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法国明年大选还有9个多月,外界早已开始紧张地讨论极右翼候选人马林勒庞(Marine Le Pen)是否有可能入主爱丽舍宫,但6月20日的地方大区选举结果显示,勒庞领导的“国民联盟”(National Rally)得票率比起上届全面下降,成绩远逊预期。

虽然此次选举因投票率过低而缺乏足够指标意义,但勒庞的失败还是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外界对法国变天的忧虑。

在此次地选之前,由于马克龙政府接连经历了穆斯林恐袭引发全国激愤、欧盟疫苗采购计划失误、军人联名上书警告内战危险等不利事件,而主打安全牌、疑欧牌的勒庞的形象和理念越发主流化,因此民调普遍显示勒庞支持率奋起直追,与马克龙的差距显著缩小。

在此背景下,观察者多密切注视6月20日的大区选举,将此视为总统大选前的风向标,特别是勒庞的“国民联盟”在选前民调中表现突出,13个大区中6个排名第一,就更让外界关心极右阵营实际结果能否有预测的那么出彩,从而壮大勒庞问鼎总统的气势。

极右翼失利 建制派复苏

但第一轮结果最终结果显示,“国民联盟”并未如预料般大放异彩,反而是传统左右翼大党这等被认为“已经溃败的旧世界”,基本上轻松守住了各自地盘。其中建制右翼派“共和党”更是获得整体29%支持率的成绩,领先极右翼10个百分点之多。中左翼的“社会党”也喜气洋洋地表示,这意味明年并不一定是勒庞和马克龙的二元对决格局。

勒庞的“国民联盟”在法国地选中成绩逊过预期。(美联社)

具体来说,“国民联盟”此次成绩全面倒退,该党上次地选时,在2015年恐袭频发的大背景下赢得整体27%支持率、拔得六个大区头筹(尽管在多党围剿下于第二轮选举悉数落败)。而这次该党整体支持率仅为19%,只在南方“普罗旺斯-阿尔卑斯-蔚蓝海岸”(PACA)大区支持率领先,且因优势不足5个百分点,有可能在第二轮选举中因其他政党的策略性联合而丢掉这唯一的战果。

而一旦如此,这就将显著削弱勒庞执政的可能性,因为长年处于边缘位置的“国民联盟”严重缺乏行政经验,该党仅在法国管理十几个市政厅,如果无法通过拿下这样一个预算达到20亿欧元的大区来展现管理能力,就难以增强主流选民对其信任度,粉碎了她将PACA大区作为入主爱丽舍宫踏脚石的计划。

如此结果无疑让勒庞大失所望,本来,她不仅认为自己在PACA大区十拿九稳——此地移民众多、犯罪率较高,是极右翼情绪的天然温床——还对于拿下“上法兰西大区”这等落败的北方工业地带相当自信,毕竟这是她的主要票仓,也是2017年第二轮总统大选中唯一胜过马克龙之地。但最终,她派出的政党发言人在“上法兰西大区”以17个百分点的明显差距,落败于“共和党”候选人伯德兰(Xavier Bertrand),还被对方嘲讽道“我们打碎了极右翼的钳制,中右翼已表明它是对抗极右翼的最有效堡垒”。

勒庞主流化策略成效不彰?

勒庞将此次滑铁卢归咎于投票率过低,的确,此次地选仅有三分之一选民参与,比上届骤降17个百分点,这可能是因为选举日正逢法国刚取消户外口罩强制令和夜晚宵禁,加之阳光明媚,大多民众都选择与朋友聚会而非前往票站。但问题是,常规观点认为低投票率更利于激进政党,因其对票仓有更强大的动员能力,但勒庞此次并未展现出显著的动员力。

此次法国地选投票率仅有三分之一,为史上最低。(美联社)

更让极右阵营忧虑的是,这可能预示勒庞迈向主流化的策略失败了。抛弃了过激言论的勒庞或许让那些激进支持者失去了兴趣,而传统右翼正好在安全和司法立场上越来越强硬,挽回了不少流失的选民,这就使得极右翼面临两头夹击。例如此次遥遥领先的上法兰西大区共和党候选人伯德兰,在竞选时就主打安全牌,强调对恐怖分子判处50年刑期、新增2万个监狱铺位、结束未成年犯轻罪的豁免权环等等,言辞激烈程度几乎与极右无异。

这种形象和政策上的趋同,或许更多地给了传统右翼生机,而非更利于勒庞争取主流选民。当然,这一趋势需要更多选举来印证,不过此次地选还是给了勒庞敲响了不详的警钟。

马克龙被民主扇了一巴掌

此次地选另一大重要结果,便是马克龙的“共和前进”党表现差劲,整体得票率不过11%。最尴尬的是在极右翼和传统右翼争得火热的上法兰西大区,尽管当局派出内政部长和司法部长等重磅官员前往助选拉票,但最后连10%的第二轮投票门槛都未能越过。该党发言人贝格(Aurore Berge)就称这是“被民主刮了一巴掌”(a democratic slap in the face),考虑到马克龙本月在竞选活动时的遭遇,其屈辱之情溢于言表。

虽然“共和前进”党的糟糕表现并不让人意外,该党成立不过5年,重心都在中央,地方组织能力相当差劲,去年在市政选举中就大败而归,它比起是一个能长期扎根法国政坛的政党,更像是一个为马克龙个人服务的选举机器。但该党在地方如此惨淡的成绩以及多个不利趋势,还是显示了执政党对选民吸引力平平,以及明年选战的艰辛。

马克龙从本月开始全国拉票之旅,但从地选结果来看,似乎没有明显效果。(美联社)

首先,此次选举中,各党和选民对于为阻挡极右翼上位的策略性投票兴趣降低,例如今次地选中就未出现多党踊跃联手阻挡“国民联盟”在第二轮选举中获胜的浪潮(当然也与极右翼气势不复往届有关)。而上次马克龙总统第二轮选举中以大比分获胜,正是靠左中右翼政党合纵连横抵御勒庞,今次这种一致对外的氛围已经明显减淡,也意味马克龙需要更多地单打独斗。

另外,法媒《观点》周刊还指出,马克龙政府本来押宝传统右翼难以重塑面貌并顺利推选候选人,这将降低他明年面临的挑战。但地选中脱颖而出的共和党候选人伯德兰,加大了其代表传统右翼出战的可能性。他的强硬立场不仅对勒庞是个威胁,也与在安全政策上不断右转的马克龙发生冲撞,他那没有右翼建制派贪腐丑闻的背景,也使得马克龙在2017年对阵传统右翼候选人菲永(François Fillon)时曾拥有的“局外人”光环不再。在当下右翼议题占据法国主流的背景下,如果伯德兰能集结起中右翼选民,这对于已大量流失中左翼支持的马克龙来说,将是比勒庞更头疼的挑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