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保守派议员成立的中国研究小组(China Research Group)6月28日举行了一场研讨会,再次提议美国仿照军事同盟北约(NATO)打造所谓的“贸易北约”(DATO),以此强调西方经济体合力应对北京必要性。但是,这种提议还是没有跳出西方冷战思维,并且以威胁的手段解决问题,始终看不到或看不清自己的问题,所以找到的总是错误的解决方法。

这一提议由美国智库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ITIF)主席阿特金森(Robert David Atkinson)和美国经济战略研究所(ESI)所长、里根时期的商务部长顾问普雷斯托维茨(Clyde Prestowitz)提出。ITIF还和该中国研究小组撰写报告,强调打造DATO需要美国的引领,而且任何“民主国家”都可加入。他们尤其提到台湾也该加入。

拜登访欧期间出席北约峰会,促使北约首次将中国列为挑战(请点击大图浏览):

他们建议美国民主党政府或共和党政府采纳这一建议。根据他们的设想,DATO可以很好地打击“中国制造2025”等计划。如果中国威胁要将某个成员国家的公司列入其不可靠实体名单,或者对任何一个成员国进行贸易制裁,那么DATO将采取统一的反制立场,包括限制从中国公司的进口。所以成员国都必须执行,不执行DATO决定的国家将被踢出。

也就是说,这是一种威胁性和报复性的组织,而且仍然是西方自己的小圈子政治,并将美国奉为老大,将美国的规则当做“国际规则”。他们近来加大DATO的舆论宣传,就是为了对美公关,希望美国现任政府或下届政府(无论哪一党派赢得大选)能够采纳。

但是,他们的言论充斥偏见。他们举例提到澳大利亚的大麦和牛肉、加拿大的猪肉,包括台湾的菠萝,认为中国限制这些产品都是中国在经贸层面越来越不守规矩的表现。而事实上,中国的这些限制举措都是中国海关和进口检验检疫部门按照一定检验程序做出的,并不像西方所理解的那样掺杂过多的政治因素。

而且,他们反而对西方封禁和限制中国产品的做法只字不提。尤其是美国对中国企业华为、抖音和其他高科技产品的限制,以及贸易战和长臂管辖,这些鹰派人士反而认为理所当然。这就是西方典型的只准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的歧视性态度。

2020年11月20日,APEC峰会视频会议举行,20个国家和组织领袖出席。(Twitter@Rozanna Latiff)

很多分析说得很明白,西方鹰派想要打造DATO这样的反华组织很难,很大一个原因就是各盟邦对华利益联系的多样性和特殊性。

中国解决问题的渠道就是世贸组织。这也是DATO支持者等西方鹰派支持的解决机制。但在世贸组织最近的宣判当中,中国多数是赢家,这又怎么解释呢?如果DATO支持者对中国的指控属实,中国怎么可能赢得裁决呢?而事实上,世贸组织多次裁定美国限制和封禁中国商品的做法违反国际贸易规则。

难道打着民主、法治的旗号就可以无视科学、无视规则?而且,DATO这种组织内部也是霸道逻辑,对其他成员存在恐吓和利益绑架。

针对西方鹰派这种基于假新闻和虚假信息的对华攻势,中国外交部3月27日已宣布对美国、加拿大的个人与实体进行制裁。其中就包括英国下议院外交事务专责委员会主席图根哈特(Tom Tugendhat)以及英国前财政大臣奥斯本的前顾问奥布莱恩(Neil O’Brien)。两位都是倡议打造DATO的鹰派人士,一直宣传“中国威胁论”,并指控中国“伪造”防疫数据,甚至呼吁英国减少对中国留学生的依赖。奥布莱恩甚至认为,和中国的经济关系只会阻碍西方创新。

这些所谓的西方鹰派在经济、贸易和市场层面似乎非常了解中国,毕竟他们所在的国家和中国的贸易数据就能说明问题。而且他们对中国各种贸易政策的指控,似乎都言之凿凿。但当涉及中国抗疫、新疆政策等议题,西方就搞不清事实,轻信谣言。其中,有人故意而为之,有人则是对中国的事实选择性的取舍。比如,欧盟淡化有关新冠病毒源于中国的说法,包括乌克兰方面撤销反华言论,其实都是出于理性和科学的态度,并非担心遭到中国的恐吓。

中国的战略也不是杀鸡给猴看,而是一对一解决问题,具体问题具体对待。但是,鼓吹打造DATO的人非要以杀鸡给猴看的态度,看待中国的反制举措,进而建议打造所谓的“民主”贸易联盟,以硬碰硬。西方鹰派以这种冷战思维看待问题,终究还是找不到应对中国挑战的有效方法。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