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報專訊】筆者有時候和施永青先生談論公共政策,他特別喜歡運用「後果懲罰法」,即是公共政策有時候不用特別遷就市民,反而要讓市民直接為自己的行為後果負上責任,才能夠讓政策原有的目標得以落實。新闻来源:明報新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