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肆虐全球,欧美称未能排除病毒可能起源于武汉实验室泄漏。彭博社访问一名曾在武汉病毒研究所工作的外国科学家,首次向外界披露实验室工作的内容。

澳大利亚籍科学家安德森接受彭博新闻访问,她自2016年至2019年11月在武汉实验室工作。(彭博社网站截图)

接受访问的科学名为安德森(Danielle Anderson),是澳大利亚籍的科学家。她自2016年在武汉病毒研究所的BSL-4(安全第四等级)实验室工作,直至2019年的11月。目前她已返回澳大利亚,在墨尔本的彼得多哈堤传染及免疫研究所(Peter Doherty Institute for Infection and Immunity)工作。

安德森是2020年11月被任命追查病毒起源的国际小组十数名专家之一。她一直保持低调,是因她在2020年初曾公开否定网络流传的假讯息后,遭到美国极端分子接踵而来的攻击。安德森表示许多病毒学家在过去18个月中遭受的威胁让很多人不愿意说话,因为他们的说话可能会遭误解。

不存在安全隐患

安德森表示,在武汉实验室的BSL-4实验室在2018年正式启用时,对实验室设计和安全措施感到印象深刻。安德森指出实验室有最高的生物安全等级要求,空气、水和废弃物在离开设施之前都必须进行过滤和消毒。

实验室对研究人员亦有严格要求,出入均有规则必须遵守,包括化学淋浴和个人淋浴的时间。而所有研究员均须接受45小时培训,才能获得在实验室独立工作的资格许可。

尽管这些与其他国家的BSL-4实验室运作无太大分别,每个步骤都属于例行公事,但安德森指出这与外界质疑实验室有安全隐患的说法显然不同。

无人在11月生病

美国指出得悉武汉有实验室人员在2019年11月因病入院,要求中国披露更多资讯。安德森指出,就她所知没有研究员在那时生病。她表示若在实验室有人生病,她也会是其中一人。

安德森又表示,在12月时很多在武汉实验一同参与研究的人员,都出席了在新加坡举行的立白病毒(Nipah virus,又译尼帕病毒)研究座谈会,但她未在会上听说有疾病在实验室流出的传闻。

“科学家都是很八卦的。就我所看,当时没有发生值得人们好奇和关注的事。”

更相信病毒自然发生

安德森指出,虽然理论上在实验上制造病毒,并意外感染研究员的事可以发生的,但她指出这种“获得机能”的实验必须取得多重认可才能进行。而即使获得许可,实验程序也非常严格,且实验成功率也极低。她表示未有证据证明新冠肺炎是经实验室制造并意外泄漏,更倾向相信病毒是自然发生。

安德森称她的意思不是要保证病毒不可能从实验室泄漏,她同意有需要查找病毒的源头。研究人员花了近10年才确定严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的病原体,她表示这场疫情目前未能找出病毒源自哪里或哪只蝙蝠并不奇怪。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