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CG111335076353.jpg

  新疆哈密光热发电项目

  针对美国商务部以所谓“涉嫌侵犯人权”为由将新疆光伏产业的多家企业列入“实体清单”、美方就所谓新疆“强迫劳动”采取措施并发布“事实清单”,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于6月24日和6月25日分别作出严正回应,戳穿了美方不择手段打压新疆产业发展,制造“强迫贫困”“强迫失业”的图谋。

  在接连对新疆棉花、番茄发布“禁令”后,华盛顿为何又将“黑手”伸向新疆新能源领域?今日俄罗斯电视台直言“这更可能是地缘政治阴谋,而不是人权问题”。有分析称,制裁这些新疆企业无异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华尔街日报》认为,这些行动在很大程度上是“象征性的”,不太可能阻碍中国光伏行业的发展。相反,美国企业将必须确保它们进口的材料符合该命令,这无形中增加了美国企业的负担。美国《国会山报》称,多晶硅是太阳能电池板和半导体的关键材料,而新疆的工厂生产了全球约一半的多晶硅供应量。美国的这一禁令“将影响到拜登政府可再生能源目标的实现”。

  政治合谋

  白宫向新疆光伏产业企业“开刀”的念头由来已久。自2020年12月起,美国太阳能产业协会(SEIA)就开始炒作新疆“强迫劳动”议题,鼓吹全面更新太阳能承诺(solar commitment)。2021年1月,《纽约时报》援引所谓“强迫劳动”的观点并开始引导舆论风向。随后,包括《每日电讯报》《华盛顿邮报》等西方主流媒体推动舆论进一步发酵。

声明.png

  美国太阳能产业协会(SEIA)炒作新疆“强迫劳动”的声明

  今年5月,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发表了一篇标题为《太阳能电池板是拜登能源计划的关键 但全球供应链可能依赖于中国的强迫劳动力》的文章。文章称,过去20年来,中国新疆地区已发展成为许多公司的主要生产中心,这些公司为世界提供太阳能电池板所需的零部件。文章污蔑称“清洁能源的零部件可能是用肮脏的煤炭和强迫劳动制造出来的”。

  媒体造势之后,政客粉墨登场。美国总统气候变化事务特使克里在国会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举行的听证会上声称,考虑到中国新疆存在的“强迫劳动”和中国在太阳能电池板市场上的强势地位,从中国新疆获得太阳能电池板对美国的气候策略是一个问题。

  拜登政府还在国际场合大造声势。白宫网站6月24日发表的所谓“情况说明书:美国政府对新疆强迫劳动采取的新行动”显示,最近在英国举行的七国集团(G7)领导人峰会上,“世界主要民主国家联合起来反对包括新疆在内各地发生的强迫劳动”,致力于确保“全球供应链不使用强迫劳动”“美国正在将这些承诺转化为行动”。

  从美国智库炮制涉疆假报告,到舆论发酵,再到酝酿制裁政策,白宫在新疆光伏产业上的政治操弄与针对新疆棉花、番茄等产业的政治操弄如出一辙。今日俄罗斯电视台22日发表评论称,西方国家和媒体现在不断地提出新疆维吾尔族人的“人权问题”,好像忘记了美国及其盟友多年来给伊斯兰世界带来的死亡和破坏。生活在伊斯兰国家的人都知道,美国和西方媒体没资格告诉他们谁侵犯了穆斯林人权。

  别有用心

  对美方基于谎言和虚假信息制裁中国企业,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24日表示,“美方的真实目的不是关心事实和真相,也不是真正关心新疆人民,而是制造‘强迫失业’‘强迫贫困’,祸乱新疆、遏制中国发展。”

  据悉,23日被美国商务部列入“实体清单”的中企,主要是制造用于太阳能电池板生产的单晶硅和多晶硅。

  光伏行业产业链分为上中下游,上游是硅料,中游是硅片、电池片、逆变器以及玻璃等等,下游是组件和发电系统。据不完全统计,2010年至2020年,中国在全球多晶硅生产领域中,占比从26%上升到82%,而美国的占比则从35%下降到5%。2020年全球光伏组件排名前十的公司中,美国只有一家企业上榜。

  去年7月14日,拜登在特拉华州的竞选演讲上放出豪言:“要建50万个充电站,在2035年前实现无碳电力部门,还要在2050年前实现碳中和。”国会当年12月还通过了一项支出法案,批准对光伏企业在未来5年投入15亿美元研发费用,并延长两年高达26%的税收抵免,提升光伏企业成本竞争力。

白宫.png

  白宫关于所谓“强制劳动”的声明

  清洁能源本应是中美重要的合作领域之一,但中国在光伏领域的领先地位却成了不少美国政客的“眼中钉”。据彭博新能源金融太阳能分析主管詹妮·蔡斯(Jenny Chase)介绍,“几乎每一个硅基太阳能组件至少95%的市场都可能会有一些新疆硅”。6月23日,《华尔街日报》发表的文章揭露了美国打击新疆光伏产业的真实企图:“此举将大大促进(美国)国内生产。”

  搬石砸脚

  作为光伏组件生产大国,中国光伏产业具备硅料、硅片、电池片、组件全产业链制造绝对性规模优势。按照中国光伏协会的数据,2020年中国光伏产业各环节全球占比分别为:硅料67%、硅片97%、电池片79%、组件71%。有分析称,制裁这些新疆企业无异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由于“实体清单”主要是规范美国公司,要求他们和清单上的实体做生意时需要获得美国相关政府部门的同意,这无形中增加了美国企业的成本。

  2017年和2018年,特朗普政府先后推动“201”和“301”调查,对进口光伏产品加征关税,希望以此创造更多就业机会。但《华尔街日报》发现,截至到2019年,美国光伏行业的从业人数约为25万人,比2016年少了整整1万人,其中16.2万人负责下游组件的的安装,上游生产端的人数只有3.4万人,比2016年少了3700人。

《华尔街日报》报道截图.png

  《华尔街日报》认为,将矛头对准中国的太阳能产业是一项“艰巨任务”

  此外,不少美媒关注到,对一个希望到2035年实现美国电网零碳排放的政府来说,将矛头对准中国的太阳能产业是一项“艰巨任务”。根据行业组织美国清洁能源协会(American Clean Power Association)最近的一份报告,太阳能占美国所有即将上线的可再生能源项目的一半以上。美国《国会山报》称,新疆的工厂生产了全球多晶硅供应量的约一半,多晶硅是太阳能电池板和半导体的关键材料。美国的这一禁令“将影响到拜登政府可再生能源目标的实现”。

  “美国对这些新疆企业的制裁很大程度上只是象征性的。”《华尔街日报》分析说,被制裁的这些公司从事采矿、加工和建筑业务,中国在这些领域处于领先地位,“似乎并不依赖美国的技术”。香港《南华早报》报道称,全球市场策略师戴维·曹预计,即使美国实施对新疆多晶硅的禁令,也不会影响中国制造商的融资能力:“国内投资者将弥补资金缺口,取代美国投资者的资本。”(文/老度)

  海外网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央视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