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建党百年之际,少数民族的重要性未被埋没,甚至还受“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所凸显,例如6月8日习近平视察了青海海北藏族自治州,强调“少数民族都是一家人,都是兄弟姐妹”;而首度颁发的“七一勋章”,更有高达27.6%的获颁者都是少数民族,涵盖回族、藏族、维吾尔族、塔吉克斯坦族、壮族、满族与蒙古族。

究竟中共的举措具有什么政治意涵?对此,台中研院近史所副研究员吴启讷接受多维新闻专访,进行深入解析。

吴启讷认为,从中国共产革命的历史可以看出少数族群的重要性。(多维新闻)

少数族群是共产革命的资源

吴启讷表示,这是中国共产党在革命阶段跟中国国民党不同的地方。他指出,国民党不管是革命阶段还是定都南京后所做的事,都是要推动中华民族国族建构一体化,其中一个做法就是民族同化跟行政一体化,认为中国所有少数族群跟汉人都是同一个祖先,在近代反抗帝国主义过程中有共同命运,“这个论述在我看起来也没有大的问题,只是他比较忽略少数族群当时还存在的他自己的特殊利益、特殊需求,这个就变成一种政治资源”。

吴启讷继而指出,相对来讲,中共就把少数民族利益视为革命资源。他剖析,对汉人而言,当时革命需求就是要获得土地、财产方面的正义,但对少数民族而言还多面临其他问题,就是汉人的歧视跟我族的特殊文化传承,中共就把这个当作是一个革命的资源加以利用,“所以在中国共产党的革命里,一直有少数族群的参与,并且针对少数民族的参与,中国共产党的回报,就是走‘民族识别’跟‘民族区域自治’,被认定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根本政治制度之一”。

吴启讷强调,少数民族资源涉及中国领土完整,也涉及整个中国的前途,“中国整体特征人口众多地大物博,但基本上是少数族群地区地大物博,你不能想像少数族群地区如果脱离中国,那中国是否还会有发展的前景、战略安全,显然就没有”。

若将国民党在中国大陆22年执政期间作为对比,吴启讷提到,国民党其实在边疆没有办法创建有效统治,即使后来退到台湾之后,也没有去做真正的深刻反省,台湾目前的族群政策,四大族群是一个虚构议题,真正的议题应该是汉人跟台湾原住民的关系,这个议题里面就有少数族群的文化传统、传承跟利益保护、发展问题,“这些问题在台湾,因为在投票政治下面,原住民票数非常有限,所以没办法真正体现出来,这一点也是台湾潜在的危机之一”。

中西人权舆论战 中共自信逐渐增强

而对于日前联合国上演加拿大代表40几个国家发表声明,谴责中共严重违反人权,要求进入新疆地区调查,乃至于中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代表团公使蒋端联合60多国发表反击,针对加拿大印地安人寄宿学校发生数百具儿童遗骸一事,“呼吁对所有针对原住民的犯罪展开彻底和公正的调查”。

对比国际舆论战在少数民族议题上进入了新阶段,而七一勋章当中的维吾尔族与藏族获颁者,都是因为反暴、守边而受到重视,这又有何意味?

吴启讷认为,这表示“中共的自信在逐渐增强”。他提到,“我从外界的观察,他们过去对自己少数民族政策不是完全自信的”,因为在中国大陆的各个角落,包括汉人区域,“一些经济和社会乃至于人权不够完善的问题,毫无疑问是存在的”,中共自己也承认这个人权是一个需要不断进步的过程,“因为它(中共)受到传统政治影响,很好面子,别人提到人权问题,都会觉得这些社会事件(比如说有人失业的集体抗议)拿出来他觉得是丢脸的事情”。

但吴启讷指出,经过过去几年舆论战,中共发现同样问题在西方更广泛存在,即使是放到所谓的种族议题乃至于种族屠杀的议题上面,中国没有做错什么,反而觉得“你要调查就来调查,因为我没有做错甚么、而且我做得比你好”。吴启讷表示,“我觉得这是他经历过震撼教育之后所得到的醒悟”,这是往好的方向走。吴启讷认为,无论如何,在任何层面中国继续改革跟开放,是它可以向世界昭示它不管是制度还是施政成功的唯一路径,“它的自信大可以再强一点”。

相反,在越来越开放后,西方的舆论可能会后继乏力,因为他们会不断面临这种事实的、真实的回应,“而这个回应是西方在运用舆论战过程中,没办法长久持续下去的”。

【台湾看中共百年】系列: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