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发是老人最明显的标志(图片来源:Pixabay)白发是老人最明显的标志(图片来源:Pixabay)

  过去人们认为,头发变白就意味着人开始慢慢变老,这个自然的过程似乎无法阻挡,而且压力还能让头发白得更快。不过一项最新的研究却发现,与压力让头发变白相反,放松的时候白头发还可能变回原来的颜色。适当地休休假,也许能让你的头发重回青春。

  撰文 | 黛安娜·权(Diana Kwon)

  翻译 | 李诗源

  灰白的头发是上了年纪的人最明显的标志之一。随着人逐渐老去,原先的黑色、棕色、金色或者红色秀发也渐渐失去了年轻时的光彩。虽然变白的头发看上去再也不可能变回来,但一项新的研究表明,这种变化至少可以被暂时地复原。

  早在几十年前,从论文报道的个案研究中,人们就已经认识到白发有可能自动恢复原先的颜色。已故的皮肤科专家斯坦利·科迈什(Stanley Comaish)在一篇发表于1972年的论文中,描述了一名38岁的男子身上的“奇异特征”。尽管这名男子的大部分头发要么全是黑色,要么全是白色,但他有3缕头发在靠近发梢的部分是浅色,而靠近根部的部分是深色。这表明正常的头发变白过程发生了逆转,而且是从根部开始的。

  在一项近日发表于eLife杂志的研究中,一个研究组对十多名年龄、种族和性别不同的人进行了研究,发现了迄今为止支持在头发中存在这一现象的最有力的证据。这项研究还发现,头发变白和复原的模式与压力变化的周期相吻合,表明这一与年龄相关联的过程与我们的心理幸福感密切相关

  迈阿密大学的皮肤病学家拉尔夫·保斯(Ralf Paus)是这项研究的共同作者,他认为:“这些研究表明,有一些时间窗口可以给变白的头发更多机会,在这些窗口期,白发恢复原来颜色的可能性,或许比人们长期以来所认为的更大。”

  大约4年前,哥伦比亚大学的线粒体精神生物学家马丁·皮卡德(Martin Picard)正思索着我们的细胞如何以多级过程来完成衰老。在这样的过程中,有些细胞呈现衰老迹象的时间会远早于其他细胞。他意识到,这种像打补丁一样一块一块地发生的过程在我们的头上就能清晰地看到,因为我们所有的头发并不是同时变白的。“看起来,我们所知的发生在细胞层面的过程,某种程度上通过头发呈现出来了,”皮卡德说道,“也许我们能从中窥见一些事情。或许最先变白的头发是最容易受伤或者恢复能力最弱的。”

  在和同伴讨论这些想法的时候,皮卡德顺带提了一句他的设想:如果可以找到一根只有一部分变白的头发,然后计算这根头发生长的速度,那么我们就有可能确定这根头发开始衰老的时间,从而研究头发的主人遇上了什么事情才导致头发开始变白。“我当时几乎只是瞎想。”皮卡德回忆道。然而令他感到惊讶的是,他的同伴转身跟他说自己头上就有过这样的双色头发。“她真的走到了卫生间,从头上拔下来几根头发——从那个时候起,这个研究项目就开始了。”他说道。

  皮卡德和他的团队开始在当地和社交媒体上发广告,还有通过口头打听,寻找其他有这种双色头发的人。最终,他们找到了14个人。这些人有男有女,年龄最小的是9岁,最老的有65岁,他们的种族也各不相同(不过大部分是白人)。参与者们提供了身上不同部位的单色和双色毛发,包括头发、面部毛发和阴毛。

  随后,研究人员们开发了一项可以将一缕毛发颜色的微小变化数字化和量化的技术,他们把这种变化叫做毛发着色模式(hair pigmentation patterns)。研究人员在这些模式中发现了惊人的现象:在其中10名9~39岁的参与者中,一部分正在变白的毛发恢复了原本的色彩。研究团队还发现,不仅是头发,身体其他部位的毛发中也出现了这种恢复现象。“当看到阴毛也出现了颜色恢复的现象时,我们就在想,‘好吧,这真的可以发生。’”皮卡德说,“这种情况不止在一个人身上发生,也不只有头发才可以恢复,而是全身的毛发都可以。”不过他还说,因为只有一部分毛囊中出现了这种逆转,所以这一过程有可能只能发生在特定的阶段,而在其他阶段就不能再发生这样的变化了。

  大部分人在30多岁时会发现自己开始长白头发了,不过也有的人可能在不到30岁时就有了。保斯认为,在头发刚刚开始变白的这个阶段,这个过程可能最容易发生逆转。他还说,对于那些满头白发的人而言,大部分的头发估计已经“回天乏术”了,但有可能有一部分毛囊依然可以发生变化。

  “这项研究最杰出的地方在于,他们的工作很有说服力地表明在单根毛发的水平上,变白的过程确实是可逆的。”华盛顿大学的衰老研究专家马特·凯博莱恩(Matt Kaeberlein)说道,他是这篇新论文的编辑之一,但并未参与这项工作。“我们由此认识到,在头发和其他多种组织中,伴随年龄而发生的生物学上的变化在很多情况下是可逆的,这项研究就是一个绝佳的例子。”

  研究团队还研究了毛发变白和精神压力之间的关联,因为此前的研究表明这类因素可能会加速毛发的衰老过程。历史上,也有一些趣闻表明这种关联是存在的。传说,18世纪法国的王后玛丽·安托瓦妮特(Marie Antoinette)在上断头台前一夜白头。

玛丽·安托瓦妮特(图片来源:Wikipedia)玛丽·安托瓦妮特(图片来源:Wikipedia)

  在其中一小部分参与者中,研究人员对单根毛发进行了分析,确定了色素模式中的颜色变化发生在哪些区段。然后他们根据已知的人体毛发平均生长速度(大约每个月生长1厘米),计算了这种变化发生的次数。这些受试者还提供了有关他们在过去一年里,经历的压力最大的事件的信息。

  这一分析表明,毛发变白或复原与面临显著的压力或心理放松的时期相对应。一名35岁、有着红棕色头发的男性参与者有5缕正在变白的头发出现了颜色复原的情况,而这段过程与他度过的两周假期在时间上恰好吻合。还有一名30岁的黑发女性参与者,她的一缕头发中有一段白色部分,而在这一段头发生长的2个月期间,她经历了分居和搬家——这是她过去一年中压力最大的阶段。

 图片来源:Pixabay 图片来源:Pixabay

  伊娃·彼得斯(Eva Peters)是德国吉森和马尔堡大学医院的精神神经免疫学家,她表示这是一项“非常有创造性、概念十分清晰的研究”。她并未参与到这项工作中。不过她还指出,由于研究人员分析的案例数相对较少,尤其是与压力相关的那部分研究,因此还需要进一步的研究来确认这些发现

  目前,研究团队下一步的计划是更仔细地分析压力和毛发变白之间的联系。皮卡德、保斯和同事们正在集资开展另一项有关毛发颜色变化和压力水平的前瞻性研究,也就是说,他们会在一段特定的时间内追踪参与者的状况,而不是让参与者们回忆过去的生活中发生了什么事情。

  皮卡德说,最终人们有望把毛发作为一件强大的工具,以评估早期的生活经历对衰老的影响,因为毛发有如树木的年轮,提供了对过去事件的物理记录。“很显然,在某种程度上,毛发暗藏了你生物学历史中的一些秘密,”他说道,“毛发从你的体内萌出,然后定型成这种坚硬而稳定的结构,其中保存了关于你的过去的记忆。”


新闻来源:新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