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于清热解毒,主治热毒血瘀所致急慢性病毒性肝炎等症状的中成药“片仔癀”被炒成了“药中茅台”。一粒只有3克的片仔癀锭剂官方售价590元,在一些网店或线下竟飙高到七八百甚至一千多元;线上药房旗舰店连续多日售罄,定量投放;多地线下体验店限购,甚至脱销。

  澎湃新闻记者调查发现,在片仔癀突然紧俏背后,有人看中市场热捧背后的“商机”,预约抢购后转手高价卖给个人买家或“黄牛”。片仔癀市场中也有“黄牛”根据是否拆过封、生产日期等,以不同的出价购货后或囤积或加价售出。一小盒2021年生产,官方售价590元的片仔癀锭剂,有“黄牛”以880元的高价出售,加价近50%。

  律师赵良善分析认为,个人倒卖属于药品的片仔癀,可根据《药品管理法》第一百一十五条规定,可对违法者予以行政处罚;个人倒卖片仔癀扰乱市场秩序、情节严重的,构成犯罪。

  实际上,片仔癀作为“独家产品”,配方及工艺至今秘而不宣,为国家中药一级保护品种。由于麝香、牛黄、蛇胆等药材供需不平衡,致片仔癀产能有限。有券商分析,长期来看,麝香的供需不平衡仍将存在,这可能导致片仔癀产能受限,并增加了成本控制难度。

  6月25日,针对市场上出现的缺货、抢购热潮,漳州市市场监管局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这种情况本身不是价格问题,而是炒作。针对该药品价格问题,他们准备提醒经销商遵循价格相关政策,生产公司也已采取相关措施。

  同日,片仔癀方面回复投资者提问,称针对近期市场情况,将通过做好产品生产和供应、拓展销售渠道、增加与片仔癀锭剂同质同效的片仔癀胶囊剂型供应等手段缓解市场供需矛盾。

一位顾客在线下体验店抢购到片仔癀,发布网帖,待价而沽。 本文图均来自澎湃新闻记者 赵思维。

  一位顾客在线下体验店抢购到片仔癀,发布网帖,待价而沽。 本文图均来自澎湃新闻记者 赵思维。

  片仔癀市场“黄牛暗涌”

  在百度贴吧“漳州片仔癀吧”,不断有网友发帖或在网帖下方留言,称大量高价收购片仔癀。同样,一些自称此前手里有片仔癀或刚刚预约抢购到片仔癀的网友或在收购帖下方回复,待价而沽。

  贴吧昵称“你别凶我”的用户发布两张一大盒片仔癀图片,配文“片片私聊,网上走咸鱼”。添加微信后他给记者展示手里的三大盒片仔癀,显示生产日期为2020年7月,称为朋友所送,记者如果需要可以9000元一大盒,散卖850元一小盒。另一名在贴吧发布售卖片仔癀网帖的用户告诉记者,因为他的整盒片仔癀拆封过,售价7200元,如果需要可以走某二手交易平台。

在百度贴吧,有大量倒卖片仔癀的买卖双方寻觅客户。

  在百度贴吧,有大量倒卖片仔癀的买卖双方寻觅客户。

  这些贴吧卖家中,多人称刚在线下体验门店和电商平台旗舰店抢购到片仔癀,询价出售。一名贴吧用户发布一张6月25日上午10点预约成功“片仔癀产品”的截图,称可以取货后现场出货。另一位昵称为“zzhwmmd”的网友向记者展示,他在某电商平台抢到的2小盒片仔癀,按照800元一小盒的价格出售。

  一名收购片仔癀的“黄牛”告诉记者,市场中的散货多来自卖家此前家中所积攒或最近预约所抢购。有人此前一直关注片仔癀市场,嗅到了商机,定期预约排队抢购货,等待着市场火热后出售。他说,也不排除有药房、药店的人悄悄囤货,这种一般都是大单子,他之前就收过一大箱没拆封的片仔癀。

一位“黄牛”借片仔癀热销,大量出货赚取差价。

  一位“黄牛”借片仔癀热销,大量出货赚取差价。

  记者调查发现,还有“黄牛”依据散货还是整货(是否撕掉外包装复合膜)、生产日期的不同,以不同的价格私下收购片仔癀,收货后观望市场动向囤积或适时加价出售。

  一位自称来自北京大量收购片仔癀的“黄牛”告诉记者,无论生产日期是哪一年、有没有过期、散货还是整货,她都按照目前官方的590元一小盒,5900元一大盒价格收购,“有多少收多少”。她告诉记者,现在监管部门在严打,网上那些标注一千多元一小盒的商家一出手就会被严打,都不敢卖。当记者问其是否会倒卖,她连连否认,称已经做了多年,不会囤积倒卖,“都是家里自己用。”

一位“黄牛”展示所要出售的片仔癀大盒产品。

  一位“黄牛”展示所要出售的片仔癀大盒产品。

  另一位微信昵称“饶欣”的“黄牛”报价相对较高。他称,买家收购时,会根据是否拆过大盒的复合膜包装认定是整货还是散货,即使一大盒里面十小盒都齐全,但是拆了复合膜就是散货,两者价格不同。如果是整货,他会根据生产日期的不同出价:2019年、2020年及今年产的货,分别以6300元一大盒、7000元一大盒及7500元一大盒的价格收购,过期则不收。如果是散货,2020年的650元一小盒,今年产的700元一小盒,过期的价格很低,收来不会卖,会自己用。同样,他声称收购来会送人,不会加价出售。

一位“黄牛”给记者展示的片仔癀囤货。

  一位“黄牛”给记者展示的片仔癀囤货。

  不过,上述自称来自北京地区的“黄牛”和微信昵称“饶欣”的“黄牛”和记者进一步交谈后,承认会囤积倒卖片仔癀,起初否认是因为抱有警惕。来自北京地区的“黄牛”让记者添加其另一个专门交易的微信,称自己做过最大的单是一次收购了厦门的一整箱片仔癀,是通过关系直接从厂里运出,没有流通过。

  微信用户“AFxx”是一名倒卖片仔癀的“黄牛”,在片仔癀供不应求后他在朋友圈打出广告向外出货,称只接受预订。根据发货早晚,如现货发售、预订3天左右发货、预订一个月发货等,他将官方旗舰店5900元一大盒(含10小盒,每小盒590元)的片仔癀分别定价为8800元、8280元、7680元。

  “最多每天给你两盒。”见记者有诚意购买,“AFxx”称现在只接受全款发货,每人每天限购一盒,最多给记者每天两盒。“都是当天拿出来基本上就出掉了。”他说。

  另一名“黄牛”则自称依托实体店倒腾各类热销药品、医疗设备,片仔癀是其最近主打的货品。他给记者展示了一份电子产品经营部营业执照和数十张和客户沟通、转账的截图,并称周一可以出五大盒片仔癀,一大盒7300元,都是今年产的新货,可以看批号。

  在微信朋友圈,他发布多条图文,称可以接受客户预订,都是2021年的新货,支持拍摄“暗语视频”验货,但必须一大盒起订。他称,现货厂里基本不好拿,他手里的货都是原来厂里欠经销商的配额,在市场流通。

  他同时也有担忧,称市场每天一个价,觉得“热得快也冷得快”,他们报的价格随时在调整,很可能就高价收来低价往进贴。

记者加入的一个片仔癀买卖交易QQ群,群主自称为“资深黄牛”,大量收片仔癀。

  记者加入的一个片仔癀买卖交易QQ群,群主自称为“资深黄牛”,大量收片仔癀。

  针对“黄牛”出没在片仔癀流通环节,陕西恒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知名公益律师赵良善分析认为,个人倒卖片仔癀违法。根据《药品管理法》规定,可对违法者予以行政处罚;如个人倒卖片仔癀扰乱市场秩序、情节严重的,构成非法经营罪。

  《药品管理法》第一百一十五条规定,未取得药品生产许可证、药品经营许可证或者医疗机构制剂许可证生产、销售药品的,责令关闭,没收违法生产、销售的药品和违法所得,并处违法生产、销售的药品(包括已售出和未售出的药品,下同)货值金额十五倍以上三十倍以下的罚款;货值金额不足十万元的,按十万元计算。

  漳州市监局工作人员:存在炒作

  片仔癀(“仔”为闽南方言中语气词,“癀”为热毒肿痛)由漳州片仔癀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生产。2003年6月,该公司在上交所挂牌上市交易,业务集中于以片仔癀为主的中成药生产与销售。

片仔癀生产企业声称片仔癀来自“宫廷秘方”。

  片仔癀生产企业声称片仔癀来自“宫廷秘方”。

  公司官网产品一栏介绍,片仔癀成分为牛黄、麝香、三七、蛇胆。功能主治清热解毒,凉血化瘀,消肿止痛。用于热毒血瘀所致急慢性病毒性肝炎,痈疽疔疮,无名肿毒,跌打损伤及各种炎症。有效期60个月。

  “宫廷秘方”的由来为片仔癀加持了一份神秘色彩。该公司介绍,相传明朝末年,有宫廷御医,携片仔癀秘方出逃流落至漳,依据宫廷秘方,用上等麝香、牛黄、田七、蛇胆等名贵中药材,炼制成药锭,就此落地生根。

  不过,该说法尚难以考证。但片仔癀配方及工艺至今秘而不宣,为国家中药一级保护品种,其传统制作技艺成为第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漳州片仔癀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也在2020年年报中自述,公司重要药材品种价格的波动对片仔癀系列产品的成本产生一定的影响。

  漳州片仔癀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也在2020年年报中自述,公司重要药材品种价格的波动对片仔癀系列产品的成本产生一定的影响。

  十余年来,受主要原料及人工成本上涨等因素,片仔癀的价格一路水涨船高。2003年片仔癀上市之初,单粒平均售价约为102.76元,但据西南证券研报披露,2004年至2020年,片仔癀锭剂产品一共提价19次,其零售价从325元/粒升至590元/粒,提价幅度81.54%;出口零售价一共提价10次,从14.5美元/粒升至51.8美元/粒,提价幅度257.24%。

  最近的一次调价公告为2020年1月,片仔癀表示,鉴于片仔癀产品主要原料及人工成本上涨等原因,公司决定自公告之日起,片仔癀锭剂国内市场零售价格将从530元/粒上调到590元/粒,价格相应上调约40元/粒;海外市场供应价格相应上调约5.80美元/粒。

在某电商平台,片仔癀的官方旗舰店显示,片仔癀锭剂一直处于售罄的状态。

  在某电商平台,片仔癀的官方旗舰店显示,片仔癀锭剂一直处于售罄的状态。

  6月26日,记者在某电商平台片仔癀大药房旗舰店查询发现,3克/粒,装有一粒的一小盒标准装片仔癀锭剂标价590元一盒,当日已售罄。但0.3克/粒,装有12粒的一小盒片仔癀胶囊依然有货,标价708元。“胶囊内容物为纯片仔癀粉,与片仔癀锭剂成分一样,功效一致。”其客服告诉记者,每天都会上架片仔癀锭剂满足顾客需求,但会不定时不定量投放。

  而据媒体6月25日实地走访多地连锁药店,店员均表示没有片仔癀锭剂,已经缺货很久,胶囊尚有部分。在上海、北京、成都等地的片仔癀体验店,顾客很早便排队抢购,但往往只有前10位顾客能买到,每人限购两粒锭剂。有店员表示,限购是担心“黄牛”炒作。要让真正需要的病人买到。

一位“黄牛”向记者展示的片仔癀锭剂散货。

  一位“黄牛”向记者展示的片仔癀锭剂散货。

  为何线上线下顾客热衷于片仔癀锭剂?有片仔癀线下门店的店家谈到,胶囊产品的保质期短,锭剂的保质期长。因此,虽然功效类似,锭剂就有了“炒作”的可能。因此,为了防止“恶意炒药”,店家坦言其正在考虑未来是否把锭剂都换成胶囊。

  记者注意到,有券商研报分析认为,片仔癀一路上涨背后是药材供需不平衡所致片仔癀产能有限。长期来看,麝香的供需不平衡仍将存在,这可能导致片仔癀产能受限,并增加了成本控制难度。由于近年来天然麝香配额供应停止后供不应求、另一原料天然牛黄也不断涨价,片仔癀已借此多次提价。

  漳州片仔癀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也在2020年年报中自述,公司重要药材品种价格的波动对片仔癀系列产品的成本产生一定的影响。从长期看,麝香、牛黄及蛇胆的价格呈上涨趋势,未来将对片仔癀系列产品成本产生上升压力。为合理控制成本,公司将采取提前布局、持续关注主要大品种或重要药材市场行情的方式,适时加大采购储备,以最大限度控制成本。

  在药材供需矛盾难以短时缓解的情况下,针对市场上出现的缺货、抢购热潮,6月25日上午,福建漳州市市场监管局价格监督检查科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这种情况本身不是价格问题,而是炒作。针对该药品价格问题,他们准备提醒经销商遵循价格相关政策,生产公司也已采取相关措施。

  市场炒作的行为无疑让对片仔癀有真正需求的顾客深受其害。

  在新浪财经上,有投资者提问称,他的父母因糖尿病引发肝功能异常,每月定期买片仔癀吃,但是近期到体验馆限购买2粒,4月预订了10粒,到现在都没货。“请问贵公司主打产品片仔癀是否缺货?公司是否有扩产计划?”

  同日,片仔癀回复投资者提问,称针对近期市场情况,公司一是稳供应量。公司做好产品生产和供应,加大对自营渠道和主流连锁药店渠道的供应量,努力缓解市场供需矛盾;二是拓展销售渠道;已开启天猫旗舰药房片仔癀的线上销售,加速布局京东旗舰店;三是增加与片仔癀锭剂同质同效的片仔癀胶囊剂型供应,以满足消费者多元化需求。

  作为“独家产品”,频频提价和产品热销之下,2021年第一季度,漳州片仔癀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实现营收20亿元,同比增长16.76%;实现净利润5.65亿元,同比增长20.84%。6月25日,片仔癀报收446.9元/股,涨4.51%,最新市值2696亿元。

新闻来源:央视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