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张照片里有哪些科技?只有手机而已吗?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6月28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每当新的一代人登上历史舞台,随着年华老去,他们都很容易忘记自己年轻时是什么模样。人们但凡过了35岁,就免不了对年轻人大加挖苦和嘲弄。

  “这种‘代际鄙视’其实是一种由来已久的人类行为,”小说家道格拉斯·科普兰在本月初发表在《卫报》上的一篇论文中指出。据他回忆,二战后“婴儿潮”一代人长大后,也曾对他这样的“X 世代”(1965年至1980年间出生的人)颇为鄙夷;而他这代人又对“千禧一代”(80后和90后)只吃牛油果和面包的饮食习惯大加嘲弄。如今又有了喜欢刷短视频App和大谈身份政治的“Z世代”,他们自然也会遭到上一辈人的批判。

  这种现象其实有对应的科学术语,叫做“现在这些孩子”效应,最早可追溯至古希腊的文字记载。“至少从公元前624年起,人们就开始哀悼‘一代不如一代了’。”给这一现象命名的心理学家指出,“数千年来,对‘现在这些孩子’的抱怨始终延绵不绝、代代相传,说明这些批评既无道理,又并非与某种特定的文化、或某个特定时间段有关,而是代表了人类普遍存在的一种幻觉。”

“移动基线综合征”最早用于描述鱼类种类在长期内不易察觉的减少现象。“移动基线综合征”最早用于描述鱼类种类在长期内不易察觉的减少现象。

  研究人员认为,产生这种现象的原因之一是,人们往往会忘记自己在一生中也经历了成长和改变,因此总认为年轻人的成熟度、态度和行为会始终如此、一成不变。

  不过,随着人类代代相传,会忘记的还不止这点。除了“代际鄙视”之外,还有一种不那么明显的现象,叫做“代际遗忘”,会深刻地影响我们看待世界的方式。而且不幸的是,无论我们年龄几何,都会受到这种心态的影响。

  每一代人所接手的世界都是由上一代人塑造而成的,但人们似乎总是忘记这一点。就拿科技来说,如今这代人对科技的理解是智能手机、加密货币或互联网,但情况并非一直如此;科技一度是以气动或蒸汽装置为核心的,而不是硅。因此有一名计算机科学家甚至打趣道,科技的定义应该是“一切在你出生后才发明的东西”。

  有些发明在我们的生活中简直无处不在,以至于我们甚至忘记了这些都是科技。就像作家道格拉斯·亚当斯指出的那样:“我们已经不把椅子看做科技了。在我们眼中,椅子就是椅子而已。但在很久之前,人类一度连椅子应该有几条腿、应该有多高都不知道。”

  现如今,就连普通人生活的先进与奢华都已达到了过去的特权阶级难以想象的程度。如果埃及艳后或伊丽莎白一世穿越到了现代,了解到我们的疫苗、抗生素、以及家家户户都有的马桶和冰箱,她们也一定会对如今的世界惊叹不已,我们却早已习惯了。

  新一代人还会“默契”地忘记,那些积极的社会变革都是在过去的少数群体推动下才得以实现的。女性参政论者们对妇女选举权的推动就是一个例子。男女普选权在历史上并非一直都像如今这般天经地义,但人们却总是忘记这一点。

这一代英国人的祖辈和父辈在年轻时也许都见过铺天盖地的椋鸟。这一代英国人的祖辈和父辈在年轻时也许都见过铺天盖地的椋鸟。

  不过,如今这一代人不仅会忘记前辈们做出的积极变革,还鲜少注意到前几代人对这个世界造成的破坏。

  这种特殊的“代际遗忘”现象最早是在上世纪90年代发现的。有一天,渔业科学家丹尼尔·保利在自己的同辈人身上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虽然客观数据显示,有些鱼类的数量的确在一直下降,但每一代科学家似乎都将越来越低的鱼类数量和多样性当做自己的研究“基线”。例如,保利记得有一名同事的祖父曾经抱怨过,他上世纪20年代在英国北海捕鱼时,总有蓝鳍金枪鱼误撞进他的渔网里。但如今,蓝鳍金枪鱼在这一海域已近乎绝迹。

  保利就此撰写了一篇简短、但影响深远的论文。他指出,这一盲点说明,科学家并未充分考虑到消失的物种种类一直在增加,每一代人都将当前的海洋生物多样性视为“正常情况”。这种现象被他命名为“移动基线综合征”。

  自这一概念提出后,除了渔业学界之外,众多领域都观察到了这种现象。几年后,华盛顿大学心理学家皮特·卡恩又描述了在全然不同的背景下发生的一种相似现象。当时,他想弄清儿童对自己的生活环境质量会产生怎样的感知。在德克萨斯州休斯敦市的黑人社区开展了一系列访谈后,他发现当地儿童可以很清晰地描述出什么是空气污染,并且会强调其它城市的空气污染有多么严重。但他们却往往忘记,自己所在的休斯顿已经成为了全美污染最严重的城市之一。卡恩后来在论文中指出:“这些孩子生在休斯顿,大多从未离开过这里。他们都将这里的情况当做了‘基线’,认为这样的环境才是‘正常环境’。”

  卡恩指出,我们其实都会经历这种“代际遗忘”。不仅个人会忘记自己过去的经历,整个人类似乎全都“忘记”了自然界过去的模样。“这已经成为了如今最紧迫的心理问题之一。像土地沙漠化、海洋酸化和气候变化等问题虽然难以解决,但至少大多数人都承认这些是‘问题’。”

  即使是自家附近的自然环境,也很容易被人们忘却。动物学家莉齐·琼斯和同事们最近采访了一些英国人,让他们回忆一下自己在接受采访时、以及自己18岁时,对10种常见花园鸟类的印象。结果发现,受访者越是年轻、年龄越接近18岁,就越无法准确描述英国鸟类经历的长期生态变化。琼斯和同事们指出,铺天盖地的椋鸟在英国一度是个常见景象,但在1967年到2015年间,它们的数量仅在英国就减少了87%。“挡风玻璃现象”也是个很好的例子:许多年长者都观察到,如今被车撞死的虫子比他们年轻时少了许多,但年轻人却意识不到到这种变化。

  那么,我们能否阻止“代际遗忘”的发生呢?其实,我们只需对新生代开展宣传教育就可以。但卡恩提出,这种“教育”并不一定要在学校里进行,而是建议由年龄渐长的几代开展“互动式教育”,鼓励儿童和年轻人尽可能多多接触大自然。这种接触不需要搞得多么浪漫,比如到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里徒步,而是简简单单就行,比如到天然水域边走一走,认一认夏天的野果子,哪怕是在草坪或土地上躺一躺都行。无论你生活在城市还是乡村,都可以时不时地感受一下大自然。

  随着每一代人逐渐老去,也许都会忍不住将“现在这些孩子”挂在嘴边,就像我们年轻时、前几代人也喜欢指责我们一样。但为了确保我们对这个世界的美好回忆不会消逝无踪,我们最好多向下一代人讲述自己的经历、而不是对他们的批判。(叶子)


新闻来源:新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