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洲小国萨尔瓦多早前宣布将比特币列作法定货币,巴拉圭、巴拿马、阿根廷等邻近拉美国家的议员,纷纷乘机倡议己国政府,应跟随萨尔瓦多接纳比特币为法定货币。

观乎全球,欧美各国央行及金融机构普遍对加密货币仍持观望态度。为何惟拉美众小国,会如此敢于挑战常规?

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Buenos Aires)的地铁站,铺满了一幅幅商品海报。其中有一幅彩色海报特别显眼:“来购买比特币吧,让自己不用再勒紧裤头!”

Ripio这间公司的广告经常出现在地铁站,令阿根廷人对这个名字也不陌生了。

Ripio是当地一个新创公司,经营加密货币平台,容许用户买卖各种加密货币,并为用户设有“热钱包”功能,用以储存加密货币。它同时透过以太坊(Ethereum)公链的智能合约(smart contract)特征向用户开放P2P借贷功能。Ripio现今在阿根廷、巴西和墨西哥拥有超过30万名用户,当中超过八成用户来自阿根廷。

在阿根廷,加密货币虽远未称得上成为民间主流,但它似乎为国民提供了另一个“储蓄的想像”。

另类储蓄工具?

根据《彭博社》(Bloomberg)数据指出,阿根廷披索在过去四年已累积贬值超过80%。自本世纪初以来,阿根廷几乎一直是全球最大的负债国。僵化货币体制及政府失当的公共财政政策,大大加剧货币危机。长期的货币贬值令本国居民收入长期追不上通胀,每天辛苦赚的血汗钱,往往很快就被通胀快速稀释。当地居民对阿根廷披索的价值几乎完全没有信心,故经常以美元作为主要储蓄,以冀保值。然而,当地政府设有严格外汇管制,限制一般居民以披索兑美元的额度。

阿根廷披索在过去四年已累积贬值超过80%,令阿根廷成为全球其中一个通胀危机最严重的国家。(Getty Images)

于是,以比特币为主的加密货币交易便在当地应运而生。对于一般阿根廷人来说,也许比特币比披索更有支撑价值。

因为阿根廷政府设有美元兑汇管制,因此当地不少加密货币用户选择购买与美元挂勾的美元稳定币,例如USDT和USDC。这些用户首要重视的,不是追求加密货币的大幅升值,而是只求借助区块链技术,获得与美元类近的保值工具。

“在阿根廷,其实没有任何一种适合储蓄的合理选项……无论押注哪方面,都会面临风险。”麻州理工学院(MIT)全球经济及管理学系教授Simon Johnson 认为,阿根廷的货币体系千疮百孔,本国居民即使持有国内流通的法定货币,也需承受巨大贬值风险,致使他们尝试以加密货币作为其资产保值工具。不过,他同时强调,现今投资加密货币仍然有“非常实在的风险”(very real risks)。

长期的货币贬值令阿根廷国民收入长期追不上通胀,每天辛苦赚的血汗钱,往往很快就被通胀快速稀释。(Getty Images)

“阿根廷货币市场十分波动,所以国民希望自行找到一道建立信任基础的方式。第一个想到的东西,就是加密货币。”香港区块链企业 Animoca Brands 共同创办人萧逸(Yat Siu)向《香港01》表示。Animoca Brands在阿根廷设有办公室。萧逸透露,他们之所以选择进驻当地,是因为那里有很多本地区块链专业人才,区块链产业在当地有很大的发展潜力。“阿根廷其实拥有良好教育制度,而且每个人都有很好的英语能力。”他说道。

萧逸直言,正是当地政府官僚系统管治效能不彰,贪腐渎职问题相当严重,令追求去中心化的创新区块链技术在当地得以落地生根。

Animoca Brands总部设在香港数码港,另外在欧洲、美国和拉丁美洲等地均设有办公室。(伍振中摄)

拉丁美洲的“通病”

其实不只阿根廷,基于历史和社会原因,通货膨胀和本国货币贬值长年困扰各个拉美国家。为求稳定商品交易市场,大多拉美国家都会流通使用美元。

譬如巴拿马从1907年起便使用美元作为国内流通货币,一来希望稳定国内货币基础,二来亦有助发展国内所依赖的国际转口及航运贸易产业(国际商品贸易至今普遍仍以美元结算)。巴波亚(Balboa)则是巴拿马主权货币,惟仅为辅币,与美元等值。

巴拿马依靠国内运河河道致富,美元作为国际贸易主要结算货币,在巴拿马也是畅通无阻。(Getty Images)

已落实以比特币作为法定货币的萨尔瓦多,更加没有自己的主权货币。它一直以来依赖美元来完成国内交易和国际外汇结算。近年美国联储局采取量化宽松政策,让萨尔瓦多经济危机雪上加霜。这才促使39岁的年轻总统布克勒(Nayib Bukele)决定以比特币作为法定货币。布克勒坚定相信,引入比特币,将有助改善国民生活。

图为6月6日萨尔瓦多总统布克尔在新闻发布会上发言。(Reuters)

在邻国萨尔瓦多提出将以比特币作为法定货币后,巴拿马国会议员Gabriel Silva便在Twitter发文表示,正在准备一份立法提案,希望巴拿马能把握时机支持加密货币,促进本地加密货币及区块链创业发展。

南美洲的巴拉圭,近日便有当地矿商和议员提出,善用本国水力发电资源(水电支撑当地接近100%发电量)发展需要消耗大量电力的加密货币挖矿产业,意欲追随其他拉美邻国,赶上加密货币风潮,建立起世上最大规模的比特币环保挖矿场。

由于拉丁美洲国家的财政架构及官僚管治系统脆弱。这个“通病”,让加密货币成为国民的新幻想,冀它能够在地弥补国内财金系统的不足。萨尔瓦多首先当作全球首例,无疑将为其他拉美国家在未来试图接受比特币,迎来很大的鼓舞作用。

巴拉圭伊泰普水电站 (Itaipu Dam)为全球最大水力发电站。可再生能源的广泛应用,正好令巴拉圭拥有成为世界环保挖矿基地的潜力。

不得不防“黑暗面”

然而,一币有两面。加密货币市场至今仍未有明确的国际标准监管细则。加密货币跨境交易依然可能会造成重大监管漏洞,成为国际洗黑钱集团或非法投机人士的犯罪天堂。

像开创先例的萨尔瓦多,当地从事毒品、非法武器买卖的黑帮集团十分猖獗,政府将加密货币纳入法定货币机制,将令他们从事海外非法交易及洗黑钱渠道变得异常畅通,不法份子更容易透过机制漏洞逃过法网。

更甚的是,加密货币市场十分波动,一旦比特币价值大跌,无论像萨尔瓦多、巴拉圭之类的拉美小国,以至阿根廷这样货币体系脆弱的区域大国,其国内经济肯定将不堪一击。

的确,拉丁美洲的独特政经状况,让它成为比特币的最佳实验室。然而,加密货币普及化对当地经济社会体系所构成的潜在威胁,同时需要高度警惕。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