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地点】北京南锣鼓巷

  【发生事件】社工帮七旬“拾荒”老人摆脱心理困境

  76岁的张玲(化名)几十年来一直居住在南锣鼓巷附近一个胡同里。虽然她和老伴儿有属于自己的房屋,但张玲却有个奇怪的“嗜好”,她喜欢捡拾杂物,家里和院子里堆满了垃圾,严重到已经没有办法推门进入,张玲有时还会睡在胡同里的公厕内。

  为此,社区和街道的工作人员也曾多次找过张玲,想要帮老人清理一部分垃圾和杂物,可是无论工作人员怎么好言相劝,张玲的态度都非常强硬,往往是把工作人员骂了回去。街道也曾采取过集中清理的方式,但清理后张玲反而在胡同内堆积更多的垃圾。这样一来,张玲产生了消极对抗的心理,形成越清理,矛盾冲突越激化的情况,只要一见到社区或者街道工作人员,张玲就态度激动。

  张玲这种堆积杂物和垃圾的情况,不仅有安全隐患,还给周围居民带来了很大困扰。她在私房院内、墙外及胡同公共区域内堆满了捡拾的垃圾,严重影响环境卫生,这种现象引发了社区居民对街道工作的不理解,也造成了社区矛盾。这件事引起了安定门街道困难群众救助服务所(以下简称困服所)社工的注意:张玲与老伴儿每月的退休金加起来有8000多元,足够两人生活,为什么张玲会将两间半房加上120平方米的院子全部堆满捡拾来的垃圾,并且态度如此强硬,不让工作人员收拾呢?

  去年7月,安定门街道困服所的社工张天蔚找到了张玲,他表明身份后没有表达出任何要帮助张玲清理垃圾的意向,而是一直与她聊天。张天蔚解释道:“我们会聊她年轻时读夜校的经历,聊她退休前的工作,聊她与老伴儿和子女的关系等等。我能够从聊天内容中了解她的想法,分析她的心理。我发现她的逻辑性非常好,完全能够理解年轻人的聊天方式。但她非常敏感,只要邻居或游客多看一眼她捡拾的垃圾,她就会骂人家。”

  张天蔚学习过心理学,他将观察到的情况带回困服所,与专家一起研讨。通过专业评估后,专家认为张玲具有严重的老年性偏执障碍、持久性妄想障碍,对环境信息敏感、孤独、多疑、人际交往中攻击性强等心理和行为倾向。针对张玲的这种情况,困服所成立了6人服务团队,为其制定了专业的帮扶方案。首先,大家以采取角色扮演方式工作,将张玲当成自己的奶奶那样对待,时常前去与她聊天。但大家在聊天中注意方式方法,运用替代性词汇,把“清理垃圾”替代为“整理废品”“提高生活质量”等表达。

  张天蔚与同事们经常为张玲提供暖心服务,给他们老两口熬小米粥,送粽子、西红柿等。社工还开展微帮扶服务,帮其修水电、桌椅和厨具,这些服务渐渐地打动了张玲,让她产生了信任和理解。

  在提供服务的同时,社工持续与张玲“谈心”,有时候从中午一直聊到晚上七八点。社工发现,张玲并不是不爱干净,她经常洗衣服换衣服,但因为家里没有落脚的地方,她往往会去公厕洗衣服。社工就从这些细枝末节入手,在日常帮扶中潜移默化地传递思想。于是,张玲同意清理部分捡拾来的垃圾,但往往清理后不久,张玲又会捡新的回来,如此情况反反复复。可就在这样的反复中,社工发现张玲的偏执障碍已经有所好转。

  前段时间,张玲的老伴儿身体不适,社工帮助将其送去医院看病,随后帮其老伴儿联系了养老院。张玲独自居住的这段时间,社工依然暖心陪伴,得知她想砍掉院里的大树,社工说:“不收拾掉这些垃圾,怎么砍树呢?而且这些杂物火灾隐患非常严重,您自己住太不安全了。”终于,老人被说服,同意开展大清扫。

  于是,从今年3月份开始,困服所的6名社工开启了每月3至4次的阶段性清理工作,并结合社区工作,对张玲开展认知调节和行为矫正,发动周围邻居建立良性的自治监督机制。直到近日,张玲家中的垃圾终于清理完毕。看着干净整洁的家,张玲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为彻底解决张玲数十年养成的捡拾垃圾习惯,困服所还为其联系了老年志愿者学校,引导她参加诗词、书法、花鸟写意等学习班,培养其兴趣爱好,也让她结交更多朋友。

  张天蔚说,能够帮张玲老人逐渐改变,自己也非常有成就感。在接触社工工作的两年多时间来,他越来越体会到心理干预的重要性。“基层社工工作更需要心理学知识,这样才能更好地帮助服务对象解决问题。我也在工作中养成了不断学习的习惯,希望能够通过更多的心理学知识为服务对象‘医心’。”

  文并摄/刘妙妙

新闻来源:央视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