美大草原的60公里路段,从6月中旬起就可通行。这一段高度集中了满眼绿油油的高山草甸、袅袅炊烟的哈萨克毡房、雪顶云杉前点缀洁白羊群的陡峭草坡、融雪而成的潺潺溪流等高出片率风景。(视觉中国)

独库公路为何被称为“中国最美公路”,因为它沿途有非凡风景。独山子公安局制作的图中显示了沿途的风景。其中。独山子大峡谷位于新疆克拉玛依市独山子区境内,城区南28千米处,为天然原始旅游资源,处于未开发状态,海拔1,070米,属峡谷地貌。(视觉中国)
独库公路为何被称为“中国最美公路”,因为它沿途有非凡风景。独山子公安局制作的图中显示了沿途的风景。其中。独山子大峡谷位于新疆克拉玛依市独山子区境内,城区南28千米处,为天然原始旅游资源,处于未开发状态,海拔1,070米,属峡谷地貌。(视觉中国)

新疆独库公路博物馆,于2020年6月开馆,位于独库公路的起点独山子,是以独库公路名字命名的一座博物馆。(视觉中国)
新疆独库公路博物馆,于2020年6月开馆,位于独库公路的起点独山子,是以独库公路名字命名的一座博物馆。(视觉中国)

哈希勒根达坂风景十分壮观,即使是夏伏7月,山上也是白雪皑皑。图为新疆哈希勒根达坂下的天瀑。(视觉中国)
哈希勒根达坂风景十分壮观,即使是夏伏7月,山上也是白雪皑皑。图为新疆哈希勒根达坂下的天瀑。(视觉中国)

独库公路穿越海拔3,390米的哈希勒根达坂。(新华社)
独库公路穿越海拔3,390米的哈希勒根达坂。(新华社)

独库公路1974年动工修建,1983年建成通车。这条由中国解放军官兵历时9年修建的公路,历经千辛万苦,在冰雪"达坂"上凿通了隧通;在悬崖上修建了坦途,有168名战士为修建独库公路而长眠于天山。独库公路上的纪念碑是对牺牲筑路人的怀念。(视觉中国)
独库公路1974年动工修建,1983年建成通车。这条由中国解放军官兵历时9年修建的公路,历经千辛万苦,在冰雪"达坂"上凿通了隧通;在悬崖上修建了坦途,有168名战士为修建独库公路而长眠于天山。独库公路上的纪念碑是对牺牲筑路人的怀念。(视觉中国)

唐布拉是尼勒克县境内的喀什河峡谷草原景观的统称,是个由森林、草原、急流、山石组合的自然景观区。(视觉中国)
唐布拉是尼勒克县境内的喀什河峡谷草原景观的统称,是个由森林、草原、急流、山石组合的自然景观区。(视觉中国)

巩乃斯森林公园位于巴音郭楞州的和静县内,在巩乃斯河的上游,是巩乃斯林场所在地。巩乃斯四季分明,每季的景色都有显著特点,春天满目新绿、夏天百花争放、秋天霜打红叶、冬天银装素裹,是良好的避暑和旅游胜地。(视觉中国)
巩乃斯森林公园位于巴音郭楞州的和静县内,在巩乃斯河的上游,是巩乃斯林场所在地。巩乃斯四季分明,每季的景色都有显著特点,春天满目新绿、夏天百花争放、秋天霜打红叶、冬天银装素裹,是良好的避暑和旅游胜地。(视觉中国)

位于新疆伊犁州新源县境内的那拉提草原是世界四大草原之一的亚高山草甸植物区,每年6月至9月,草原上各种野花开遍山岗草坡,红、黄、蓝、紫五颜六色,将草原点缀得绚丽多姿。优美的草原风光与当地哈萨克民俗风情结合在一起,成为新疆著名的旅游观光度假区。(视觉中国)
位于新疆伊犁州新源县境内的那拉提草原是世界四大草原之一的亚高山草甸植物区,每年6月至9月,草原上各种野花开遍山岗草坡,红、黄、蓝、紫五颜六色,将草原点缀得绚丽多姿。优美的草原风光与当地哈萨克民俗风情结合在一起,成为新疆著名的旅游观光度假区。(视觉中国)

巴音布鲁克草原是天山山脉的一处高山间盆地,四周有雪山环抱,是仅次于内蒙古额尔多斯草原的第二大草原。(视觉中国)
巴音布鲁克草原是天山山脉的一处高山间盆地,四周有雪山环抱,是仅次于内蒙古额尔多斯草原的第二大草原。(视觉中国)

巴音布鲁克的蒙古语意为丰富的泉水,九曲十八弯的开都河在大草原上蜿蜒而下,形成了绿草茵茵,牛羊成群的秀美草原风情画长卷。(视觉中国)
巴音布鲁克的蒙古语意为丰富的泉水,九曲十八弯的开都河在大草原上蜿蜒而下,形成了绿草茵茵,牛羊成群的秀美草原风情画长卷。(视觉中国)

从库车出发,沿独库公路北行120公里进入天山腹地。在翻越铁力买提达板之前,路两边有一大一小两个高山湖泊,这就是大、小龙池。大龙池水面面积约2平方公里,四面环山。龙池水主要靠天山融雪及山间降雨补给。中国唐代著名高僧玄奘西去印度取经时,曾途经大龙池。在他所著的《大唐西域记》中有关于大龙池的描述。(视觉中国)
从库车出发,沿独库公路北行120公里进入天山腹地。在翻越铁力买提达板之前,路两边有一大一小两个高山湖泊,这就是大、小龙池。大龙池水面面积约2平方公里,四面环山。龙池水主要靠天山融雪及山间降雨补给。中国唐代著名高僧玄奘西去印度取经时,曾途经大龙池。在他所著的《大唐西域记》中有关于大龙池的描述。(视觉中国)

天山神秘大峡谷位于新疆库车市城北64千米,天山南麓群山环抱中的天山神秘大峡谷,集人间峡谷之妙,兼天山奇景之长,蕴万古之灵气,融神、奇、险、雄、古、幽为一体,景异物奇。(视觉中国)
天山神秘大峡谷位于新疆库车市城北64千米,天山南麓群山环抱中的天山神秘大峡谷,集人间峡谷之妙,兼天山奇景之长,蕴万古之灵气,融神、奇、险、雄、古、幽为一体,景异物奇。(视觉中国)

克孜尔石窟是中国著名的佛教石窟,位于拜城县克孜尔镇东南的明屋塔格山的一片悬崖上,山崖下是木扎特河河谷。克孜尔石窟是中国开凿最早、地理位置最西的大型石窟群,根据考证,石窟大约开凿于公元3世纪,直至公元8世纪至9世纪后才逐渐停建,延续的时间之长在世界各国也是绝无仅有的。(视觉中国)
克孜尔石窟是中国著名的佛教石窟,位于拜城县克孜尔镇东南的明屋塔格山的一片悬崖上,山崖下是木扎特河河谷。克孜尔石窟是中国开凿最早、地理位置最西的大型石窟群,根据考证,石窟大约开凿于公元3世纪,直至公元8世纪至9世纪后才逐渐停建,延续的时间之长在世界各国也是绝无仅有的。(视觉中国)

从库车县沿独库公路向北驶约60余公里,所抵峡谷俗称
从库车县沿独库公路向北驶约60余公里,所抵峡谷俗称”盐水沟”,当地维吾尔人称其为克孜尔亚(红崖)山。(视觉中国)

新疆独库公路沿线,景色宜人的独库公路。(视觉中国)
新疆独库公路沿线,景色宜人的独库公路。(视觉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