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2021)年7月1日对香港来说具有多重意义,除了是中共建党100周年,也是香港回归24周年,更是《港区国安法》施行满一年的日子。这一天,香港本地少了反对派历年举办的七一游行,增添了更多庆祝建党百年和回归24周年的氛围,而流亡台湾的港独团体“香港边城青年”,则在脸书(Facebook)上宣告停止运作。许多迹象显示,这天或许是香港走向“人心回归”的分水岭。

7月1日,香港庆祝回归24周年的活动上,青少年军成员持国旗进场。(香港01)

首先是,2003年起在香港每年举办的七一游行今年停办了。回看2003年爆发七一游行的导火线,就是时任特首董建华推动《香港基本法》第23条“国家安全”立法,遭致反对派大举反弹、举办大规模游行示威,最后导致法案胎死腹中。直至去(2020)年才由北京代香港完成《港区国安法》立法,补上长年以来的国安漏洞。

不得不说,尽管香港每年七一游行都参杂了各种诉求,部分要求保障民生的诉求也具有合理性,但是近年游行的主要矛头都指向港府和中共,更有人在游行中公然打出“港独”、“反中”等旗帜,煽动香港市民挑战国家安全的红线。究其实,反对派选在值得庆祝的回归纪念日这天,年年发动反政府的游行,都在无形中令香港人将“一国两制”赋予的自由误解为“和国家对抗”的自由,而迟迟无法确立国家认同。

今年,七一游行的主办单位“民阵”表示“以后将不再申办游行”,其他民间团体提出申办也被警方驳回,可以说是《港区国安法》正在发挥效力的反映。正面来看,这或许也有助香港市民静下心来反思集会游行的诉求和国家安全之间的平衡。

其次是,流亡台湾的港独团体有溃散的迹象。在《港区国安法》施行后,香港反对派和《苹果日报》等传媒接连受到整顿,香港局势由2019年的反修例骚乱恢复安定,许多港独人士则纷纷出走海外,流亡西方和台湾等地。

值得注意的是,由滞台的港独人士组成的团体“香港边城青年”,原本要在7月1日举办“无惧港共政府打压”的记者会,批评中共和港府对港独的“政治打压”,但在记者会前“香港边城青年”的脸书专页却无预警发布一则贴文,宣布“此专页将停止运作,谢谢大家支持,香港人珍重。”

7月1日,流亡台湾的港独团体突然宣布停止脸书专页的运作。(Facebook@香港边城青年 Hong Kong Outlanders)

香港边城青年的执行委员则在记者会上回应称,该脸书专页突然关闭,是因为秘书长Justine因生涯规划及担心自身安危,已决定离职,目前双方正处于交接状态,希望专页能够尽速恢复运作,“边青”也将进入筹备立案阶段。

香港边城青年过去一直是台湾最为活跃的港独团体,反修例运动后举办多场记者会和游行活动,该秘书长Justine也是团体主要发言人和曝光对象。现在她选择“明哲保身”、卸下秘书长一职,也凸显海外港独已经走到穷途末路,即使重组恐怕也难以再对香港情势发挥实质影响。

第三个迹象是香港年轻一代的认同正在转变。在七一前夕,多位中国航天科学家到访香港多间大学和中小学开展讲座,与香港各校的学生交流,引起一阵热烈回响。包括皇仁书院、培侨书院的中学生,都对中国的航天事业充满向往和热情,甚至表示未来希望可以成为中国的宇航员,为“祖国出一份力”。这些青少年对中国的认同,无疑展现出和黄之锋、周庭等“港独”一代人截然不同的面貌。

在香港反修例运动后,北京和港府开始痛定思痛,全面推动国安教育和爱国教育,但未来能否落实香港教育领域的改革、加强香港和内地的交流,培养出更多具有国家意识的青少年,将是能否清除“港独”思想的关键。

6月25日,在香港的皇仁书院,中国工程院院士、神舟飞船首任总设计师戚发轫(中)与学生合影。(新华社)

《港区国安法》实施满一周年,香港已经“由大乱回复大治”,但香港人心离真正认同港府和中共仍有一大段距离。然而,如果北京和港府能把握七一游行停办、港独溃散和香港青少年的认同变化等转机,通过良治争取民心,那么或许今年的七一就有机会成为香港“人心回归”分水岭。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