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花莲7月3日开放登记打疫苗残剂,一经开放,台湾民众纷以“百米冲刺”速度冲出,途中还有一名台湾妇人摔倒。有台湾民众怒骂,“这样好看吗?大家跑过来像狗一样!”,台湾的新冠疫苗未见数量充足的曙光,引发“残剂乱象”。

对此,国民党主席江启臣当地时间7月5日于脸书(facebook)发文怒批,“无能政府才让人民追着疫苗残剂跑!”

江启臣说,本周台湾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将决定三级警戒是否继续维持,或是为了降低经济民生冲击,朝向逐步开放规划。然而,在这样关键的阶段,却有两个让他印象深刻事情。

台湾花莲7月3日开放登记施打疫苗残剂,台人以百米冲刺速度抢登记。国民党主席江启臣7月5日怒批,无能政府才让人民追着疫苗残剂跑。 (facebook @ 江启臣)
台湾花莲7月3日开放登记施打疫苗残剂,台人以百米冲刺速度抢登记。国民党主席江启臣7月5日怒批,无能政府才让人民追着疫苗残剂跑。 (facebook @ 江启臣)

江启臣表示,有一个家长传讯询问,大学指考将在7月28日至7月30日举行,四万多个指考生能否优先施打疫苗;另一个更难抹灭的新闻画面则是,一位为了抢登记施打残剂的妇人,在狂奔中跌倒,让人心疼不已。

他称,家长的担忧,人民的急切,像是在黑暗中怒吼,得不到回应。目前唯一可以给18岁以下青少年施打的德国BNT疫苗,台湾一剂也没有,即便年满18岁,年轻力壮的指考生,根本不在现有的排序中。七月底,台湾所有的考生已经注定要硬着头皮上考场,不但要实现所学,为自己未来的前途打拼,还要提心吊胆担忧暴露与感染的可能。

台湾花莲县7月3日开放各施打站现场预约疫苗残剂,因每站每天开放名额只有7人,为抢残剂登记,有台湾民众7月2日晚间就熬夜守在施打站等候。 (中央社)
台湾花莲县7月3日开放各施打站现场预约疫苗残剂,因每站每天开放名额只有7人,为抢残剂登记,有台湾民众7月2日晚间就熬夜守在施打站等候。 (中央社)

江启臣指出,莫德纳疫苗开放施打,全台施打数量超过18万,但是囿于目前具体取得数量包含政府自购152万剂,加上美日捐赠374万剂,总共只有526万剂。又必须考量第二剂施打间隔,甚至还看不到开放全民施打可能的时间,一般人民只能狂奔渴求残剂施打,对于疫情的恐惧以及无法施打疫苗的焦虑,是人民两个月来的日常。

他表示,6月22日,国民党召开防疫应变小组会议。根据前国民党立委陈宜民的简报,受到“Delta”病毒的影响,学界建议群体免疫要达到83%的施打率。以此计算,2,350万人每人施打两剂,台湾约需要3,900万剂疫苗。如果根据莫德纳研究,建议追打第三剂疫苗有效对抗“变种病毒”,依此计算,2,350万人每人施打三剂,则需要5,850万剂疫苗。如果追求最理想的状态,台湾每个人都注射三剂,更需要7,000万剂疫苗以上。不论是哪一个计算方式,对照台湾目前疫苗取得的数量,都远低于此!

江启臣直言,国民党更担心这样的焦虑会继续延续。在政府自购部分,尚有2,800多万剂未到。加上日本政府已经宣布提供的第二批AZ疫苗100万剂、民间团体洽购总额1,500万剂,也只有勉强超越低标,即便加上不愿进行三期试验的台产疫苗,实际取得数量仍无法预期,真正让台湾恢复正常生活的时间,同样无法预料。

江启臣狠批,“超前部署”已经从蔡政府自豪的口号,变成人民“自嘲玩笑”。尤其面对变种病毒,以及可以预料的病毒流感化趋势,台湾的防疫政策跟疫苗数量,早就已经捉襟见肘,当其他国家继续超买未来的疫苗需求的时候,民进党政府仍蒙上眼睛,不愿意面对现实,甚至否决在在野党提出增购疫苗的提案。蔡政府的自满,果然就是防疫的破口。推荐阅读: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