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等待太久之后,滴滴出行于北京时间6月30日晚正式在纽交所挂牌上市。高盛、摩根士丹利、摩根大通、华兴资本担任承销商,此外还包括多家中资机构如中金、中银国际、交银国际、建银国际、招银国际、工银国际和国泰君安国际等。在IPO中,滴滴发行价定为14美元,位于13-14美元/ADS的发行区间上限,IPO估值超670亿美元。

让市场感到奇怪的是,对于在经历波折之后的上市,滴滴表现得异常低调,既无敲钟场面,又无任何庆祝仪式。从网络发布的滴滴团队面对IPO时的照片来看,公司高管的表情十分严肃,几乎没有人有笑容。一般看法认为,这可能与滴滴上市时的估值下降有关,滴滴最高估值曾超过1000亿美元,但实际发行价的估值只有670亿美元。

不过,最新信息显示,滴滴高管们的严肃不是没有原因的。7月2日,中国网络安全审查办公室发布公告称,为防范国家数据安全风险,维护国家安全,保障公共利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网络安全审查办公室按照《网络安全审查办法》,对“滴滴出行”实施网络安全审查。为配合网络安全审查工作,防范风险扩大,审查期间“滴滴出行”停止新用户注册。

滴滴遭网络安全审查(微信@网信中国)
滴滴遭网络安全审查(微信@网信中国)

针对中国网络安全审查办公室对“滴滴出行”启动网络安全审查,滴滴回应称,将积极配合网络安全审查。审查期间,将在相关部门的监督指导下,全面梳理和排查网络安全风险,持续完善网络安全体系和技术能力。

此时市场有传闻称,有关部门对滴滴启动网络安全审查,与滴滴赴美上市将国内道路信息打包送出有关。对此传闻,滴滴副总裁李敏于7月3日回应,看到网上有人恶意造谣说“滴滴在海外上市,把数据打包交给美国”。和众多在海外上市的中国企业一样,滴滴国内用户的数据都存放在国内服务器,绝无可能把数据交给美国。另外,相关恶意造谣者虽然已经主动删帖,但我们坚决起诉维权。

滴滴副总裁回应(微博@liminx)
滴滴副总裁回应(微博@liminx)

不过,滴滴面临的问题并未就此结束。“网信中国”微信公众号在7月4日公布,根据举报,经检测核实,“滴滴出行”App存在严重违法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问题。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相关规定,通知应用商店下架“滴滴出行”App,要求滴滴出行科技有限公司严格按照法律要求,参照国家有关标准,认真整改存在的问题,切实保障广大用户个人信息安全。

滴滴出行的市场影响力不小。这家中国公司已在16个国家近4,000个城市、县、镇留下足迹。截至2021年3月31日的12个月里,滴滴全球平均日交易量为4,100万单,全平台总交易额为3,410亿元人民币。对于涉及如此多普通司机和消费者的公司,中国网信部门连续发布针对滴滴的限制性公告,一个简单判断是,滴滴可能遇到了“大事”!

除了此前传闻的数据安全之外,还有其他传闻出炉。比如,滴滴的股东中,外资占有最大的份额。招股书显示,IPO之前,滴滴创始人、CEO程维持股7%;联合创始人、总裁柳青持股1.7%。根据同股不同权的安排,程维、柳青合计拥有超过48%的投票权,包括其他管理层在内,滴滴经营团队一共拥有超过50%的投票权。此外,还有评论将焦点引向苹果公司企业发展副总裁Adrian Perica——他是滴滴的董事会成员,在2009年入职苹果之前,他曾在高盛集团工作过八年。最引发关注的是,他曾服役于美国陆军,而且是一位“情报官员”。

在阴谋论之下,上述“疑点”被不断放大和传播。那么,到底应该如何看待滴滴的麻烦?

安邦智库(ANBOUND)的研究人员认为,答案并不复杂,但找到这个答案要有高度、有视野。我们认为,滴滴被限制的核心原因是地缘政治。经过了近几年的博弈之后,中美关系逐步进入了大国地缘政治博弈阶段,“国家利益”开始成为两国关系中的重要问题。安邦创始人陈功曾经表示,世界早就进入地缘政治时代,原来信奉的一套可能行不通了,我们需要基于地缘政治视角来分析问题。地缘政治其实就是大国关系和国家利益,讲究的是策略、方法、资源和文化征服力。从这个角度来看,滴滴上市与否、在哪里上市,现在被赋予了“国家利益”色彩,关系到中美竞争。中国网信办接连发出整顿要求,显示出一种可能性——中国的核心圈不想依赖美国。如果这种看法成立,今后凡是涉及到重要领域、对美国资本市场和技术有显著依赖的投资案例,都不会得到明显的祝福。

至于所谓“数据安全”,这并不是问题的核心。滴滴已经解释的很清楚——滴滴的数据中心在中国,并没有将数据“打包”给美国。再看苹果在中国的经营,最后也是把数据中心放在了中国。因此,“数据安全”并不是一个关键问题。如果分析跟着新闻评论走,只能越走越糊涂。

值得一问的是,为滴滴服务的那些专业人士——投资银行家、律师、会计师、公关公司,以及滴滴的上层关系,难道没有人知道什么叫地缘政治吗?这些机构是不是真的以为,知道一点地缘政治就足够了?有多少人真的以为,是数据信息安全影响了滴滴的经营?作为第三方独立智库机构,安邦的研究人员认为,那些为上市公司服务的投行专家、律师、会计师、公关顾问等,需要能够清晰解构、看清楚这些问题,才能谈得上“专业服务”。否则,只盯着公司上市时的“小账本”,难以在地缘政治新时代提供有见解的专业服务。

最终分析结论(Final Analysis Conclusion):

滴滴上市后被网信办连续叫停进行整改,并非是“数据安全”问题,而是地缘政治问题,基于彼此对国家利益的重视程度大幅提高,未来中美由于地缘政治因素而脱钩的领域,还会不断出现。(NH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