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果壳

  八月的早晨,太平洋中间的塔希提岛上,阳光还未照进峡谷。一只棕色壳的大蜗牛正在懒洋洋地散步,突然被一只大手抓了起来,在自己的壳上捣鼓。

  等挣脱魔爪时,大蜗牛发现壳上被安了一个小黑块,怎么抖都抖不掉。蜗生已经如此艰难,怎么还往上加负重?大蜗牛只能背着这个小黑块辛苦地爬了一天,直到下午阳光不再照进峡谷, 那只熟悉的大手又出现了。

背着小黑块的棕色大蜗牛背着小黑块的棕色大蜗牛

  “这下是把我壳上那玩意儿去扌……”大蜗牛感觉背上轻松后,突然觉得眼前一黑。

  痛下杀手的是正儿八经的生态学家,他们给蜗牛安的小黑块是“世界上最小的电脑”。大蜗牛做错了什么?背着小电脑也就算了,怎么完事儿连命都没了?生态学家的迷惑行为,其实是为了探寻一场大灭绝幸存者的秘密

  因为吃引起的蜗牛大灭绝  

  这场蜗牛大灭绝发生在1974年。当时,这种棕色大蜗牛——玫瑰蜗牛Euglandina rosea)被引入了塔希提岛所属的社会群岛。它们是天生的蜗牛杀手。玫瑰蜗牛上岛30年后,共有52种帕图螺科蜗牛被它们吃到野外灭绝,其他科的上百种原生蜗牛也处境危险。

  为什么要引入玫瑰蜗牛?这其实是人类“借蜗杀蜗”的“妙计”。

  1967年,人们将非洲大蜗牛Achatina fulica)作为食物,带到塔希提岛所属的社会群岛。非洲大蜗牛是一种比玫瑰蜗牛还要大一些的蜗牛,它们除了被人类吃,本身也是大吃货,来到新环境就一顿狂吃,对岛上植物造成了严重危害。

  人们发现情况不妙,单靠人类的嘴又吃不光非洲大蜗牛,就企图引进玫瑰蜗牛,让这种蜗牛杀手帮忙吃掉非洲大蜗牛。但是,生物防控实施前的研究十分草率,缺少蜗牛专家或生态学家的参与,甚至几乎没有考虑土著蜗牛是否会成为受害者。悲剧便由于决策者的一时轻率,降临在了土著蜗牛身上

巨型非洲大蜗牛,不过,一般的非洲大蜗牛体型没这么大巨型非洲大蜗牛,不过,一般的非洲大蜗牛体型没这么大
玫瑰蜗牛,主要捕食年轻的非洲大蜗牛,上图那么大的蜗牛它可吃不下丨Tim Ross玫瑰蜗牛,主要捕食年轻的非洲大蜗牛,上图那么大的蜗牛它可吃不下丨Tim Ross

  原本社会群岛物种丰富,全球120种帕图螺科的蜗牛中,有61种仅栖息于社会群岛,其中52种因为玫瑰蜗牛遭受了灭顶之灾。不过在这样的浩劫中,竟有包括无色帕图螺在内的几种帕图螺逃过一劫。

  无色帕图螺(Partula hyalina)拥有漂亮的白色外壳,是岛上的土著蜗牛,现在也是濒危物种。这种白色小蜗牛,是怎么在入侵物种的猎杀中存活下来的

拥有漂亮外壳的无色帕图螺拥有漂亮外壳的无色帕图螺

  白色小蜗牛如何成为幸存者? 

  无色帕图螺拥有独特的白色外壳,可以抵御日晒,所以能够在日晒较多的森林边缘生活;而棕色壳的玫瑰蜗牛承受不了强光是不是阳光给无色帕图螺提供了庇护所呢

  为了检验这一假说,生态学家需要监测蜗牛日常活动时照在它们身上的阳光。监测阳光的同时也要避免干扰蜗牛的行为,于是他们看上了密歇根大学发布的世界上最小计算机——密歇根微尘(Michigan Micro Mote, M3)。根据生态学家的需求,电子工程师以密歇根微尘为基础,改造出了可以每十分钟记录一次光照强度的小电脑,它们的体积仅有2×2×4毫米,不至于压垮蜗牛。

小电脑体积仅有2×2×4毫米小电脑体积仅有2×2×4毫米

  2017年8月,生态学家就揣着小电脑来到塔希提岛。

  无色帕图螺是濒危物种,即便是特制的小电脑也不能直接安在身上。好在它们是夜行动物,白天总趴在叶子背面睡觉。于是研究者找到睡觉的蜗牛后,就在它们身边用磁铁固定3个小电脑。2个小电脑安在叶子背面,监测小蜗牛受到的光照,另外1个则安在叶子表面,检测环境光照。

被小电脑包围的无色帕图螺蜗牛被小电脑包围的无色帕图螺蜗牛

  对待入侵物种玫瑰蜗牛,生态学家就没有手下留情了,他们直接将小电脑黏在了玫瑰蜗牛的外壳上。在回收电脑后,生态学家就对玫瑰蜗牛实行了安乐死

 在死亡边缘徘徊的玫瑰蜗牛 在死亡边缘徘徊的玫瑰蜗牛

  在一周的时间中,研究者团队记录了3个栖息地里41只无色帕图螺身边的光照,以及2个栖息地里38只玫瑰蜗牛活动中受到的光照。

  没错!就是阳光  

  捕食者玫瑰蜗牛确实讨厌强光,这阻碍了它们接近在树林边缘睡觉的无色帕图螺。在那里,无色帕图螺受到的全天平均光照强度超过3000勒克斯。正午时,它们受到的光照平均约9000勒克斯。

勒克斯是衡量照度的单位,居家照度一般在320~500勒克斯,烈日下则通常超过10000勒克斯。图为塔希提岛上景观勒克斯是衡量照度的单位,居家照度一般在320~500勒克斯,烈日下则通常超过10000勒克斯。图为塔希提岛上景观

  玫瑰蜗牛则需要躲避这么强烈的光照,它们尽量在光照强度不足900勒克斯的地方活动。到阳光最强的午后,它们甚至躲进完全无光的地方不出来了。而且,这些蜗牛杀手一个星期移动的直线距离不足3米,只要白色小蜗牛的“阳光庇护所”范围有几米大,玫瑰蜗牛就没法趁着黑夜潜入进去。

  虽然这次研究中没有记录的湿度和温度也有潜在影响,但结果显示,阳光的庇护至少是无色帕图螺在猎杀中活过四十多年的因素之一。未来如果想将它们迁移到塔希提岛上的其他地区,光照环境也是不能忽略的因素。

  尽管无色帕图螺物种尚存,但人类未经充分评估便引入玫瑰蜗牛,这造成的伤害已经无法挽回。无色帕图螺本来遍布塔希提岛森林中的各处,如今只能依靠狭窄的阳光庇护所苟延残喘。错误的生物防控措施,在不到30年里,就杀死了这个群岛上的数十种帕图螺科蜗牛。

图为幸存者之一的 Samoana attenuata丨iucnredlist.org图为幸存者之一的 Samoana attenuata丨iucnredlist.org

  9种幸存者中,有4种是2008年和2009年才发现的。目前在野外灭绝的52种帕图螺中,有11种有人工饲养。

幸存者之一 Partula meyeri丨iucnredlist.org幸存者之一 Partula meyeri丨iucnredlist.org

  更荒诞的是,虽然玫瑰蜗牛能够杀死一些还没长大的非洲大蜗牛,但这似乎并没有影响非洲大蜗牛的数量。对比引入玫瑰蜗牛的岛屿和未引入的岛屿,非洲大蜗牛数量都在达到峰值后自然衰退,与是否引入玫瑰蜗牛无关

  现在的生物防治评估已经比40年前慎重多了,但是这场蜗牛大灭绝仍提醒着我们:面对外来物种,多么慎重都不为过


新闻来源:新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